三胎后,老公逼我以死谢罪by春芽 叶倾心薄妄川在线阅读

三胎后,老公逼我以死谢罪

更新时间:

五年前,身怀六甲的叶倾心被丈夫薄妄川亲手送进监狱。五年后,叶倾心拿着一纸DNA亲子鉴定书找到薄妄川,泣血质问:“薄妄川,亲手杀死自己骨肉的感觉,怎么样?”十年暗恋,换来五年牢狱之灾。十月怀胎,换来五年骨肉分离。叶倾心以死谢罪后,薄妄川一夜白头,天价悬赏,疯狂寻妻,发誓掘地三尺也要找到她。世人以为,薄...

《三胎后,老公逼我以死谢罪》精彩内容

主角叫叶倾心薄妄川的小说叫做《三胎后,老公逼我以死谢罪》,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春芽最新写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五年前,身怀六甲的叶倾心被丈夫薄妄川亲手送进监狱。五年后,叶倾心拿着一纸DNA亲子鉴定书找到薄妄川,泣血质问:“薄妄川,亲手杀死自己骨肉的感觉,怎么样?”十年暗恋,换来五年牢狱之灾。十月怀胎,换来五年骨肉分离。叶倾心以死谢罪后,薄妄川一夜白头,天价悬赏,疯狂寻妻,发誓掘地三尺也要找到她。世人以为,薄......

第14章

车里的叶倾心的双手紧紧的掐着大腿,连呼吸都不敢肆意的呼吸。

薄妄川见叶倾心不肯下车,大步流星的朝着叶倾心所坐的的方向走了过来。

秦谨修考虑到医院里急等着救命的小柚子,强势地吩咐司机道:“撞!过!去!”

司机发动汽车,宾利轿车从薄妄川的身侧开了过去。

薄妄川望着绝尘离去的宾利轿车,疾步走到劳斯莱斯的跟前,坐进汽车里,使劲踩着油门,狠狠地撞向前方宾利的轿车。

“砰”的一声,两部顶级豪车,直接硬碰硬的撞在一起。

薄妄川想到叶倾心不仅利用了小薄弈的善良,还敢再一次出尔反尔的逃跑。

愤怒的火焰燃烧着他所有的理智,他一次又一次开着车,狠狠地撞向前面的宾利轿车。

直到把宾利车撞在绿化带上,再也无法动弹,无法行驶。

宾利轿车里的秦谨修和叶倾心也没有料到薄妄川会这么的疯狂,秦谨修生怕叶倾心会受伤,他顺势温柔的将叶倾心揽在怀里,用自己的身体替叶倾心铸就一个安全的港湾。

饶是这样,秦谨修和叶倾心却也还是因为薄妄川的疯狂撞击,弄得一身伤,一脸血。

薄妄川满眼阴鸷地看着前面的宾利轿车,拿出手机,直接拨打了一通电话。

“陈照,带人过来。”

叶倾心敢逃!

他就敢打断叶倾心的腿!

若不是薄弈需要她的骨髓救命,他早就将这个言而无信的恶毒女人碎尸万断!

薄妄川推开车门,满脸杀气腾腾地从车里走了出来。

他走到宾利车前,居高临下的看着车里的叶倾心。

“叶倾心,滚出来。”

叶倾心的额头受了伤,鲜血像是婉延的小溪似的,涓涓而流。

鲜血流过长而细密的睫毛,她看着车外全身都弥漫着一股森冷杀意的薄妄川,害怕得瑟瑟发抖。

薄妄川见车内的叶倾心呆坐在后座,丝毫没有半点下车的动静。

他满眼暴戾的狠狠一脚踹开宾利轿车的车门,凶狠残暴的将叶倾心从车里拉了出来。

“叶倾心。”

薄妄川的凤眸里一片阴鸷的杀气,单手掐住叶倾心的脖子,狠狠地将她抵在宾利车的车门上,修长的手指微微用力,叶倾心只觉得自己的脖子要被薄妄川扭断了似的。

她拼命的用手推着薄妄川的胸膛,奈何她的力气,在薄妄川面前,无疑是蚂蚁撼树般的不自量力。

“一晚逃两次?谁给你的胆子?”

若不是薄弈还在医院里等着面前这个恶毒女人的骨髓续命,他真的会控制不住自己会亲手拧断她的脖子。

“叶倾心,你该庆幸你还有点用,否则......”薄妄川单手用力,叶倾心的脸庞,瞬间涨成了一片乌紫色。

稀薄的空气,一点点从叶倾心的肺叶消失。

死亡的阴影笼罩在叶叶倾心的心上,她想到医院里的小柚子,握成拳头的手,奋力捶打着车身。

车里被撞得晕头转向的秦谨修,听见叶倾心的求救声,也不顾自己的身体,强撑着从车里走了出来,摇摇晃晃、踉踉跄跄得来到叶倾心与薄妄川中间。

“薄少,倾心死了,你的儿子就......没得救了!”

薄妄川冷冷勾起薄唇,讥诮凉薄的嘲讽道:“秦谨修,这么一个水、性、扬、花的**,也值得你舍命维护?”

“薄少,纵然你与倾心的婚姻不甚完美......”

秦谨修的话音未落,薄妄川冷笑连连。

“秦谨修,这段婚姻,是我人生的耻辱。”

薄妄川神情骇人,冷冽至极的警告着秦谨修。

“秦谨修,少管闲事。”

薄妄川蓦然松开掐住叶倾心脖子的手,叶倾心骤然得到自由,便像是溺水人儿似的,扶着宾利车的车身,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叶倾心满脸鲜血的站在薄妄川的身前,想到被救护车拉走的小柚子,再也忍不住的说出小苹果和小柚子的身世。

“薄妄川,向阳花福利院的小苹果和小柚子,是你和我的亲女儿,你如果不相信,你现在就可以做DNA亲子鉴定!”

叶倾心这话一出,薄妄川不仅不信,反而凤眸里荡漾起了浓烈的讥笑。

“叶倾心,你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会信!”

说罢,薄妄川强行扯住叶倾心的手臂,凶狠且残忍的强行将叶倾心拉到自己的车跟前。

秦谨修急切的追上薄妄川和叶倾心,哑着嗓音劝慰道:“薄妄川,你冷静一点!”

冷静?

自己的儿子生死未卜?

答应救他的人,还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他的底线?!

“秦谨修,你若再敢阻挠我带她走,我不会对你手下留情。”

倘若叶倾心一直都依仗着有秦谨修的庇佑,而为非作歹的话,他会直接灭了秦家!

饶是这样,秦谨修却依旧还是不依不挠的追了上去。

就在这时,几部黑色的轿车伴随着刺耳的刹车声停在薄妄川的身边,一队训练有素的黑衣人齐唰唰的下了车。

他们迈着整齐有力的步伐,走到薄妄川的面前。

“薄少!”

薄妄川掐着叶倾心的手臂,冷漠且无情道:“带她回医院,若是她再敢逃,直接打断她的腿。”

面对薄妄川的人多势众,秦谨修依旧是丝毫不肯退让,而是挡在薄妄川的汽车面前。

“薄妄川,你今天倘若硬要带走倾心,你就从我身上碾过去!”

薄妄川淡淡抬眸,看了一眼秦谨修,冷冷嘲讽道:“秦谨修,我薄妄川从不受任何人的威胁,你的命,在我这里,不值一提。”

薄妄川冷冷瞥了一眼黑衣人,沉静的吩咐道:“好好照顾秦少。”

黑衣人上前,牢牢的将秦谨修护在其中。

秦谨修试图想要突破这个包围圈,奈何......这些黑衣人虽然没有对他动粗,却也是始终不肯让秦谨修有去救叶倾心的机会。

“薄妄川,我求求你,求你让我去救小柚子,我保证我不会再逃跑,我会一定会救小薄弈的。”

叶倾心苦苦哀求着薄妄川,试图唤醒薄妄川最后一点的怜悯。

奈何,叶倾心的声音,落在薄妄川的耳朵里,只会增加他的愤怒。

“拿卷胶布给我。”

黑衣人连忙从车里的工具箱里,拿出一圈黄色的封口胶。

薄妄川俊美无俦的脸庞上,是嗜血的冷漠。

他用黄色的胶布封住叶倾心求饶的嘴,甚至为了防止她的逃跑,还用胶布将叶倾心的双手和双腿,都紧紧地缠在一起。

薄妄川将叶倾心扔进后排,用安全带牢牢地将叶倾心束缚在一起,然后掏出手机。

“是我,准备好手术室,立刻马上给薄弈做手术。”

陆倾心的第一次逃跑,是薄妄川意料之中的事。

薄妄川只是从未想到,陆倾心竟然会利用如此相信她的薄弈?

陆倾心的第二次逃跑,是薄妄川怎么也没有想到的。

他更没有想到叶倾心为了逃跑,竟然要秦谨修断医院的电!

她这样的行为,和杀人有什么区别?

薄妄开车开得急,又快,红灯绿灯,也完全不放在心上。

汽车狠冲直撞的冲向医院所在的方向。

在他们的身后,是呼啸而至的交警队伍。

叶倾心绝望的闭上眼睛,她所有的身心,全都在小柚子的身上。

她现在怎么样了?

小柚子,你一定要等我!

你一定要等我来接你!

小柚子。

等等妈妈。

汽车在医院门口。

薄妄川从车里拉出叶倾心,将叶倾心交到医生和护士的手中。

“手术室准备好了?”

医生道:“准备好了。”

“立刻手术。”

医生道:“是。”

没有薄妄川的吩咐,全医院没有任何一位医生和护士敢给叶倾心松绑。

叶倾心被绑着双手、双脚送进了术前准备室,做好一切术前的准备工作后,才再次将叶倾心送到了手术室。

全身做好消毒工作的薄妄川穿着无菌服走进手术室。

他温和的眸光落到另一张手术台上的打了麻醉剂的薄弈身上,叶倾心的骨髓适合薄弈,这意味着从此以后,薄弈就能告别病痛的折魔,像一个普通的小孩一样,可以跑、可以跳、可以上幼儿园。

他会把薄弈培养成薄氏集团最最最出色的继承人,以告爷爷的在天之灵。

叶倾心用眼眸哀求着薄妄川,她在手术台上,拼命的挣扎,几个医生和护士都没有办法让她安静下来。

薄妄川走到叶倾心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像困兽一样无助的叶倾心,他伸手用力的撕开叶倾心嘴上的胶带。

叶倾心迫不及待的开口哀求道:

“薄妄川,小柚子有什么错?她只是错在选择了我们作为父母啊?”

薄妄川紧紧地掐住叶倾心的下颌,狠厉残忍的附在叶倾心的耳畔,低语呢喃的话,却是十足的诛心,道:“她是你的女儿,这就是她的原罪!”

“薄妄川,我们的女儿她有白血病,她急需要骨髓移植,我求你,求你先让我去做检查,好不好?”

“我求你了,薄妄川,求你!求你让我去!”

“薄妄川,她也是你的女儿......”

叶倾心犹不死心的想要告诉薄妄川,女儿们的身世真相。

薄妄川却是再度的掐住叶倾心的脖子,掐到叶倾心发不出任何一个音节。

无影灯的灯光,照耀在叶倾心的脸上,越发显得她的俏脸,瓷白如雪,一双绝美的眼眸,透着一股让薄妄川心悸的哀伤。

那一瞬间,薄妄川心软了!

他掐着叶倾心的脖子的手,也不由自主的松开了一些。

“清醒了吗?叶倾心,你要再胡说八道一个字,我现在就弄死那对野!种!”

叶倾心察觉到了薄妄川的动摇,她用尽最后的力气,哽咽着哀求道:“薄妄川,我们的女儿得了急性白血病,她必须马上手术,否则她会死!”

“我求你,求你让我先给小柚子移植,我保证,我保证我不会再逃了,我保证只要小柚子平安无事,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薄妄川,我会给薄弈捐骨髓的,你相信我,我真的会给薄弈捐骨髓。”

薄妄川听见从叶倾心的嘴里说出薄弈的名字,只觉得讽刺至极。

“叶倾心,你生的那个野种怎么配和我的儿子相提并论?”

绝望的眼泪,盈满叶倾心的眼眶,她无助悲泣道:“薄妄川,小柚子真的是你的女儿......你为什么不信?”

薄妄川凉薄讥诮的问道:“叶倾心,你为了救那个野种,什么样的假话都能信手拈来?”

薄妄川实在是想听叶倾心那满嘴的谎言,他再次用胶布将陆倾心的嘴封了起来。

“用束缚带将她绑住。”

“是。”

护士当着薄妄川的面,用束缚住精神病病人的束缚带,将一直不停的挣扎着的叶倾心与手术室里的手术床紧紧地绑在一起。

束缚带绑住叶倾心的那一瞬间,叶倾心彻底失去了自由,她满眼是泪的绝望地看向全副武装的薄妄川。

叶倾心眼中的哀伤,像是一缕火星,灼伤了薄妄川的心。

麻醉医生按着叶倾心的体重,准备好了足够剂量的**走进手术室,正准备往叶倾心输液管里打时,薄妄川走了过去,对着麻醉医生道:“给我。”

手术台上,叶倾心呜咽的挣扎着,一双盈满泪的眼眸卑微的乞求着。

薄妄川,不要!

不要!

我的小柚子还在等我!

我们的女儿还在等我去救她啊!

薄妄川看着被绑在手术台上,依旧还妄图想要挣脱的叶倾心。

他伸出戴着医用像胶手套的手,用力的掐住叶倾心纤细脆弱的脖子,。

迫使叶倾心看着自己幽冷的眼眸,冷漠残忍道:“叶倾心,能救我儿子,是你的福气。”

言罢——

薄妄川松开手,面无表情的将装有麻醉剂的药物,残忍无情地、推进叶倾心的身体......

网友花开花落总有最美一季点评:三胎后,老公逼我以死谢罪故事很吸引人,没有乏味的心计和悲剧,文笔很好,作者春芽大大加油,非常期待以下的剧情。

网友沐雪点评:支持支持支持 好久没看到三胎后,老公逼我以死谢罪这么好看的小说了。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我欲折枝

    1我欲折枝

    废废有点废| 古代言情

    南国落下初雪这日,雪花四扬,落在温府大门前的丧幡上。传完旨的公公看着满府还未撤下的白布,心下竟也生出几分酸涩,又听着大堂里传出的欢声笑语,他愈发觉得可笑。

  • 2 我有超级玉手

    2我有超级玉手

    七宝琉璃| 都市生活

    本书又名《捡漏之王》。考古系毕业生陆晓峰被未婚妻抛弃,右手却意外成为玉手,能鉴宝捡漏,能修复文物,更力大无穷。

  • 3 嫁给死对头后她信任危机

    3嫁给死对头后她信任危机

    花惊鹊| 豪门总裁

    首富唯一继承人还需要联姻?还是嫁给穆乐乐的死对头?!穆乐乐不舍得气死爷爷,但舍得气死老公!“总裁,太太新婚夜去酒吧。”晏习帛:“卡停了。”“总裁,太太准备跑路。”晏习帛:“腿砍了。”“总裁,太太准备和你离婚。”办公室一瞬间的沉默,晏习帛问:“她想怀四胎了?”最初,穆乐乐用尽了各种办法想离婚,后来,她...

  • 4 超级玉手

    4超级玉手

    七宝琉璃| 都市生活

    本书又名《捡漏之王》。考古系毕业生陆晓峰被未婚妻抛弃,右手却意外成为玉手,能鉴宝捡漏,能修复文物,更力大无穷。

  • 5 冷情将军夫人请回家

    5冷情将军夫人请回家

    顾清秋| 古代言情

    沈清晓死的那晚,新皇迎亲,普天同庆!她痴恋三年的心上人穆子恒,身穿龙袍,亲手剜去她的双目、割掉她的舌头,让她死后不得入轮回!“沈清晓,多亏你嫁给箫夜为朕偷来虎符,朕才能顺利登基。”“如今你外祖一家包藏祸心满门抄斩,朕念在过去的情分上,留你一条全尸!”沈清晓至死才明白,她毫无保留的付出全是一场笑话!

  • 6 妄想季晚初

    6妄想季晚初

    小糊涂| 现代言情

    男人一双眸子在夜色中深不见底,但神色中的愉悦却显而易见,他再度俯身,在她耳旁传来沉沉的低笑。“你可是想好了?”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