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往情深,傅少的心尖爱妻!》慕微澜傅寒铮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一往情深,傅少的心尖爱妻!

更新时间:

主角是慕微澜傅寒铮的书名叫《一往情深,傅少的心尖爱妻!》,是作者月小西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为挽救家族企业,她接受了耻辱的合约。七天七夜的强宠……十月怀胎归来,父亲惨死,未婚夫和继妹串通一气将她赶出慕家。三年后,再归来,为了拿回父亲留下的别墅,她不得不惹上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却被他逼近角落里。男人目光灼灼的盯着她:“勾引我?”她瑟瑟发抖:“傅先生,我不是故意冲撞你的……”男人黑眸玩味:“我是不是该‘冲撞’回来?”下一秒,男人卖力的“冲撞”回来……说好的假结婚,他怎么就步步紧逼,寸寸深入?她脸红,他却不以为意,挑眉饶有兴致的盯着她——...

《一往情深,傅少的心尖爱妻!》精彩内容

书房里,龙涎香袅袅飘浮着,老爷子握了握拐杖,沉着一把威严的声音问:“那个女孩子,真是小糖豆的亲生母亲?”

傅寒铮将手里的DNA比对报告递给傅政远,“您不信的话,可以仔细看看。这是亲子鉴定结果。”

傅政远接过报告,一眼扫到结果,相似度为百分之九十九。

这么说来……这个慕微澜,真是小糖豆的亲生母亲?

老爷子点了点头,像是妥协一般,“既然她是小糖豆的亲生母亲,你们结婚我没意见,但是这个女孩来历不明,我不放心。当初她能干出代.孕那种事……”

傅寒铮直接打断老爷子的话,薄唇微抿:“她的身世,对我来说不重要。只要她能照顾好小糖豆,这就够了。”

傅老爷子眉心皱的更深了,“怎么,你是为了小糖豆娶的她?这么说,你对她没感情?”

“爸,我娶谁对你来说都一样,你不必担心我。”

“……你!你这说的什么话!”

“爸,没其他事情的话,下去吃饭吧。”

傅政远拿他没辙,傅寒铮从小主意就大,确定的事情没人能做的了他的主,老爷子叹息了一声,作罢,“行吧,不过傅寒铮,我现在一时半会儿还不能接受她。”

傅寒铮抬手松了松脖子处的领带,语气染上抹玩世不恭的雅痞,“她是做我老婆,又不是做您老婆,您接不接受,也没多大关系。”

傅政远差点气吐血,“你这小子!”

……

二楼儿童房内,小糖豆带着慕微澜进了自己房间,小家伙得意洋洋的介绍着自己房间里摆设的玩偶。

床上,横七竖八的摆着好几个五颜六色的小猪佩奇。

“糖豆,你喜欢小猪佩奇啊?”

“嗯!对了,慕慕,我的大名叫傅默橙哦!”

“嗯,这个名字好听。是爸爸给取的吗?”

小家伙点点下巴,忽然拉着慕微澜的手,坐在她柔软的小床上,认真的问:“慕慕,你真的跟我爸爸结婚了吗?”

慕微澜犹豫了一秒,点头,“是啊,你不是想让我当你妈妈吗?怎么,后悔啦?”

小家伙摇摇头,扁着小嘴说:“虽然我很喜欢慕慕,但是小盆友们都说,后妈很凶凶,慕慕,你会跟我爸爸生小宝宝吗?”

如果慕慕跟爸爸生了其他小宝宝,一定不会再喜欢她了。

慕微澜揉了揉小家伙软软的蘑菇头,“当然不会,我们有小糖豆就够了呀。”

小家伙小嘴一咧,笑的无比纯真,“真的吗?”

慕微澜看着小家伙灿烂的笑脸,想起三年前生下的那个孩子,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

儿童房的门,咔哒一声被推开,“你们在聊什么?”

傅寒铮一开门,只见一大一小坐在床边玩着小猪佩奇。

慕微澜起身,有些不自在的摸摸后脖颈,傅寒铮瞧了她一眼,道:“下楼吃饭了。”

小糖豆抓着慕微澜的手,走到傅寒铮面前,又伸出另一只小手对傅寒铮张了张,“爸爸也牵牵。”

小糖豆站在中间,傅寒铮走在左边,慕微澜走在右边,下楼时,那“一家三口”牵手下楼的画面出奇的和谐,刺痛了向楠茜的眼。

落座后,晚餐正式开始。

坐在主位的老爷子,在默了许久后,终于发话:“你们既然已经领证了,打算什么时候举行婚礼?”

慕微澜握着筷子的手,微微一僵。

举行婚礼?

傅寒铮戴着一次性手套,动作从容而优雅的剥着虾壳,“爸,我和微澜不打算举行婚礼。”

老爷子眉心蹙了蹙。

向楠茜眼神在两人之间流转了下,红唇轻勾,“寒铮,你是打算跟慕小姐隐婚吗?”

傅寒铮将剥好的虾肉递进小糖豆小碗里,反应平静又冷淡,“隐婚可以省去很多麻烦,我不喜欢高调。”

向楠茜唇角的笑意,更深了。

慕微澜拘谨的用着晚餐,傅寒铮替小糖豆夹炒鸡蛋的时候,小家伙拧着小眉头摇头,哼唧:“爸爸,里面有椒椒。”

傅寒铮皱眉,“兰嫂,今天炒鸡蛋里怎么放了青椒?”

兰嫂抱歉的道:“三少,真对不起,我一时忘了小小姐对青椒过敏,下次一定注意,我现在去给小小姐重新做份。”

慕微澜一怔,这么巧,她也对青椒过敏。

坐在慕微澜身边的小糖豆抿着小嘴问:“慕慕,你喜欢吃椒椒吗?”

“我也不喜欢。”

小家伙奶声奶气的眨着大眼问她,“为什么呢?糖豆不喜欢是因为,糖豆吃椒椒会痒痒!”

“那我跟你一样,我吃青椒也会起红疹。”

傅寒铮黑眸一沉。

老爷子喜怒不明的哼了声,“原来青椒过敏是遗传了妈,糖豆啊,来,不能吃青椒,吃块肉。”

向楠茜给儿子夹了点鸡蛋,笑道:“爸,很多人对青椒过敏的,不一定是母女遗传,就像是香菜,寒铮不爱吃,小涵也不爱吃呢。”

傅泽涵点点头,好奇的问傅寒铮,“叔叔,你也不喜欢吃香菜啊?”

傅寒铮应了声。

慕微澜低头默默用着餐,总觉得向楠茜说的话,哪里怪怪的。

她正沉思之间,只听见傅寒铮开口道:“大嫂,下周一微澜去你部门报道,以后还请你多关照。”

“啊……?”

她蓦地抬头望向傅寒铮,这件事,他怎么没跟她商量过?

傅寒铮目光幽沉的看了她一眼,道:“你之前不是想去创意部应聘插画师?”

这么说,向楠茜就是美术创意部的总监?

向楠茜脸色有些沉了下来,抿了抿红唇,旁敲侧击的道:“寒铮,这样不好吧,她没有走面试流程,就这样空降到我们部门,其他同事……”

“傅氏空降的案例不少,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傅寒铮都这么说了,向楠茜也不好再拒绝,“慕小姐,那你周一带上资料来创意部报道吧,到时候我会安排人事帮你办理入职。”

……

吃过晚饭后,慕微澜上了趟洗手间,从洗手间出来时,迎面碰上向楠茜。

“大嫂。”

“不用叫我大嫂,没准你很快就不是傅太太了,寒铮连婚礼都不想举行,足以可见,他有多不想让外人知道,你和他是夫妻关系。”

慕微澜不在意的笑笑,“寒铮只是不喜欢高调而已。”

慕微澜径自擦过她的肩,从她身边走过去时,只听见向楠茜挑衅轻笑着,“是吗?可是寒铮在念大学时,在女生宿舍楼下摆心形蜡烛当着所有人的面对我表白,这算低调吗?”

慕微澜的步伐,一顿。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权宠天下冷清欢

    1权宠天下冷清欢

    狐狸九| 古代言情

    啊!”喜婆一声惊悚的尖叫,盖过了四周喜庆的鞭炮声:“新娘子,她,她自杀了!”麒王府门口贺喜的宾客顿时一片惊呼。“死了?”一身喜服身姿伟岸的麒王脚下一顿,眸中寒光凛冽,掠过一抹讥讽:“直接抬回相府,别脏了我麒王府的地儿。”宾客们压低了声音交头接耳:“听说麒王虽然与相府大小姐早有婚约,但是却对她庶妹一见钟情,曾经两次向太后请旨退婚另娶,太后不准,这才勉强应下同时迎娶姐妹二人。这大小姐得偿所愿,怎么又自寻短见呢?”

  • 2 帝凰之神医弃妃

    2帝凰之神医弃妃

    阿彩| 古代言情

    大婚当天,她在郊外醒来,衣衫褴褛,在众人的鄙夷下,一步一个血印踏入皇城……她是无父无母任人欺凌的孤女,他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铁血王爷。她满身是伤,狼狈不堪。他遗世独立,风华无双。她卑微伏跪,他傲视天下。如此天差地别的两人,却阴差阳错地相遇……一件锦衣,遮她一身污秽,换她一世情深。21世纪天才女军医将身心托付,为这铁血王爷风华天下、舔刃饮血、倾尽一切,只求此生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却不想生死关头,他却挥剑斩断她的生路……医者:下医医病,中医医人,上医医国。神医凤轻尘,以医术救人治国平天下的传奇

  • 3 老祖,师尊的魂灯亮了

    3老祖,师尊的魂灯亮了

    暮雨神天| 玄幻科幻

    吞天至尊凌霄,战神大陆十大封号至尊之首,触摸到神灵之境的绝世强者,却因好友陷害而死,重生于万年后一个平凡少年的身上。拳出乾坤动,念动星河灭,一代至尊,荣耀归来,从此踏上了一条横扫各路天才的无敌之路!《万古大帝》书友群:597752565。《万古大帝》VIP书友群:614330688,需要全订加截图验证。...

  • 4 时筱萱盛翰钰傻子替嫁瞎子

    4时筱萱盛翰钰傻子替嫁瞎子

    竹子不哭| 豪门总裁

    五年前一场大火,盛大少为未婚妻报仇从此装瞎,五年后娶了为保命装傻的时家二小姐。她,是时家痴傻二小姐,是传说中的天才投资人,却在阴差阳错下被误会是他未婚妻……

  • 5 狂妻来袭:偏执大佬宠上天

    5狂妻来袭:偏执大佬宠上天

    如沐清风| 豪门总裁

    上一世的南景痴心错付,付出所有,换来一句你配吗?家破人亡,遭人暗害,她死在那个无人知晓的凄惨雨夜。一朝重生十八岁,强势来袭,打脸复仇虐渣渣!决心抱上某个大佬的腿,谁知这大佬腹黑无度,一言不合将她宠上天!她放火,他添柴。她虐渣,他护航。于是人尽皆知,传闻中权势滔天不近女色的战家六爷,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丫头降得服服帖帖!战爷薄唇轻启,嗓音低沉:“我宠我夫人,天经地义。”南景被抵在墙角,红着脸控诉:“混蛋你明明是在欺负我!”他眸光含笑,从善如流:“我欺负我夫人,名正言顺。”全球都在等她这个草包千金被抛弃,却等到她双重身份曝光,无数马甲掉落!众人绝倒:跪了跪了,两个都是惹不起的大佬!

  • 6 女主冷清欢穿越

    6女主冷清欢穿越

    狐狸九| 古代言情

    啊!”喜婆一声惊悚的尖叫,盖过了四周喜庆的鞭炮声:“新娘子,她,她自杀了!”麒王府门口贺喜的宾客顿时一片惊呼。“死了?”一身喜服身姿伟岸的麒王脚下一顿,眸中寒光凛冽,掠过一抹讥讽:“直接抬回相府,别脏了我麒王府的地儿。”宾客们压低了声音交头接耳:“听说麒王虽然与相府大小姐早有婚约,但是却对她庶妹一见钟情,曾经两次向太后请旨退婚另娶,太后不准,这才勉强应下同时迎娶姐妹二人。这大小姐得偿所愿,怎么又自寻短见呢?”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