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可见:我和厉少有时差》夏絮意厉琛小说在线阅读

情深可见:我和厉少有时差

更新时间:

主角是夏絮意厉琛的书名叫《情深可见:我和厉少有时差》,本小说的作者是书黎最新写的一本豪门总裁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安海医院。夏絮意站在大门前,双眸冷漠。这一步迈出去,她会得到五十万,但同样也会失去一个肾……她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要面对来自于亲生父母给她的艰难抉择……选择父亲,就要换肾给他的小儿子。选择母亲,就要替姐姐出嫁。...

《情深可见:我和厉少有时差》精彩内容

向来温柔的厉琛却没露出笑意,进来也没同她说话而是和护士交谈了一会。

听到护士说她没大碍,他才回眸过来伸手探了下夏絮意的额头。

“我没事。”夏絮意朝他使了个眼神。

适时刘辅导员急急忙忙走进来,一见厉琛立刻瞪大了眼睛,话都说不利索,“厉,厉少爷。”

“好久不见。”厉琛回眸嘴角掀起一丝笑意,但笑容却没几分温度。

刘辅导员哆哆嗦嗦回了一句,立刻走过来挽住夏絮意的手道:“你怎么样?要是身体熬不住就不训了。我替你跟教官说一声,今日你就休息吧。”

“小意只是个学生,不必这么娇惯。”厉琛含笑道。

?夏絮意却耳尖微微有点红,厉琛好似是第一次在外人面前称她小意。

刘辅导员刚想要点头,又听厉琛道:“可军训把人训倒了,问题就有点大。”

“是是是。”她忙道。

厉琛眸光倏地一冷,“看来你都明白,那以后就注意点。小意在学校再有什么纰漏……”

他话没说完,但刘辅导员已经明白了忙不迭地点头。

夏絮意摸了下鼻尖,她上次果真只是狐假虎威,比不得厉琛亲自上阵的威力。平日里刘辅导员的威风,现在半点也不剩。

“今日就算了。”厉琛浅笑着看向刘辅导员,声音却带了几分肃意,“人我带走了。”

刘辅导员忙点头,夏絮意看着他走出去才解释道:“我没中暑,只是想逗小朋友玩玩。”

“芸儿是该被教训一下。”厉琛回道,对她没中暑的消息并不吃惊。

夏絮意顿了一下,忍不住道:“既然你知道,那你对刘辅导员为什么这么……凶?”

思考了一下,夏絮意才吐出最后一个字。

“很凶?”厉琛轻笑了一声,“大概是因为我们有旧怨。”

刘辅导员面对着厉琛,都恨不得给他跪下去了。又怎么敢招惹他,旧怨?

正想着厉琛忽地抬手让保镖停住。他侧眸看向随着夏絮意走动,时不时露出雪白长腿的裤子,眸光不觉暗了些许,“怎么回事?”

夏絮意不大在意地扯了下裤子。

“兴许是意外,兴许是人为,不好说。”末了她又补充道,“不是对着我来的。”

厉琛点了下头,掩藏在眸中的不悦消散了些许。他抬起修长的袖子,解开自己的大衣,将衣服递给夏絮意,“先披上,一会儿让人给你处理。”

天气尚热,夏絮意微微皱了下眉才将衣服披上,“你怎么来了?”

而且来的如此快,厉家过来应当要半个多小时了。

?“正好在附近处理事。”厉琛不知想了什么,俊美的脸颊上浮起淡淡的笑意。

车停在外面,十分钟后夏絮意才明白厉琛的话是什么意思。厉氏就在B大不远处,遥遥还能看见B大的时针。

厉琛领着她上楼,便对走过来的女人道:“给她找一身衣服换上。”

女人点了下头又将文件递上去,夏絮意为了避嫌走到一边的沙发上坐下。白皙的腿因此也裸露出来,不多时女人走过来朝她轻轻一笑:“这边请。”

走进办公室旁的房子,里面的东西很少。只有一张床,旁边立着衣柜和书桌。

“裤子你先脱下来,我拿去让人处理。你放心里,没有人敢随便进来。”女人说着又补充道。

夏絮意点了下头将军训裤子脱下来递给她,女人转身便走了。她半蜷在床上,垂头看了一会儿消息。忽而听到门被推响,以为是女助理便抬起头。

谁知正巧和厉琛的目光对上。

霎时间夏絮意连忙扯过旁边的薄被盖在修长的腿上,厉琛眼底浮起几丝笑意。但他面上却不显,推着轮椅走上去将纸袋递给她,“一会我有个会议,秘书送你回去。”

“好。”夏絮意接过衣服,面颊浮起淡淡的红意。

厉琛推着轮椅出去,夏絮意又道:“这个……”

“嗯?”他回眸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

夏絮意有点尴尬地摸了下鼻尖,“我可以洗个澡吗?”

晒了一上午,身上黏糊糊的。

“里面有浴室。”厉琛朝她示意。

等他走出去,夏絮意才往里走去。相较于外面的简单,浴室要大很多。而且备了很多按摩用具,应当是为了厉琛的腿。虽然他瘫痪了多年,但腿部肌肉却一点萎缩的迹象也没有。

洗完澡换了身衣服,夏絮意走出去之前的助理刚好进来。她将袋子递给夏絮意,又将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放在桌上,“厉总说让你吃过再送你走。”

夏絮意看了眼盒子上的logo,不禁暗暗咋舌。

这是B市里最顶级的餐厅之一,以前她只有在门口看的份。看来赵琳说的也有几分对,若不是她,自己哪来机会吃这样的东西。?

她嘴角扯了下,露出一个略带嘲讽的笑意。

女助理站在一旁处理文件,见她吃好了才收起东西。也没等夏絮意,自己大步走在前面,“车子在楼下。”

下了电梯,女助理带着夏絮意走到车前便道:“我先回去了。”

尽管从头到尾她什么都没说,但夏絮意还是从她的神色中察觉出了几分倨傲。在她看来,自己恐怕就是个缠着厉琛不放的拜金女而已。

以前也有这样的女人吗?

回到学校去图书馆找了之前列好的书单上的书,夏絮意便回宿舍。临到晚上七八点室友们才陆续回来,简嫣然刚一进门就走过来,“嫂嫂你没事吧?”

“没事。”夏絮意瞥了眼她旁侧的宋折忆。

宋折忆一声不吭转身就走了。

夏絮意扯了下唇角,“没事,以后在学校别叫我嫂嫂了,叫名字就好。”

“好,小忆不知道怎么了,我先去看看。”简嫣然无奈一笑。

夏絮意点了下头,垂眸看向手机。冒出来一条推送消息,以前对这些她是一向不在意。但扫到厉琛两个字还是点开了,上面只有一张模糊的照片。

女人扶着男人,两人神色都不是很清楚。

她拧了下眉,才把页面关闭了。接下来的近半个月的训练都很顺利,但她也没再收到任何信息。军训结业典礼后大家都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更有人说要邀请大家一起出去吃饭。

夏絮意原想拒绝,但碍于大家都要去,不得不答应下来。她并不是想处处逢迎的人,但还是想和他人关系稍好一点。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权宠天下冷清欢

    1权宠天下冷清欢

    狐狸九| 古代言情

    啊!”喜婆一声惊悚的尖叫,盖过了四周喜庆的鞭炮声:“新娘子,她,她自杀了!”麒王府门口贺喜的宾客顿时一片惊呼。“死了?”一身喜服身姿伟岸的麒王脚下一顿,眸中寒光凛冽,掠过一抹讥讽:“直接抬回相府,别脏了我麒王府的地儿。”宾客们压低了声音交头接耳:“听说麒王虽然与相府大小姐早有婚约,但是却对她庶妹一见钟情,曾经两次向太后请旨退婚另娶,太后不准,这才勉强应下同时迎娶姐妹二人。这大小姐得偿所愿,怎么又自寻短见呢?”

  • 2 老祖,师尊的魂灯亮了

    2老祖,师尊的魂灯亮了

    暮雨神天| 玄幻科幻

    吞天至尊凌霄,战神大陆十大封号至尊之首,触摸到神灵之境的绝世强者,却因好友陷害而死,重生于万年后一个平凡少年的身上。拳出乾坤动,念动星河灭,一代至尊,荣耀归来,从此踏上了一条横扫各路天才的无敌之路!《万古大帝》书友群:597752565。《万古大帝》VIP书友群:614330688,需要全订加截图验证。...

  • 3 帝凰之神医弃妃

    3帝凰之神医弃妃

    阿彩| 古代言情

    大婚当天,她在郊外醒来,衣衫褴褛,在众人的鄙夷下,一步一个血印踏入皇城……她是无父无母任人欺凌的孤女,他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铁血王爷。她满身是伤,狼狈不堪。他遗世独立,风华无双。她卑微伏跪,他傲视天下。如此天差地别的两人,却阴差阳错地相遇……一件锦衣,遮她一身污秽,换她一世情深。21世纪天才女军医将身心托付,为这铁血王爷风华天下、舔刃饮血、倾尽一切,只求此生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却不想生死关头,他却挥剑斩断她的生路……医者:下医医病,中医医人,上医医国。神医凤轻尘,以医术救人治国平天下的传奇

  • 4 狂妻来袭:偏执大佬宠上天

    4狂妻来袭:偏执大佬宠上天

    如沐清风| 豪门总裁

    上一世的南景痴心错付,付出所有,换来一句你配吗?家破人亡,遭人暗害,她死在那个无人知晓的凄惨雨夜。一朝重生十八岁,强势来袭,打脸复仇虐渣渣!决心抱上某个大佬的腿,谁知这大佬腹黑无度,一言不合将她宠上天!她放火,他添柴。她虐渣,他护航。于是人尽皆知,传闻中权势滔天不近女色的战家六爷,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丫头降得服服帖帖!战爷薄唇轻启,嗓音低沉:“我宠我夫人,天经地义。”南景被抵在墙角,红着脸控诉:“混蛋你明明是在欺负我!”他眸光含笑,从善如流:“我欺负我夫人,名正言顺。”全球都在等她这个草包千金被抛弃,却等到她双重身份曝光,无数马甲掉落!众人绝倒:跪了跪了,两个都是惹不起的大佬!

  • 5 时筱萱盛翰钰傻子替嫁瞎子

    5时筱萱盛翰钰傻子替嫁瞎子

    竹子不哭| 豪门总裁

    五年前一场大火,盛大少为未婚妻报仇从此装瞎,五年后娶了为保命装傻的时家二小姐。她,是时家痴傻二小姐,是传说中的天才投资人,却在阴差阳错下被误会是他未婚妻……

  • 6 女主冷清欢穿越

    6女主冷清欢穿越

    狐狸九| 古代言情

    啊!”喜婆一声惊悚的尖叫,盖过了四周喜庆的鞭炮声:“新娘子,她,她自杀了!”麒王府门口贺喜的宾客顿时一片惊呼。“死了?”一身喜服身姿伟岸的麒王脚下一顿,眸中寒光凛冽,掠过一抹讥讽:“直接抬回相府,别脏了我麒王府的地儿。”宾客们压低了声音交头接耳:“听说麒王虽然与相府大小姐早有婚约,但是却对她庶妹一见钟情,曾经两次向太后请旨退婚另娶,太后不准,这才勉强应下同时迎娶姐妹二人。这大小姐得偿所愿,怎么又自寻短见呢?”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