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帅腹黑妻薛尚妙沈哲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少帅腹黑妻

更新时间:

主角叫薛尚妙沈哲的小说是《少帅腹黑妻》,本小说的作者是妙不可言倾心创作的一本短篇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薛尚妙逃了一年的婚,结果还是栽在了沈哲手上。薛尚妙:少帅,无爱的婚姻是不会幸福的!沈哲:会做就行。...

《少帅腹黑妻》精彩内容

冯彩盈偏爱西式的东西,就连婚礼也是在中央广场的教堂里举行,伴娘和伴郎统一都是西装和大摆礼裙。

礼裙送来的时候又出了岔子,店家把尺码弄错了,以至于赶制出来的礼裙大小也不合适。

冯彩盈急得发脾气:“尺码都写好了交给他们,到头来还是弄错了,这态度怎么做生意!”

即便再生气,现在也没办法再改制,薛尚妙见裙子差得也不是太多,安抚道:“就要当新娘子的人了,甭为这些事情生气了。等那天我别两个别针就好了,反正头发披散下来也看不见。”

冯彩盈泄了口气,也没别的法子。

薛尚妙和几个同学都住在冯家,间或出门闲逛时,还会时不时碰见韩家的人在外活动。他们玩笑怕车子又给韩家堵了,所以一般也不走远,在附近打个转就回来了。

虽然是西式的婚礼,可也避免不了传统的风俗。薛尚妙他们一大早就起来盘头发上妆,等到新郎官的车子来时,刚好是十点钟。

伴娘们自是一番“围追堵截”,将新郎戏弄得出了一脑门汗,才终于抱得美人归,忍不住跟冯彩盈一阵感慨:“你的这群伴娘们真是厉害,就不知将来他们结婚时是什么场面。”

冯彩盈笑道:“妙妙保不准就是少帅夫人,我也好奇传说中的冷面少帅将来会怎么应付这样的场面。”

新郎跟着笑了笑,心道那估计没人敢玩笑才是。

婚礼之后冯彩盈自然会住在夫家,薛尚妙也不好一个人杵在冯家的宅子,所以提前一天在教堂跟前的酒店订了房间,将行李也搬了过去。

婚礼结束后,薛尚妙也累得够呛,回到酒店就先在床上瘫了好半晌,本想就此睡过去,硬被后背的别针硌了起来。

薛尚妙起身换了衣服,去洗了个澡,正对着窗户晾头发,听到街道那里乱哄哄的,疾驰的车子横七竖八地停过来,轮胎摩擦着地面,发出刺耳的声音。

这些天见多了平洲势力的争锋,薛尚妙仅听声音就猜测到了几分,没来由一阵厌烦,正想将窗户甩上,眼前蓦然罩过来一片阴影,咚地一声一双黑西裤包裹的长腿就立在了窗台前。

薛尚妙惊得“妈呀”一声,反射性就想推下去,那双长腿一曲,颀长的上半身探了下来,薛尚妙的眼睛顿时睁得跟嘴巴一样圆。

“少少少少帅?!”

电光石火之间,薛尚妙的反应也变得无比迅速,甚至在沈哲还没思考完的时候,就将他一把拉了进来。

窗户合上,没有了外面稀薄的日光,没开灯的室内显得有些昏暗。

薛尚妙看着沈哲微暗之中的脸,轰轰直响的脑子里尚有些不可置信,盯了好半晌才确定就是沈哲本人。

沈哲怎么会出现在平洲?又怎么会从天而降?

一连串的问题萦绕着薛尚妙,她都不知道该先开口问哪个。

不过沈哲也没有时间跟她解释,他靠近窗口处向外望了几眼,嗓音一如既往地平静无波:“韩家的人马上就会围了这里,我不能久呆。”

沈哲将目光投向薛尚妙,似乎想让她当没见过自己。

薛尚妙猛地回神,急速转着的脑子里差不多理清了事情的脉络,她顾不得问其他的,急道:“人已经到了你怎么出去?你的手下呢?”

“这时候还没到,大约也是被韩家困住了。”

沈哲此次北上,也是个人意向,并没有牵动沈家和无定堂,所以带的人也不多。原本以为并不会有太大动静,不知怎地还是漏了风声,以至于韩家封锁全城,成天掘地三尺地找。

薛尚妙听到外面已经嘈杂起来的动静,比沈哲都惊慌。她原地转了几个圈,拿起沙发上换下来的伴娘礼服丢给了沈哲。

“快去换上!”薛尚妙顾不得看沈哲什么神色,弯着腰在行李箱里翻找。

沈哲只眉心略蹙了一下,再三衡量之后抬腿走向了盥洗室。

薛尚妙从箱子里翻出来一顶宫廷马尾卷,原本她以为冯彩盈婚礼上可能会穿欧式的裙子,因为不想把自己的头发烫卷,便预备一顶假的做备用,只是后来没用上,倒是正好解决了如今的突发状况。

“好了没有?”薛尚妙拿着假发在门口催促,一边又抓起了眉笔口红和粉扑子。

盥洗室的门打开,沈哲一身**地站在洗漱台前,眉心拧成了疙瘩,似乎都不知道怎么迈步。

礼裙本来就错了尺码,沈哲倒勉强套得进去。只是他浑身僵硬,像稻草人身上披挂了人的衣服,怎么看怎么别扭。

薛尚妙嘴角抿出来两个笑涡,好不容易才憋住,抖了抖手里的假发,道:“快出来我帮你装扮装扮,他们总算不到你扮成女人!”

这主意对沈哲来说虽然有些不合意,不过总归不算太馊。他扯了下快抽到小腿上的裙摆,依薛尚妙的话坐在了外面的镜子前。

薛尚妙走在他后面,看见他后背的拉链拉不上,撕着半拉大口子,嘴角一抽赶紧取了一条披帛给他围上。

好在沈哲的头发不是板寸,薛尚妙调整了一番,将马尾卷固定在了他后脑勺上。

“还是缺点什么……”薛尚妙摸着下巴思索了一下,继而打了个响指,翻箱倒柜找了把剪刀出来,将自己两边的长发剪下来两捻。

沈哲看着她干脆利落的动作,眼睫微闪了一下,没有出声。

薛尚妙把两捻头发拴成一股,用发夹夹在沈哲的头顶,再用圆顶的礼帽一盖,里面的凌乱便全被挡住。两捻头发从他脸侧留下来,恰到好处地修饰了他比女子凌厉的轮廓,他的五官又生得精致,用浅淡的妆容一描,当真有几分姿色。

薛尚妙看得暗暗咋舌,按捺住了想调戏堂堂少帅的贼心,用指尖沾了一点口红,均匀涂在了沈哲略薄的嘴唇上。

偷着空薛尚妙还在胡思乱想,常言都说嘴唇薄的男人薄情,看沈少帅这样子大抵也不像个多情的,想看他动情大概比登天都难吧。

整理好一切,薛尚妙就听到门外走廊上越发近的嘈杂声,不多时就咚咚的敲门声就响了起来,一听就来者不善的样子。她让沈哲侧坐在靠窗的桌子后面,自己去开了门。

几个黑衣黑裤的男人看似客气,目光已经开始在房间内打量。

房间里只有单独的一个盥洗室,其余陈设一眼就能看见。薛尚妙倚在门边假意抱怨着,一面扬手让他们只管检查。几人进盥洗室检查了一番,又翻了翻床底,迅速退了出去。

门一合上,薛尚妙感觉全身都像融化了,被冷汗浸湿的睡衣紧贴着后背,一阵冰凉。

她伏在门上半晌没动,听到走廊上的动静小了,才挪着发软的腿坐回床边。

沈哲掀了下窗帘,回过头看向有些发蔫的薛尚妙,“走了。”

薛尚妙这才放心地点点头,见沈哲就要将身上的行头卸下来,忙道:“韩家的阵仗这么大,怕是不会轻易罢了,你打算怎么办?”

“平洲不能久留,我会尽快联系到苏承,走水路离开。”

“苏承?苏家的那个?”

薛尚妙见沈哲点头,起先还觉得远得没边的苏家就像忽然拉进了距离,印象中的陌生也不似那么强烈了。

先不说沈哲怎么和苏家联络上的,仅是他只身北上已经让薛尚妙觉得惊讶了。众人都以为他不会插手这些事,未想还是偷摸来了,从某一个侧面来说,倒也算得重情重义。

“韩家现在掘地三尺地搜查,我看你也不便行动。你若信得过我,就交给我好了。”薛尚妙冷静下来,思路也清晰起来,目光缓缓地划过沈哲微红的嘴唇。

“宁武街48号的公寓,韩元清在那里,明天正午你帮我去捎个信。”

沈哲说得太干脆,以至于让薛尚妙怀疑他根本没有思考哪怕一瞬,不禁纳闷是他太信得过自己,还是压根觉得自己翻不出什么浪来。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权宠天下冷清欢

    1权宠天下冷清欢

    狐狸九| 古代言情

    啊!”喜婆一声惊悚的尖叫,盖过了四周喜庆的鞭炮声:“新娘子,她,她自杀了!”麒王府门口贺喜的宾客顿时一片惊呼。“死了?”一身喜服身姿伟岸的麒王脚下一顿,眸中寒光凛冽,掠过一抹讥讽:“直接抬回相府,别脏了我麒王府的地儿。”宾客们压低了声音交头接耳:“听说麒王虽然与相府大小姐早有婚约,但是却对她庶妹一见钟情,曾经两次向太后请旨退婚另娶,太后不准,这才勉强应下同时迎娶姐妹二人。这大小姐得偿所愿,怎么又自寻短见呢?”

  • 2 老祖,师尊的魂灯亮了

    2老祖,师尊的魂灯亮了

    暮雨神天| 玄幻科幻

    吞天至尊凌霄,战神大陆十大封号至尊之首,触摸到神灵之境的绝世强者,却因好友陷害而死,重生于万年后一个平凡少年的身上。拳出乾坤动,念动星河灭,一代至尊,荣耀归来,从此踏上了一条横扫各路天才的无敌之路!《万古大帝》书友群:597752565。《万古大帝》VIP书友群:614330688,需要全订加截图验证。...

  • 3 帝凰之神医弃妃

    3帝凰之神医弃妃

    阿彩| 古代言情

    大婚当天,她在郊外醒来,衣衫褴褛,在众人的鄙夷下,一步一个血印踏入皇城……她是无父无母任人欺凌的孤女,他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铁血王爷。她满身是伤,狼狈不堪。他遗世独立,风华无双。她卑微伏跪,他傲视天下。如此天差地别的两人,却阴差阳错地相遇……一件锦衣,遮她一身污秽,换她一世情深。21世纪天才女军医将身心托付,为这铁血王爷风华天下、舔刃饮血、倾尽一切,只求此生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却不想生死关头,他却挥剑斩断她的生路……医者:下医医病,中医医人,上医医国。神医凤轻尘,以医术救人治国平天下的传奇

  • 4 狂妻来袭:偏执大佬宠上天

    4狂妻来袭:偏执大佬宠上天

    如沐清风| 豪门总裁

    上一世的南景痴心错付,付出所有,换来一句你配吗?家破人亡,遭人暗害,她死在那个无人知晓的凄惨雨夜。一朝重生十八岁,强势来袭,打脸复仇虐渣渣!决心抱上某个大佬的腿,谁知这大佬腹黑无度,一言不合将她宠上天!她放火,他添柴。她虐渣,他护航。于是人尽皆知,传闻中权势滔天不近女色的战家六爷,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丫头降得服服帖帖!战爷薄唇轻启,嗓音低沉:“我宠我夫人,天经地义。”南景被抵在墙角,红着脸控诉:“混蛋你明明是在欺负我!”他眸光含笑,从善如流:“我欺负我夫人,名正言顺。”全球都在等她这个草包千金被抛弃,却等到她双重身份曝光,无数马甲掉落!众人绝倒:跪了跪了,两个都是惹不起的大佬!

  • 5 时筱萱盛翰钰傻子替嫁瞎子

    5时筱萱盛翰钰傻子替嫁瞎子

    竹子不哭| 豪门总裁

    五年前一场大火,盛大少为未婚妻报仇从此装瞎,五年后娶了为保命装傻的时家二小姐。她,是时家痴傻二小姐,是传说中的天才投资人,却在阴差阳错下被误会是他未婚妻……

  • 6 女主冷清欢穿越

    6女主冷清欢穿越

    狐狸九| 古代言情

    啊!”喜婆一声惊悚的尖叫,盖过了四周喜庆的鞭炮声:“新娘子,她,她自杀了!”麒王府门口贺喜的宾客顿时一片惊呼。“死了?”一身喜服身姿伟岸的麒王脚下一顿,眸中寒光凛冽,掠过一抹讥讽:“直接抬回相府,别脏了我麒王府的地儿。”宾客们压低了声音交头接耳:“听说麒王虽然与相府大小姐早有婚约,但是却对她庶妹一见钟情,曾经两次向太后请旨退婚另娶,太后不准,这才勉强应下同时迎娶姐妹二人。这大小姐得偿所愿,怎么又自寻短见呢?”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