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杀重臣、通敌国!祸国妖妃杀疯了》小说免费试读 谢灼宁萧晋煊小说全集无删减全文

杀重臣、通敌国!祸国妖妃杀疯了

更新时间:

【重生虐渣+大女主爽文】杀重臣、通敌国!祸乱朝纲的妖妃谢灼宁被摄政王下令万箭穿心!一睁眼,重回年少时。谢灼宁盯着杀她的罪魁祸首,笑得分外妖娆。上辈子净顾着祸国殃民了,那这辈子就只霍霍他一个吧!......上辈子,摄政王萧晋煊用箭对准那妖女的喉咙,“祸国妖妃,罪该万死!”这辈子,他亲手将自己的命门全交...

《杀重臣、通敌国!祸国妖妃杀疯了》精彩内容

独家小说《杀重臣、通敌国!祸国妖妃杀疯了》是朝酒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主角谢灼宁萧晋煊,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重生虐渣+大女主爽文】杀重臣、通敌国!祸乱朝纲的妖妃谢灼宁被摄政王下令万箭穿心!一睁眼,重回年少时。谢灼宁盯着杀她的罪魁祸首,笑得分外妖娆。上辈子净顾着祸国殃民了,那这辈子就只霍霍他一个吧!......上辈子,摄政王萧晋煊用箭对准那妖女的喉咙,“祸国妖妃,罪该万死!”这辈子,他亲手将自己的命门全交......

第7章

春桃猛地抬头,浮肿的眼睛里流露出几分惊恐神色,“**,**您说什么啊,奴婢听不懂。奴婢伺候**那么多年,可是一心都在您的身上呀!”

她说得信誓旦旦,却被夏橘无情拆穿,“你,说谎!”

上次她看到春桃拿着**的贴身之物,鬼鬼祟祟地送去金玉堂,这才在半路出刀警告,没想到却被春桃反咬一口,害得她被赶出风华阁。

春桃立刻竖起手指,信誓旦旦地说,“**,奴婢衷心,天地可鉴,绝无二心啊!”

“哦?”谢灼宁眼睫轻抬,“你既那么衷心,那昨日怎么跑出去到处嚷嚷,说我跟人私奔了?”

“奴婢......”春桃心如擂鼓。

她昨日提心吊胆的,结果谢灼宁却一直没追究此事。

她以为躲过去了,心想昨日那么乱的情况,自家**哪有空注意到她一个小小奴婢?

便又放宽了心,继续一如往常。

没想到,她家**什么都知道!

她小心翼翼地道,“奴婢本来是去找老夫人的,只是心里担忧**安危,一时情急慌不择路,所以才跑错了地方......”

谢灼宁笑一笑,“我就喜欢你这种嘴巴硬的。”

她直起身,“夏橘,继续掌嘴。既然她不肯说实话,那这嘴也不必要了,直接打烂吧。”

夏橘眼里闪过一丝兴奋。

折磨人这种事,她可太擅长了。

奈何春桃的骨头不算硬,一听继续掌嘴,立刻慌了。

“我说,我都说!大夫人许诺,只要奴婢促成您跟梁少爷的婚事,就......就把我拨去大少爷身边伺候!”

“啧啧~”谢灼宁听了直摇头。

这可真是亲娘,为了拉拢个丫鬟,连自己亲儿子都舍得。

梁氏的儿子谢明远才刚成婚不久,身边还没太多莺莺燕燕,待他媳妇何氏一怀孕,定然是要从身边挑几个人伺候的。

她说自己待春桃那么好,那丫头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合着是想去当姨娘,做主子呢!

底下人心怀远大志向怎么办?

那当然是成全她了!

“你早说嘛,”谢灼宁叹气,“你早说我不早就成全你了?”

春桃听着这话不敢相信,“**说的,是真的?”

“是呀。”谢灼宁笑得温柔极了,“我哪儿是那么小气的人,我这就叫管家来,把你拨到外院去伺候。”

春桃大喜,连忙磕头,“奴婢谢**成全!”

管家很快过来,听完谢灼宁的吩咐,有些为难,“不知大**,想把春桃拨到哪一院?”

春桃身为大**的一等丫鬟,总不能让她做粗使丫鬟的活儿。

可外院都是些男主子,身边都是些伺候熟的,又总不能把春桃强塞进去。

否则大**这边倒是满意了,可老夫人、大夫人、少奶奶那边怕是要不好交代了。

谢灼宁摆了摆手,“她想去大哥院里伺候,你就安排她去大哥院儿里倒夜香刷马桶吧。”

不是嫌夏橘臭吗?

她自己也去好好体会体会那种滋味吧!

管家人精似的,立刻明白过来,春桃这是犯了错,被大**放弃了。

如此一来,倒好办了,“小的这就回去安排。”

“不,我不去前院了,我不去了!”春桃这时却突然激动起来,反悔了。

粗使丫鬟,干的活儿又累又重不说,还根本没有跟大少爷接触的机会。

她若去了前院,岂不是只能蹉跎到死?

她爬到谢灼宁脚边,“大**,奴婢错了,奴婢不去前院了,奴婢以后只听您的话,您让奴婢干什么奴婢便干什么......”

谢灼宁不耐烦地挥开,“一次不忠,百次不用。管家,人交给你了,好好**吧。”

“是。”

管家拍了拍手,立刻从门外进来两个家丁,拖着春桃就往外走。

春桃求饶的声音逐渐远去,很快消失不见。

待人一走,谢灼宁有些头疼地揉起了太阳穴。

她起床气重,昨夜又没睡好,被春桃这一吵,脑袋都快炸了。

夏橘见她不舒服,忙道:“我能,按头!”

忍不住一笑,谢灼宁调侃,“你还会这些呢。”

夏橘解释,“**,方便,杀人!”

一般人被**的时候,是最放松的时候,也是最容易杀死的时候。

谢灼宁:“......”

她脑袋突然不怎么疼了怎么回事?

夏橘见她不太乐意,立刻慌张地退后两步。

“你这是做什么?”谢灼宁瞧向她。

“我,身上,臭。”

刷马桶免不得沾染些味道,虽然她来前已经在河里洗过好几遍了,可想到春桃的话,到底不敢离自家**太近。

谢灼宁哭笑不得,“你身上没味道,过来给我按按脑袋吧。”

松了口气,夏橘走到她身后,给她按揉起来。

还别说,技术是不错,按得人昏昏欲睡的。

谢灼宁刚要睡着,触手却一片冰凉。

她蓦地睁开眼,看着夏橘的衣摆,“怎么是湿的?”

“昨夜,下雨。”夏橘老实交代。

昨夜下雨......

也就是说,这傻丫头就在门外站了一晚上,只为了看她是否安好?

谢灼宁心口发涩,好半晌才开口,“抱歉。”

抱歉一直对她的真心付出视而不见,也抱歉上一世连累她一起赴死。

“**,求您,不要,赶我走!”夏橘听到这话,还以为自家**说抱歉是又要把她给撵出去,着急得结巴都差点治好了。

“不赶你走。”谢灼宁牵过夏橘的手,摩挲着她手掌心的老茧跟伤口,“以后你就留在我身边,只要你不离开,我永远不会赶你离开。”

夏橘郑重地道:“永远,不离开!”

只要能留在**身边,叫她死了也愿意,又怎么舍得离开?

谢灼宁叫人送来朝食,压着夏橘陪她一并用过,便将院儿里的人全都叫了过来。

“春桃被调去外院了,院里总要有人主持日常事务......”

风华阁上上下下伺候的有二十几人,还不算粗使婆子跟修剪花枝的园丁。

谢灼宁目光一一掠过众人的脸,点了四人出来,“紫苏,茯苓,半夏,银翘,日后你们四人便是风华阁的大丫鬟了。紫苏,你年纪大些,也稳重些,日后便负责院内的大小事宜吧。”

她们四人本是三等丫鬟,论资排辈也轮不到她们,没想到大**竟直接钦点。

几人受宠若惊,连忙上前跪地谢恩,“谢大**提拔!”

有二等丫鬟不服气,“**,这不公平!”

按理,一等丫鬟没了,要么老夫人跟大夫人那边拨人过来,要么也该从院里的二等丫鬟中擢升才是!

谢灼宁冷笑一声。

公平?

镇阳侯府被抄家的时候,茯苓她们四人宁死也不肯离开,那会儿其他人在哪儿呢?

怕是早就偷拿着府里的财宝逃之夭夭了!

她勾起唇角,“那这样吧,我先把你们几个二等丫鬟降为三等丫鬟,再将她们四个提拔为二等丫鬟。那她们从二等丫鬟晋升一等丫鬟,是不是就名正言顺了?”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我把战王夫君,卖给了他的白月光

    1我把战王夫君,卖给了他的白月光

    发癫大小姐| 古代言情

    作为赫赫有名的军医,隐世家族古武世家里最年轻的掌门人,被妹妹一朝陷害,与敌人同归于尽了。再睁眼,她穿越到了一个架空朝代。好消息是她还没死,坏消息是,原主是一个作天作地的小作精!麻了!面对原主惹下了一件件破事,想想就头疼。还好她有逆天医疗系统,还时不时爆个金手指,读心术,兽语,瞬间移动……哈哈哈哈哈哈...

  • 2 被挖药眼后,我做女剑君

    2被挖药眼后,我做女剑君

    懒月| 短篇言情

    灵药峰的真明珠回宗门当日。我这颗假鱼目少峰主终于被判了死刑。只因桑明珠资质平庸,爹娘便挖了我的天生药眼,强安在她身上。峰内弟子暗地挖苦:「明珠师妹都回来了,桑怀姜怎么还赖在峰内不走?」日思夜盼的大师兄见到我第一句:「怀姜,你不该同她争。」可就在走投无路时,剑锋峰主却问我:「你可愿随我习剑?」我笔直跪...

  • 3 开局被贬基层,他靠气运平步青云

    3开局被贬基层,他靠气运平步青云

    鲲鱼化鹏| 都市生活

    “这是我家,我的东西有权利放在这!”柳小媚摔门而去。路飞气呼呼地坐在沙发上,暗下决心一定要拿到狗男女的证据。第二天,路飞刚在办公室里忙完了一个稿件。马悦悦打来电话...

  • 4 毒士:仅凭一计,轻松拿捏当代女帝

    4毒士:仅凭一计,轻松拿捏当代女帝

    星星子| 穿越重生

    他穿越了,开局对着自己亲生父亲骂了一句老逼登……完蛋!眼下的大乾,内有奸佞当道,藩王割据,外有匈奴虎视眈眈!女帝下达求贤诏,张贴皇榜,广召天下英才,渴求强国之策!为了苟命,他毛遂自荐给女帝当毒士!且看他如何一步步取得女帝欢心,以一己之力,救下濒危国家!

  • 5 季泽川傅雪安宁

    5季泽川傅雪安宁

    佚名| 现代言情

    我呆呆的看着电视里季泽川在短暂的沉默过后,淡声说道:「嗯。」主持人眼里有些八卦,但傅雪看向季泽川的眼里,满是雀跃和爱意。我慌乱的低下头,眼泪却不受控制的往下掉。光脑的屏幕落满了泪水,屏幕上的字体模糊不清。可奇怪的是,上面那些网友的评论,我却看得一清二楚。

  • 6 我在娱乐圈给真千金做武打替身

    6我在娱乐圈给真千金做武打替身

    在溪上| 现代言情

    我是个野种,我妈临死前把我送到山上学武术。突然有一天,亲爹拿着一摞钞票砸到我脸上。同父异母的妹妹讥笑道。「姐姐,你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吧?」「只要你乖乖给我做武打替身,我就大发慈悲赏你一口饭吃。」我把钱揣进怀里,恭顺地像一条狗。时隔多日,我用脚尖挑起妹妹的下巴「你和咱爸之间只能活一个,妹妹,我心善...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