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月浦云章节目录 《师尊曾是魔君旧爱》全文阅读

师尊曾是魔君旧爱

更新时间:

三界有言,君主无情,天下与私情不可皆有。她是大魔头铜月,天赋奇骨,万年难遇的天才,修炼仅百年魔界便无对手,顺理成章登上魔君宝座,威震四方,却仍逃不过情之一字。为三界和平她舍了爱人,弃了名誉,却仍遭到暗算,亲友背叛,仙道杀入,魔界四分五裂。在人界轮回万年睁眼,重新降生在魔界,一转眼,殿内再一次血流成河...

《师尊曾是魔君旧爱》精彩内容

主角叫铜月浦云的书名叫《师尊曾是魔君旧爱》,它的作者是静思人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奇缘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三界有言,君主无情,天下与私情不可皆有。她是大魔头铜月,天赋奇骨,万年难遇的天才,修炼仅百年魔界便无对手,顺理成章登上魔君宝座,威震四方,却仍逃不过情之一字。为三界和平她舍了爱人,弃了名誉,却仍遭到暗算,亲友背叛,仙道杀入,魔界四分五裂。在人界轮回万年睁眼,重新降生在魔界,一转眼,殿内再一次血流成河......

泯星神君不杀她,只是时机未到,他若是那弑杀之人,当初在魔君殿便会对她动手,何必等到现在。

她是这么说服自己的。

那日魔君殿内,他杀人的手段,她已经见识过,一招致命,下手无情,至少她那些旧部死时没有痛苦,战场之上能让敌人死的痛快些,何尝不是一种慈悲。

所以当他那宽大的手掌覆在她后背,将真气输送至她体内,助她调理经脉之这一举动,着实把铜月吓得不轻。

仙魔两道本就水火不容,两人气息相通之后真气相融,一个不小心走火入魔不说,再者她的真气于修仙之人而言乃是至毒。

她不过是想取暖,而这人是不要命了!

想将他推开,怎奈这么一副小身板,根本推不动一个成年男子的双臂。

正要用力之时,面前的胸膛猛的一顿,伴着咳嗽声,眼角余光瞥到身旁冰面上似有一抹红色。

他受伤了?

这么一想吓得铜月不敢妄动。

“怎么,怕什么?”

怕什么?铜月双睫微颤,他自己不把自己当回事,难道还指望别人珍惜吗。

如此,他既让她受着,那她便受着就是了。

“才没有怕!”她嘟着嘴辩驳。

一句话让怀中小人老实下来,只是似乎颇有不满,他心中稍定使仙气化作细丝,自她背部的伤口处缓缓淌入她的心脉,顺着全身血脉流转,一点点解开穴位的死结。

治疗过程繁琐且无聊,又是软玉温香满怀,铜月很快进入梦境。

“铜月。”

她似听到有人在唤她,拨开云雾向前,仿佛重新回到魔君殿,与浦云初次见面的那日:

魔君殿内,巨大的高台之上,她身着赤红色纱衣坐在漆黑的王座上,小臂上的银色护腕一挥,金黄色的眼眸向台下一扫,眼间尽是不可一世的傲气。

台下站着一片乌压压的魔将,有的翘首弄姿,有的肃穆而立,有的目瞪口呆,有的怒火中烧,神态各异。

大厅中央唯有一人与四周格格不入,他身穿一袭白衣傲然挺立。

那人将她的视线全部抓了过去,他的双手被缚仙绳捆着,嘴边还残留着被殴打而出的血迹。

却仍然昂首双目铮铮的向她看来,眼中不见一丝屈服。

“小子!见到魔君还不跪拜!”

他身后的魔将大吼着上前,一脚踹在其膝盖处,逼得他单膝跪地。

那魔将笑的狰狞,抬脚便又要向他腰部踹去。

铜月的身子向前微倾,立即出声阻止:“无妨,修仙之人难免有些风骨,松开他罢。”

魔将不情愿的后退一步,抬手将缚仙绳收回。

“太远了,看不清。”

她微微一叹,手指一勾,使出移形换影之术。

瞬间,浦云便来到王座之下,两人四目相对时,浦云眉头一跳,在惊诧她会使仙术之余,更是被她的容颜惊到。

一双红唇宛如新月,肤色如玉,并非如传言中的那般,凶神恶煞,丑陋如牛。

魔界至尊近在咫尺,他那双漆黑的眸子依旧不见半分波澜。

铜月嘴角一弯,伸手捏住浦云的下巴,往上一挑,俯身再度向下靠近,距离近到连彼此的呼吸声都能听到。

她的声音极淡,压迫感十足:“确有几分容貌,本尊收下了。”

浦云眉间一蹙,从袖中甩出匕首,眼看那锋利到晃眼的刀刃就要划过铜月的脖颈,却停在她的肌肤之上,无法再移动分毫。

铜月坐在王座上稳如泰山,眉间一挑,忽笑道:“确有几分骨气,叫什么名字?”

“我定取你性命。”浦云不答反冷声威胁。

铜月停在他下巴处的手指缓缓上移,抚上他的脸颊,冷声道:“当真以为,就凭你,能杀的了本尊?”

“你若不死,便是我死!”浦云咬牙,眉间嗔怒。

铜月双眸转向台下一扫,不以为意的轻声道:“本尊修行不过百年,不仅习得魔界所有法术,抽空还学了一些仙术,有一道仙术叫什么来着?甚是好玩,可算出二人之间的缘分,给众位展示一下可好?”

“好!”台下魔将们哄然大笑。

她重新看向他,那双金黄色的眼眸闪过一道微波,散发出危险且迷人的光芒。

“小仙长你可同意?”

浦云面色一黯,还没来的及反驳,手臂传来一道无形之力,他的身子随即向前倾倒。

同时铜月也低下头,两人的呼吸交织在一起,唇上是柔软温热的触感,惊得他眼眸一震,原本紧握着的匕首,叮当一声,掉落在漆黑的王座前。

铜月趁机伸出软舌,舔舐掉他嘴角的血迹,含住他的薄唇,露出轻薄的笑意。

片刻后她才将他松开,抬头视线相对,故作轻松的一笑。

下一刻她所讲述的话语,让浦云的心跳慢了足足半拍。

“我算到了小仙长,你会爱上我。”

******

含冰殿内,冷气侵鼻,他一头半黑半白的长发散落在周身,忽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抬眉望向含冰殿内一角,一双俊秀的眼像是被什么蒙盖着,黯淡无神。

寒冰覆盖的角落,一块巨大的冰石内闪着微光,千年的寒气自那破碎的光芒中溢出。

唇边的血迹还没寻到机会拭去,怀中小人在梦中笑着含糊低吟着什么,让他不经意间收紧双臂。

“你不是她。”

声音在殿内空然回响,低沉且无力,只有万般寂寥。

待铜月自梦中醒来,她已回到海棠苑内。

段元稹坐在床边,见她睁眼松了一口气道:“醒来就好,师尊让我给你带句话,他说,一味的封锁体内真气,只会让你越来越虚弱,要学会调息运气,让真气在体内不停的运转消耗,还让我日后教你学习术法,这样可以加快真气的消耗。”

铜月怔了好久才反应过来,起身问:“天尊呢?天尊在何处?”

段元稹自是没想到三年来,她第一次开口讲话,是询问浦云的下落,第二次竟是问师尊的下落。

不由得在心中骂道,这没良心的小妮子。

他的脸上反之露出宠溺一笑:“师尊闭关去了,如今就算是去泯星殿,也见不到他。”

听这话,定然是神君的态度:相见不如不见。

铜月望向门外有些担忧,闭关养伤罢了,好歹也是位有名号的神君,不至于这么容易丧命。

此后整整十年间,她都没再见过泯星神君,别说去泯星殿,就连再一次踏出海棠苑大门的机会都没有。

那晚受伤后,段元稹盯得紧,几乎是要住在海棠苑的程度,愣是没能让她寻得偷跑的时机。

反从他嘴里得知,那晚将她刺伤的女子正是慈凌神君的弟子南宫韶,同行的男子乃揽镜神君弟子简昭。

两人幽会之事也因她受伤而被查出,在岛上闹的沸沸扬扬,究其根本还是因双方师尊不和。

说到慈凌和揽镜的宿怨,又不得不提起无上神尊,传闻当年无上神尊有心撮合二人。

然而慈凌根本没看上揽镜,甚至十分厌恶她,曾当众羞辱揽镜是个无情无义之人。

这些传言成了十年来段元稹与铜月茶余饭后的谈资,两人关系还因此亲近不少。

这日,段元稹提着一个篮子走进来,院子里的海棠花开的还是如往常一样盛极。

放眼望去尽是一片雪白未见人影,他在屋内寻了半响,依旧没看着人。

最后提着篮子站在院中,逆光看向屋顶,果不其然,屋檐边上搭着一雪白的衣摆。

“小师妹!”

听到他的呼唤,正躺在屋顶晒太阳的铜月动了动手指,盖在脸上的书卷滑落,刺眼的阳光令她清醒过来。

闭着眼,摸到剑柄,将剑抽出,一跃而下。

她手握书卷,另一手提剑,自屋顶飞下。

段元稹周身忽起一阵狂风,片片花瓣在空中化作利刃,直冲她扑来。

手中的剑在铜月的挥动下只剩残影,精准的将花瓣劈开,步伐轻盈像是翩翩飞舞的蝴蝶。

一双红眸宛如恶鬼,自花海中破出,段元稹出手反击未及,那柄十年来铜月从未离手的剑已横在他颈旁。

面前的少女比他矮一头有余,目光凌厉,气势逼人,没有掺杂半分稚气。

段元稹识相的举起篮子递到她面前:“我给你带了人界的点心,还有时下最受欢迎的首饰,你看看。”

铜月不语,只将剑锋再次逼近。

段元稹抬手用双指捏住她的剑,挪开一寸。

“几日不见,你这剑法越发的出神入化,既然对点心和首饰不感兴趣,那你倒是说说想要什么。”

“浦云的事打听的如何了?”

段元稹嘴角一撇:“我说过,百年前仙魔大战死了不少人,如今整座岛上没有人认识浦云上仙。”

“那便带我去慈凌天尊的书房!”

“不行!”

“废物!”

“哎!你这个没良心的小兔崽子!”

铜月将剑收起,转身走进屋内,懒得再理会身后骂骂咧咧的段元稹。

十年了,她渐渐的学会轮转体内真气,此法令她功力大增,总算达到可自保的程度。

恰逢这几日段元稹总往人界跑,本想着逃跑的机会来了,这货在每次离开时设下三重结界,再加上仙童日夜守在院外,本不欲打草惊蛇的她,反落得固步自封的境地。

她将剑放到桌上,为自己斟了一盏茶,心中有些着急,脸上未显露半分。

段元稹跟着她进屋,一声轻叹:“我是没什么可教你的了,师尊这几日便会出关,你不是一直念叨着要见他老人家吗?很快就可以让他亲自指导你。”

玉盏停在半空,茶水荡起微波,铜月愣了半晌后抬眸问:“天尊他的伤好些了吗?”

“伤?这天底下哪还有人能伤到师尊?”

段元稹将篮子放在案上,也倒了一盏茶,自顾自的开始讲。

“你是不知,自那大魔头铜月死后,魔界分崩离析内斗不断,毒火撩天,众仙避之不及。此时,师尊凭空现世,持剑独闯,镇压各处魔将,从那血海波涛中走出,他们都说师尊乃无上神尊转世。”

铜月嗤笑一声,打断他的话:“无上神尊可不会这么莽,他只会利用别人,绝不亲自下场。”

闻言段元稹眼珠子立时一转,不露声色的看向她,笑问:“瞧你这话说的,似很了解无上神尊?”

见他如此反应,铜月心中咯噔一下。

“怎会,我从书上看到无上神尊手下弟子众多,想来不必事事躬亲。”

段元稹视线仍旧凝在她身上许久,见她一脸轻松不像是装的,这才挪开。

虽说是他看着长大,但铜月的一些话总觉着疏离,若说她本性凉薄,倒也不至于,更像是小小身躯内另有一人,偶然间还能探得那人的孤傲。

他不敢多想,转身离开,脚刚迈出大门,又转头叮嘱:“马上就是开剑大会的日子,在外的仙人都会回到岛上,你且老实待在屋内几日,不要乱跑。”

“好,知道了。”

听得铜月那漫不经心的声音,他才略松一口气。

走出海棠苑,将结界加固后,他抬头看向守在不远处的蓝袍小仙童道:“将她这几年看过的书抄录一份单子给我。”

“好。”仙童抬头瞅了眼结界,提醒他:“这结界已经困不住她了。”

段元稹双手握拳,露出不同往日那般十分凝重的神色:“知道了。”

屋内铜月的嘴角扬起,她如今法力虽不及当年十一,也能同段元稹打的有来有往。

这院外到屋内的距离,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出她的耳朵,段元稹同仙童的对话,自是听的一丝不漏。

几年相处下来,饶是自己装的再好,也免不了让他怀疑。

咔咔!

手中玉盏应声而裂,铜月垂眸将手中碎片放在桌上,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般,举起手中还未看完的书卷,继续看起来。

少倾,待整个海棠苑重新静下来,花瓣铺满地,无风。

院内安静的不像话,铜月的脚踏在上面,就像是踩在毛毯上,没有声响。

她握着剑来到结界处,抬手正要运气。

“你这是下定决心要离开蓬莱吗?”仙童稚嫩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她将手放下回头问:“怎么?莫非你不想我离开?刚刚你同段元稹讲的那些话,不就是说给我听的吗?”

近几年仙童的态度越发的难以琢磨,唯有一点没变的是,他似乎越来越讨厌自己了。

“怎会,我当然是希望你能离开,若你能做到,我便帮你。”

“抱歉,我做不到,这里不是我的归处,亦不是我的绝处,我也想尽快离开,但还有未尽之事。”

说着她运气准备破开结界。

身后仙童抢先一步,袖子一挥,围绕在海棠苑四周的结界如泡泡破裂消失在空中。

仙童缓步来到她身边又道:“从这里一直往前走,然后拐入东南方向的小路,那里的尽头是一座白色的书阁,想必能寻到你要的东西。”

铜月轻笑:“有时我真不明白,你到底想做什么?”

仙童也抬头望向她,煞白的小脸,古板的笑容,如背书般的声音。

“我只想让你,离开蓬莱。”

铜月愣了一下,眉心微微动了动,随后伸了个懒腰,大步流星的离开。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官路红尘

    1官路红尘

    争渡| 官场职场

    身为秘书的宋思铭因为上司被双规,陷入人生的至暗时刻,但他丝毫不慌,靠着超人的智商和情商逆势而行,一个个红颜知己相伴,随他一起青云直上!

  • 2 修宇不语林修宇

    2修宇不语林修宇

    白桑| 都市生活

    我死后第一天,妻子便和初恋男友约会。我曾对她说过,“我若是死了,下辈子,一定不会再爱你。”但她却一脸不屑回道:“求之不得,但都说祸害一万年。”后来如她所愿我死了,可她抱着我的骨灰盅喃喃道:“还在生气呢?”

  • 3 手撕恶毒后妈

    3手撕恶毒后妈

    旺旺仙贝| 短篇言情

    十八岁时,我踏上前往高考考场的道路却遭遇了一场意外的车祸,幸运的是我保住了一条性命,但却因此再也听不见声音,确诊耳聋三年后,我突然恢复了听力,兴高采烈地等着与家人一同分享这份喜悦,后妈回来时像往常一样抱了抱我,面带微笑的用手语比划着“我爱你”,但转过头去我却分明听到她在和弟弟说“这聋子怎么还不去死。...

  • 4 重生嫡女:六皇子我以山河为聘

    4重生嫡女:六皇子我以山河为聘

    橙橙清甜| 古代言情

    将近亥时,天色漆黑,长安城大街上早已静谧无人,偶尔的几声狗叫撕扯着平静这夜,许多人各怀心思,谋划着自己的事沈家祠堂内,两支蜡烛摇曳着火花,像是在拼命发着光可这两点星光于这漆黑之夜并未有多大意义,只是照着那方寸之地方寸之内,沈若凝面色从容,闭着眼睛琢磨事情祠堂不大,除一个上了锁的大门外,西边墙上还有一...

  • 5 再见江羿

    5再见江羿

    苏泽| 都市生活

    我被虐杀分尸时,妻子正在为白月光买礼物。当她接到我绝望的求救电话时,冷冷地打断我说:“你又想搞什么花样?离我远点!就算你要死了也别来找我!”...

  • 6 白月光她不干了!

    6白月光她不干了!

    佚名| 现代言情

    慕若昏昏沉沉的坐在沙发上,听着眼前陌生的男人喋喋不休的讲话:“若若,你别伤心,北辰和那个女人只是玩玩儿而已,他的白月光一直是你。”“你没有看出来那个女人的五官和你有点相似?”男人压低了声音,“我偷偷打听了一下,她为了留住北辰,按着你的五官脸型去做了整形,现在的她和读大学时候长得完全不一样。”慕若一直...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