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知相忆深枝赵荧枝张玄止by她与花在线阅读

始知相忆深枝

更新时间:

都说青梅干不过竹马,上高中前赵荧枝嗤之以鼻,上高中后她深信不疑。史铁生说过,记忆是一个牢笼,而印象是牢笼以外的天空。在赵荧枝印象里,张玄止明媚,灿烂,眉眼胜画。赵荧枝总说自己是小青梅,一来是自己喜欢吃青梅味的糖,二来是别人总拿青梅竹马这个词来评价她和张玄止。张玄止愿意教她数学,是他把赵荧枝从数学阴霾...

《始知相忆深枝》精彩内容

小说主人公是赵荧枝张玄止的小说叫《始知相忆深枝》,是作者她与花最新写的一本青春校园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都说青梅干不过竹马,上高中前赵荧枝嗤之以鼻,上高中后她深信不疑。史铁生说过,记忆是一个牢笼,而印象是牢笼以外的天空。在赵荧枝印象里,张玄止明媚,灿烂,眉眼胜画。赵荧枝总说自己是小青梅,一来是自己喜欢吃青梅味的糖,二来是别人总拿青梅竹马这个词来评价她和张玄止。张玄止愿意教她数学,是他把赵荧枝从数学阴霾......

月色正浓,淡淡的月色从窗户外流进来,给宿舍加了一层清淡、幽雅的滤镜。

关了灯的学生宿舍,此刻躺在床上的人小声嘀咕地聊着八卦。每个人都没睡着,专心地听着舍友聊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往事。

突然有人说了一句:

“荧荧,我们都讲了,该你啦。”

睡在赵荧枝对面的林容眨了眨眼,嘻笑地看着她。赵荧枝顿了顿,声音清婉:

“我知道你们想听,但你们先别听,我突然头晕目眩,恶心想…”

话音中途就停了,聊得起劲的舍友们兴趣正浓,哪能依她?一个个坐起来“怒目斜视”她,赵荧枝张口欲言,无奈地想到过去。

赵荧枝把封久多年的记忆从脑海里解封,那些年的回忆便像潮水般的向她涌来。

依稀记得,她和张玄止认识那年,是在小学。那时的学校环境不如现在好,师资也没多优秀,语文老师兼并班主任。

班主任是个中等身高的中年男人,身体微胖,看起来一副和蔼可亲的模样。

刚上小学的赵莹枝还小,脸蛋还没有完全长开。记忆力也不好,还不爱学习,不懂得好好学习的真正含义。

小荧枝天性开朗爱笑,有时在生人面前却又和她的天性截然不同。长大后的赵荧枝都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开朗还是内向。

就,很矛盾。

和张玄止的第一次邂逅是在三年级。那时已经在学着乘除法,赵荧枝最讨厌的就是数学了。

当时的数学老师很严厉,把做不出来的那批人轮流叫到黑板上解题,解不出来下一批还是那些人。

赵荧枝手慌脚乱地翻找答案,因为紧张,小姑娘额头上已经出现细汗了。她双手合十,乞讨着自己能不被选上。

选中了那就完蛋了。

同桌是一个挺可爱的女生,此时也正和赵荧枝在翻找答案。

随时会被叫到的感觉比叫到本身可怕多了。

“谁低下头我就喊谁。”数学老师面无表情的说道。

赵荧枝和同桌一个激灵,立马坐直身体抬起头来。

数学老师按着座位点人了,此时教室安静的可怕,所有人听得心惊。赵荧枝悄悄给好朋友传了个纸条过去,纸条还没回,她已经被选为幸运儿了。

赵荧枝皱眉,抬眸看那道数学题。唉!心有余而力不足。

“点到名字的快点上来!”数学老师催促道。

好在赵荧枝人缘不错,有人偷偷递了张小纸条给她。赵荧枝如获大赦,潇洒的写下了答案便扬长而去。

回到座位,赵荧枝正想着滴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时,眼见老师在她的答案上画了一个大大的差。

赵荧枝怔住,叹了口气。

数学老师有点生气“赵荧枝你怎么回事,答案和题目严重偏离,你上课没听是吗!”

赵荧枝愁眉苦脸,小声咕哝:“唉!骂吧骂吧,反正我左耳进右耳出。”

少了朋友的帮忙,赵荧枝只能靠自己了,靠自己找答案了。

下一轮还得自己上,赵荧枝觉得生活没意义了。她有点慌,得叫妈妈给自己买一本《人间值得》才行。

是日天空的颜色都变得凝重起来,没有一丝风,闷热异常。

赵荧枝今天总算逃过一劫,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下。每天被数学打的节节败退,真是欲火中烧。

悬着的心肯定会在某一天被吊死。

赵荧枝思绪绵绵,觉得每天这样好累的。要不找个数学好点的同学教一下自己?她一下子想到了张玄止。

在赵荧枝眼里,他数学很好,是出类拔萃的好学生。

这个想法一直在赵荧枝脑海里挥之不去,赵荧枝有种束手无策的感觉。

放学了,天色将晚,总算有股微风吹来。

赵荧枝满脸愁容的回了家,妈妈还没下班,哥哥宋言要小升初了,可没空管她。

赵荧枝无聊的在客厅里转来转去,冰箱里就那些东西,赵荧枝无聊的总想去打开看看。

这是她打开冰箱的第六次,她决定拿那半个西瓜挖着吃。

白嫩纤细的小手撕开了西瓜表面的保鲜膜,抱着西瓜回了房间。

吃到西瓜心情好了不少,这时听见客厅的声响,应该是妈妈回来了。

“荧荧,在里面干什么呀?出来帮帮忙。”

听见声音,赵荧枝抱着西瓜走了出去。“我爸呢?”赵荧枝疑惑地问道。

“整天就知道找你爸,也不说找找我。”宋女士满脸醋意道。

“嘿嘿,妈”赵荧枝俏皮地问她。

“唉,怎么了?”宋女士笑意加深。

“我爸呢?”还是问父亲。

宋女士立马收回笑容道“出差去了!”

“哦…”赵荧枝故意气她,此时笑意压不住。

“在笑把你扔出去!”宋女士故意吓她。话音刚落,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宋女士走了过去开门。

敲门的是一位女士,宋女士看着她,好像在哪里见过。

女人笑意盈盈地和她打招呼,她是今天刚搬过来的邻居,就住对面。宋女士恍然大悟,两人年纪相仿,没两句就聊起来了。

宋女士在邻居临走前手中都被塞满了东西,宋女士过意不去,便请那家人过来吃饭。

正好买了好多菜,宋女士的手艺那是杠杠的。邻居盛情难却,便应下。

赵荧枝看着宋女士那高兴模样,忍不住问:“有那么高兴吗?”

“她是我一个很近的老乡。”宋女士扬唇笑着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和老乡聊天总会有一股莫名的亲切感。

赵荧枝笑了笑,便低头择菜。

不一会儿,赵荧枝刚想打开电视,宋女士便急忙忙的叫她去买酱油,赵荧枝撇嘴,不情不愿的去了。

商店门口,赵荧枝步履轻捷地走了进去。从门口里出来一个叔叔,看到赵荧枝那一瞬,愣了一下。

赵荧枝从气质来看觉得这位叔叔肯定是当官的,年轻时一定是个才华横溢的翩翩少年。但是为什么看她的眼神怪怪的?

“是因为我太可爱了吗?”赵荧枝憨笑着想。

赵荧枝哼着歌连蹦带跳的去拿酱油,随后大步流星的去付钱。手伸进口袋正要拿钱,发现空空如也。

赵荧枝蓦地怔住,掉了!赵荧枝默然无语。

真是无语妈妈给无语开门无语到家了!今天真是倒霉透顶。

她和收银员打了声招呼,说回家拿钱。眼见那个叔叔怎么又进来了?

“小朋友。”叔叔喊她,手里拿着20块钱。

“啊?”赵荧枝疑惑的看着他。看他手里的20块钱,便问:“是你捡到了我的钱?”

叔叔淡淡勾唇,点了点头。

赵荧枝冲着他甜甜一笑,拱手一礼道:“谢谢叔叔,您好人有好报。”

男人看着她,待她付了钱,出门口时便忍不住问:“你妈妈是不是叫赵荧佳?”

赵荧枝惊讶道“是呀,叔叔你是我妈妈的朋友吗?”

男人讪笑,难怪有故人之姿原来是故人之子。他摇了摇头说不是。

怅然若失!赵荧枝从他眼里读出了怅然若失。

赵荧枝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不知如何是好,脚步也变得踌躇起来。

叔叔问了她几个平常问题,便说有急事走了。赵荧枝没空多想,赶紧拿着酱油跑回了家。

一一一

回到家不到两刻钟邻居便带着儿子一起过来了。宋女士连忙去开门,累趴了的赵荧枝被迫营业,开始了她的假笑,准备敷衍一下过去就行了。

女孩笑容很甜,即使是假笑让人见了也分外喜欢。赵荧枝抬眸看客人,不由得惊讶,是张玄止!

张玄止很有礼貌地向宋女士问好,他的声音还带有一些稚嫩。

但他长的很好,在其他小孩脸蛋还没长开的时候他的容貌早已能够脱颖而出了。

区别是张玄止见到她没有惊讶,表现得很淡定。

两家的男人都正好出差去了,所以这一餐便只有小孩子和两个正在高谈阔论的大人。

在小孩中最大的就是宋言,为了照顾到张玄止,他时不时地往张玄止碗中加菜。吃饭过程中便知道张玄止很有礼貌。

赵荧枝突然犹犹豫豫的和宋言说:“哥哥,我有个不情之请…”赵荧枝看着他,眼眸里闪烁着星光。

“说说看。”宋言暼了她一眼道。

“我那青梅味的糖吃完了,你知道的,没了那个糖我会得抑郁症的…”赵荧枝装出一副伤心欲绝,奄奄一息的样子。

“看有空我买回来吧。”宋言语气淡淡。随后抱怨:“这个月的钱都给你买糖了,小心你的牙齿!”

赵荧枝目的达到了,垂死病中惊坐起,莞尔一笑道:“你放心吧,我不会让那种情况发生的,况且,不吃糖就当不了甜甜的糖妹了,哥你懂不懂哦。”

看赵荧枝这副模样,张玄止在学校没见过,有些好笑,唇角稍微弯了弯。

此刻正在吃饭的赵荧枝此刻一个念头在她脑海里一闪而过。

如果此时和妈妈说要报一个数学班,那阿姨听了会不会让她那个聪明儿子给自己补习一下呢?

赵荧枝觉得不妥,不能这样道德绑架人家。自己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想法?

赵荧枝觉得自己是一个很坏的人,她万念俱灰,便愁眉苦脸的。

正在聊天的宋女士瞥了一眼赵荧枝,微皱起眉道:“荧荧,你怎么了?是饭菜不合胃口吗?”

宋女士挺担心的。

赵荧枝重重地叹了口气,声音丧气:“说了你也不懂…”她噘着嘴说。

“她是害怕数学。”张玄止悠悠道。

一字一句,都沉痛的落在赵荧枝心里。她震惊的看着张玄止。

“你怎么知道?”赵荧枝怀疑张玄止有读心术!

放学两人回家的路都是一样的,张玄止走在她后面,也听她抱怨了一路数学和那个吓人至极的数学老师。

连路过的狗都逃不了要被她说两句,张玄止暗自惊诧,这人也太能说了。

接下来,便是两位大人来给赵荧枝做心理工作了。陈姨道:“唉!这有什么,张玄止数学好啊,你们两个都在一个班,我叫他教你好不好?”

陈姨笑呵呵的说她是傻孩子。

赵荧枝觉得自己才疏学浅的,不能强迫张玄止教她,况且自己落下的数学知识早已积重难返。

“可以,我可以教她”张玄止竟然很爽快的答应了!

他淡淡笑了一下,红唇白齿,嘴角还有个小梨窝。

赵荧枝抬眸看了他一眼,这是他们的第一次交集。

赵荧枝至今想起来,才发现当年张玄止只是单纯的完成任务才和她接触的。

赵荧枝忍不住想:张玄止,你闯进我的生活,只是为了给我上一课吗?

史铁生说过,记忆是一个牢笼,而印象是牢笼以外的天空。在赵荧枝的印象里,张玄止明朗,灿烂,眉眼胜画。

那时的赵荧枝明媚,开朗,但也天真。自从张玄止说过要教她的时候,一有问题赵荧枝便去找张玄止。

刚开始还不好意思,觉得不能老是烦人家。最后经过慢慢相处,赵荧枝便彻底放开,一点小事儿就喊他。

上学放学的路他们一起走,无论春夏秋冬,都如影随形的。

年纪小的赵荧枝不懂得“喜欢”这个词的真正涵义,却发现自己对张玄止的情感与别人不同。

在别人的视角来看,两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赵荧枝总说自己是小青梅,一来是自己也喜欢吃青梅味的糖,二来是青梅竹马这个词别人很喜欢用来评价她和张玄止。

一一一

“小青梅。”张玄止声音慵懒的喊她。

赵荧枝见势不妙赶紧逃!刚迈出半步衣领就被张玄止拉住了。张玄止用力把她拉了回来。

赵荧枝身体一轻,被张玄止拉到了怀里。赵荧枝脸热热的。

张玄止力气用大了,把人拉过了头,此时两人都挺尴尬的。张玄止双手握住她的肩膀,把她往后推了推。

“跑什么?”张玄止一脸无奈的说。

被张玄止刚刚那一抱,此刻赵荧枝有点呆呆的。张玄止见她没说话,黑眸注视着她。

“我,我…”赵荧枝窘得满脸通红,说话都有些结结巴巴的。

“都要小升初了,还想不想和我考一个学校?”这三年来张玄止带着她从班级20带到了班级第二。

赵荧枝当时信誓旦旦的说要和张玄止考最好的初中,当时看张玄止没怎么在意她说的话,没想到如今还记得。

张玄止这么照顾赵荧枝,有时宋言都要调侃说他和张玄止到底哪一个是亲哥。

张玄止哼笑着看她。

赵荧枝莞尔道:“想呀,我做梦都想。”她还想和张玄止一个班呢,但她没说。

张玄止似笑末笑,声音温和:“那你怎么还不去复习?”

赵荧枝撇了撇嘴,但眼里仍有星光,她像是要讲什么八卦似的语气道:“你过来我悄悄告诉你。”

赵荧枝笑嘻嘻的看着他。

张玄止半垂着眼,淡淡道:“不过,男女授受不亲。”

赵荧枝切了声,便一副勉为其难才和他分享秘密的模样道:“小卖部有青梅味的糖卖啦!”

13岁的赵荧枝很好骗,一个青梅味的糖就能收买。这就是为什么在外面一定要有人看着赵荧枝的原因。

“没出息。”张玄止从口袋里拿出两个糖,为了她的学业,张玄止显然是有备而来。

“哇!你居然帮我买啦,你太好啦。小女一定会滴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赵荧枝眉眼弯弯,拱手一礼道。

张玄止嘴角微扬,便拉着她去复习。

其实张玄止的糖不是在小卖部买的,因为赵荧枝爱吃,所以一直都有存着一些以备不时之需。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丹帝霸天龙尘

    1丹帝霸天龙尘

    平凡魔术师| 穿越重生

    是丹帝重生?是融合灵魂?被盗走灵根、灵血、灵骨的三无少年——龙尘,凭借着记忆中的炼丹神术,修行神秘功法九星霸体诀,拨开重重迷雾,解开惊天之局。

  • 2 花魁重生后,死死抱紧皇家大腿

    2花魁重生后,死死抱紧皇家大腿

    由鹿| 古代言情

    “仙儿姑娘要给人做妾了!”……七月处暑,天空微亮,闷热蔓延在整个繁楼,似笼罩着一层细腻的纱般,憋的人进不去出不来,邪风忽地擒着热意袭来,连着湖水也荡漾不已。身着妆花衫的洛锦意呆呆坐在石头垒的桥上,白皙如玉的脸颊呆滞无助,杏眸通红,耳边响起了病逝祖父常对她说的话。“咱家虽是败落了,却也不能屈了自己,与...

  • 3 被偷听心声后,我带领全家力挽狂澜

    3被偷听心声后,我带领全家力挽狂澜

    呀土豆| 穿越重生

    熬夜看小说的我猝死了。再睁眼,却重生成了一名不受宠的皇子。我的父亲,当今大晋武皇,残暴弑杀,滥杀群臣,引发天下暴怒。我的母亲,母仪天下的皇后,却冷漠无情,视自己的亲生儿子为草芥,最终惨死在武皇手中。而我同父异母的亲哥哥。外人看来温文儒雅、天之骄子,背地里却阴暗疯狂,整日想着怎么谋害我,再造反夺权。而...

  • 4 瞎子姐姐和哑巴的我

    4瞎子姐姐和哑巴的我

    橙亿| 短篇言情

    我用轮椅推着舅妈去医院看病。医生用惊恐的眼神看着我们。飞快拨打了110报警。“警察同志,有个疯子......杀了人。”而我笑着给轮椅上的舅妈擦了擦脸上的血污。杀人?我只是把她从坟里挖出来了而已。

  • 5 重生九零,傲娇老公来追妻

    5重生九零,傲娇老公来追妻

    砚喜| 现代言情

    上一世,我满心欢喜嫁给傅舟钊。他性子冷淡,我只当他生性使然。纵被婆母百般刁难我也隐忍不发,为他生儿育女,敬他爱他。直到临死之际,我发现他和初恋六十载都不曾断过的书信才恍然。他从未放下过她。再睁眼回到从前,我选择放手成全。他却抓着我的手腕,猩红了眼。“虞若颖,是你说要陪我走一辈子的,你怎么能食言!”

  • 6 陪便宜乖孙去冥界找对象

    6陪便宜乖孙去冥界找对象

    仙仙| 现代言情

    我是一个孤魂野鬼。每年清明节看着身旁的老兄弟被一堆小辈围着。各种许愿清单接踵而至。什么英语四六级,高考上清北,找到一米八五黑皮体育生。往年我都是乐得清闲,今年却来了个小孩让我帮他找女朋友。还不要普通人,要女鬼OK,闲了几百年的我答应了。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