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宓絮裴凛州》桑宓絮裴凛州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桑宓絮裴凛州

更新时间:

现在计划落空,我还被看了一晚上的笑话。严冬看不下去了,提议送我去地铁口。“抱歉,我不知道寒之会来。”严冬神色愧疚,“以前他从不参加这种聚会。”严冬说的是实话,校友会名单上也的确没有裴凛州。

《桑宓絮裴凛州》精彩内容

完整版小说《桑宓絮裴凛州》是佚名所编写的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桑宓絮裴凛州,内容主要讲述:现在计划落空,我还被看了一晚上的笑话。严冬看不下去了,提议送我去地铁口。“抱歉,我不知道寒之会来。”严冬神色愧疚,“以前他从不参加这种聚会。”严冬说的是实话,校友会名单上也的确没有裴凛州。...

我跟裴凛州最终不欢而散。

但这一次,我却没那么慌了。

裴凛州是杀伐果决,但有了林西西,他也就有了软肋。

一夜无梦,醒来时,我的手机上忽然多了几条未读信息。

是方欣桐发过来的。

上次在严冬的生日宴上,我们加了好友。

“桑宓絮,你跟冬哥真的在一起啦?”

来八卦的。

看来她也看到了那条帖子。

我只能把昨天对林西西的解释又跟方欣桐说一遍,末了嘱咐道:“还请你帮我跟同学们澄清一下。”

方欣桐人还挺和善的,马上就应下了。

但想到对严冬本人的影响,我还是挺不安的,于是拨通了他的电话。

“这就是你一大早给我打电话的原因?”严冬漫不经心的开口,没好气道问:“桑宓絮,我在你心里,就这么小气吗?”

“班委,我……”

“而且,跟南絮你传绯闻,也是我的荣幸呢。”

严冬打断我,声音跟秋日晌午里的暖阳,温润而舒适。

“我还有事,你先忙。”

我匆忙掐了线。

当然,我也并非有意搪塞严冬,算时间,今天是姑父来京港的第二天,我得去看看他。

地址在京港东区的一个普通的住宅小区。

我拎着水果抵达职工宿舍时,他同事告诉我,姑父今天上早班,已经去商业街巡逻了。

我客气的给大家递了些吃的,然后绕到街口寻人。

没走几步,姑父那断断续续的声音就传到了我的耳中,我心口一惊,快步冲了过去。

只见一位染着暗黄色头发身、抹着红唇,身着一套小香风的中年女人对着姑父指指点点。

“我们小区什么时候这么没层次了,这是招保安呢,还是引狼入室啊?”

一向老实巴交的姑父紧张地双手合在一起,一边跟女人道歉,一边结结巴巴道:“我只是……以为没人要……我……不是小偷。”

他肤色黝黑,额头上挂着汗,一双眼睛里满是窘迫。

“姑父。”

姑父闻声转过头来,见到是我,淳朴的面孔上忽然闪过一抹笑,紧接着又低下头,露出局促的模样。

姑父天生口吃。

大概是怕丢我的脸,此时他耷拉着脑袋,一副做了错事的模样。

我站在他的身前,看着中年女人道:“阿姨,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女人扬了扬下巴,傲慢道:“你是这个小偷什么人?”

一句“小偷”,引来了几个路人的围观。

“阿姨,你说我姑父是小偷,有证据吗?”喌我扫了一眼堆在女人脚边的废纸盒,严肃道。

女人大概没想到我会这么强势,伸手指着我,说:“不承认是吧,我的纸箱子放在门口好好地,他一声不吭就给捡走了,还不是偷?”

我顿时了然。

姑父老实巴交了一辈子,到哪里都只有被欺负的份,不可能做出偷鸡摸狗的事。

我朝小吃店扫了两眼,说:“阿姨,这里是商业街,你乱扔纸箱的地方归物业管理,我姑父既然在这上班,自然又义务维护街面整洁,至于你说的偷……”

我顿了顿,继续道:“阿姨,谁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偷东西?”

中年女人被我说的哑口无言,跺了跺脚,说:“他一声不吭就把纸盒拿走,不是偷吗!”

我看向姑父,耐心道:“是这样吗?”

姑父看看我,摇摇头,解释说:“跟……店员打过……招呼了。”

女人这下没话可说了。

围观的群众也看不下去了,插话道:“不就几个废纸盒吗?至于上纲上线的。”

“就是,人家保安也不容易,别斤斤计较了。”

女人越听越气,朝我们摆摆手,说:“行了行了,多大点事儿,走吧走吧!”

动作跟打发叫花子一样。

我看着姑父那不愿计较的模样,心里很不是滋味。

就因为姑父口吃,嘴不利落,她就可以在大庭广众之下把别人的自尊踩在脚底下?

我定了定神,正色道:“阿姨,既然事情已经查清楚了,你是不是还欠我们一句道歉?”

欲离开现场的女人吃惊的转过身,盯着我,说:“道什么歉?没完没了是吧?”

那跋扈劲,好像是我们故意找事。

我将姑父护在身侧,正色道:“您必须跟我姑父道歉。”

女人撸了撸袖子,刚要开口,却被一个声音打断了。

“妈,发生什么事了?”

这声音,很耳熟。

我循声看去,一眼就看到了停在路边的迈巴赫。

以及站在车前的裴凛州和林西西。

裴凛州手里拎着两瓶茅台,像极了女婿第一次登门的样子。

我忽然意识到自己为何第一眼看到姑父工作地点时会觉得眼熟了。

原来林西西也住在这。

显然,这个中年女人就是林西西的妈妈,赵红梅。

身着浅蓝色针织连衣裙的林西西踩着小黑靴走到我跟前,诧异道:“南絮姐,你们怎么会在这?”

闻声,赵红梅戒备的看了我一眼,理了理那不大合身的小香外套,说:“西西,她就是你平时经常提到的桑宓絮?”

林西西神色一滞,很快又恢复如常,说:“是啊,南絮姐平日在公司里,一直很照顾我。”

赵红梅又多看了我一眼,语气明显和善了些:“孟经理,你看我,这大水冲到龙王庙了,您别见怪。”

人家都这么说了,我要是再揪着不放,反而显得得理不饶人了。

想着姑父以后还得在这工作,我大事化小道:“都是误会,解开就好了。”

赵红梅明显松了口气,眸子瞬间从我这移到了裴凛州身上,笑着说:“西西,这位就是周总吗?”

裴凛州今天穿了一套暗纹西装,一表人才的模样,再加上那出色的五官,看得赵红梅直咧嘴笑。

也是,就裴凛州这硬件条件,想必没有几个丈母娘会不满意,更何况,他还有钱。

裴凛州也拿出了登门女婿的谦和姿态,礼貌道:“伯母好。”

他话音刚落,站在我身旁的姑父明显神色一僵,我后知后觉的抓住他的手臂,说:“我们还有事,先不打扰了。”

姑父却不愿走,一双眼睛瞪狠狠地瞪向裴凛州。

眼神里嫌恶不加掩饰,也不会掩饰。

裴凛州敏锐的察觉到了这个挑衅的眼神,微微蹙眉。

我眉心一跳,急的冷汗直冒,只能央求道:“姑父,我饿了……”

闻言,姑父如遭雷击,不甘的收回视线,心疼的看了我一眼后,神色才缓和了些。

这是我经历那件事后醒来时说的第一句话。

谁知这时林西西突然启唇道:“南絮姐,你要是不介意的话,午餐就在我家解决吧,我爸手艺很不错的。”

我一时间接不上话了。

它林家女婿登门,邀请我们算什么呢?

片刻后我想明白了,她大概就是想跟我们客套两句。

当着裴凛州的面。

但这一次,姑父却崩着一张脸道:“不必,我……烧给絮絮吃。”

态度坚决到有些僵硬。

回到职工宿舍后,姑父如他所言,用着公用的小厨房,给我烧了两菜一汤。

菜都是他跟姑姑在老家种的。

看着面前这位令我敬重的神色沧桑的中年男人,我眼圈一热,差点哭了出来。

“好男人……多的是,”他机械般的朝我碗里夹菜,“絮絮优秀,会……会有。”

我哽咽的吞下一口饭,心口弥漫着密密麻麻的疼。

几近窒息。

回去的路上,我第一时间给吴凌去了电话。

“主动联系冯文灼?”吴凌十分不解,“可他这样的大佬,会理咱们吗?”

我心绪平静:“总要试一试的。”

只有试一试,才知道,会不会有另外一种可能。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苏青珞嫁权臣

    1苏青珞嫁权臣

    有香如故| 古代言情

    前世,苏青珞是金陵首富之女,父母早逝,她不得不投奔京城外祖母家,跟表哥陆衍订下亲事。不想陆衍豢养外室,害得她一尸两命。这一世,苏青珞坚决同陆衍退婚,却被舅母逼迫嫁给无良混混。正当她不知该如何是好时,首辅陆衡之却突然提议同她假成亲。京城人皆知,陆衡之清冷矜贵,心狠手辣,不近女色,传言曾有丫鬟勾引他,当...

  • 2 钟小艾给我生四胎关你侯亮平屁事

    2钟小艾给我生四胎关你侯亮平屁事

    咖啡醉茶| 都市生活

    “我祁同伟这一生,扬言要胜天半子,这个世上没有人能审判我!”“侯亮平,你凭什么可以审判我?你配吗?”“你是否有想过,假如一切可以重来……”“我娶的老婆是钟小艾,结果会怎样?”“……”饮弹自尽的祁同伟,重生回到汉东大学向梁璐下...

  • 3 假婚成真:首辅大人的套路

    3假婚成真:首辅大人的套路

    有香如故| 古代言情

    前世,苏青珞是金陵首富之女,父母早逝,她不得不投奔京城外祖母家,跟表哥陆衍订下亲事。不想陆衍豢养外室,害得她一尸两命。这一世,苏青珞坚决同陆衍退婚,却被舅母逼迫嫁给无良混混。正当她不知该如何是好时,首辅陆衡之却突然提议同她假成亲。京城人皆知,陆衡之清冷矜贵,心狠手辣,不近女色,传言曾有丫鬟勾引他,当...

  • 4 我,通天教主,实力震四方

    4我,通天教主,实力震四方

    冥王洛风| 玄幻科幻

    在成圣前夕,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我被万人围攻,死无葬身之地,我的教会也被人端了!这肯定是上苍给我的预警,我不能坐以待毙了,我必须要主动出击。

  • 5 恐怖女人村

    5恐怖女人村

    李道长| 悬疑灵异

    “你……”他合不拢嘴的看着我。我双目炯炯的对他说道:“以前你对我说过,不屑于对—个将死之人说出你能在建国村活了三年多的秘密,而我现在回来了,是时候履行你的承诺了,我想你也知道,光靠—个人是无法离开建国村的!”“你还能把持自我?”他—副不相信的样子,慢慢后退到了门口。“那你要我如何证明自己呢?”我双手...

  • 6 跟渣男离婚后,他为我抛弃白月光

    6跟渣男离婚后,他为我抛弃白月光

    姚姚| 现代言情

    父亲早逝,母亲随后便组建了新的家庭弃我如敝屣。原生家庭的不幸让我性格孤僻,不爱和别人交流。幸得江辞待我如珍如宝,体贴入微,所有人都认为我们会是最幸福的一对。可我却对这人生中唯一的救命稻草提出了离婚,甚至打掉了和他的孩子。江辞红着眼睛,满脸不可置信的问我,「为什么?」我却反问他,「江辞,你当初为什么追...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