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铭晨周安念》小说章节目录在线试读 周安念霍铭晨小说全文

霍铭晨周安念

更新时间:

消防大队来学校宣讲,宣讲人正是她分手不久的“前男友”,她本想装作不认识,可朋友却硬生生的将她拖到操场看“帅哥”。一身深火焰蓝色,标准的板寸覆在军帽下,寸头也能如此帅气的人,霍队长是第一个。

《霍铭晨周安念》精彩内容

主角叫周安念霍铭晨的书名叫《霍铭晨周安念》,它的作者是佚名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消防大队来学校宣讲,宣讲人正是她分手不久的“前男友”,她本想装作不认识,可朋友却硬生生的将她拖到操场看“帅哥”。一身深火焰蓝色,标准的板寸覆在军帽下,寸头也能如此帅气的人,霍队长是第一个。...

周安念站在霍铭晨旁边,摸不着头脑,“你们认识啊?”

“认识,老朋友。”

霍铭晨没想过在这碰见旧识,浑然忘记了自己还是个病人,拉过周安念向她介绍眼前人:“阮庭东,他以前在我们消防队后勤部兼职过一段时间。”

男人很礼貌地起身,向周安念伸出右手,“你好,阮庭东。”

“你好,周安念。”周安念搭上阮庭东的手,轻握了一下。

阮庭东快速收手的同时,转头看向霍铭晨,嘴角扯出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笑,“想必这位周小姐就是霍哥的那位故人吧?”

听闻故人二字,霍铭晨没有犹豫,点了点,“是。”

这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听得周安念迷迷糊糊,“阮医生,要不您先给他看看吧!”

“不好意思,我被重逢的喜悦冲昏了头脑。”阮庭东的理智快速找回,抬手示意霍铭晨坐在椅子上,然后自己走过去问道:“霍哥,你哪里不舒服?”

“肩膀受了点小伤。”霍铭晨说道。

阮庭东:“你把外套脱了,我看看。”

霍铭晨听话照做,外套脱掉,衬衫也脱掉,露出伤口。

阮庭东看了眼伤口,便让护士拿来药品,给他清理伤口。

“他没事吧,阮医生?”周安念自然而然地同霍铭晨站在一起,以一种家属的姿态问道。

“伤口扎得不深,没有伤到筋骨,看着吓人,但其实没事,不用缝合,我给他清理包扎一下就好了。”

“好的,谢谢您。”周安念这一刻,才彻底放下心来。

“没事,本职所在。”阮庭东深看了周安念一眼,然后回复道。

就是这么一眼,周安念被看得有些发毛,她总觉得阮庭东在透过她在看什么人。

阮庭东一身白大褂,整个人是文质彬彬可总感觉没有年轻人该有的活力,眼里带着淡淡的忧伤,眼下他看着她,就像是在怀念什么人。

周安念心存疑惑,却也不好当面问什么。

安静的室内,阮庭东认真给霍铭晨清理着伤口,“这伤是怎么弄的?”

霍铭晨不以为意地说道:“我自己弄的。”

阮庭东摇了摇头,“哥不是冲动的人。”

周安念自然明白阮庭东话中的意思,他不信只好她解释,“是我,是我惹了不该惹的人。”

“念念,那不算人。”霍铭晨给周安念抛去一个眼神,意思是别说出人名,可周安念会错了意。

“对,季白就不应该算人。”

周安念话说出来,她就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因为阮庭东猛地怔住,手中纱布啪地一声掉在了地上。

“庭东,她有口无心,不知道你们之间的事。”

霍铭晨知道他现在说再多话都无济于事,有些往事一旦被引出,牵扯出来的情绪就是超度无法控制的。

两年过去了,阮庭东还是没有办法做到从容淡定,一听到季白这个名字,他就想杀了他。

“对不起阮医生。”周安念蹲在地上,试图扶起浑身颤抖的男人。

季白,阮庭东,霍铭晨,三人之间什么关系?为什么反应会如此激烈?周安念怀着一腔疑惑,但却没有再问。

“你不用抱歉,是我没用,没有护住她。”阮庭东的情绪在一瞬间失控,掩面痛哭。

霍铭晨见不得他这样,一把拉起他,“阮庭东你别忘了,你答应过梁笙好好活着。”

“霍哥…”阮庭东几度哽咽,“我的阿笙回不来了。”

“我没有你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强韧,也没有你那么幸运,还能等到想要等的人,我要等的人,我这辈子都等不到了…”

霍铭晨愣怔在原地,不知说什么是好,他仿佛回到了两年前。

两年前,阮庭东还是一个学生,父母早亡,家境不富裕,四处打工,有一段时间,他给他们消防队做饭挣学费。

霍铭晨见阮庭东一个人怪可怜的,有时候就贴补贴补他,那时候他也知道阮庭东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女朋友,两个人相依为命地长大,感情很好,彼此惺惺相惜。

霍铭晨之所以能注意到那个女生,是因为她和周安念长得有几分相像。

当时阮庭东和梁笙,两个人虽然穷了点,但日子过得还算幸福,两个人都有出息,考上了研究生,霍铭晨也以为一切都会往好的方向发展。

可谁都没想到,梁笙发生了意外。

第100章一壶烈酒浇灌长情

“咚咚咚…”

急诊室门外,有人在敲门,“前面的人看完病没?我女朋友肚子疼得很,能让我们先进去看病吗?”

周安念在门里,扯也扯不动瘫痪在地的大男人,无奈着眼神看着霍铭晨:“他这样还怎么给人看病?”

霍铭晨叹了一口气,走到阮庭东身边,强行将人架起来,“找个人来替你的班,我看你现在病得不轻。”

阮庭东倒挂在霍铭晨身上,步步摇晃。

向内看的人已经醒来,向外看的人仍在做梦。阮庭东一步两红尘,喃喃自语:“我是医生,医者自医。”

“阮庭东,你不是个孩子了,你这种状态,怎么给人看病。”

霍铭晨说话的功夫,周安念已经收拾好所有他们随身携带的物品,并走在他俩前面,开了门,让了一条路出来。

“不好意思,阮医生突然身体不舒服,你们能不能安排别人过来!”周安念同导诊台的护士交代后,护士二话没说就点了头,去找别的值班医生来顶替阮庭东。

阮庭东被霍铭晨架着,就似浮萍一般,有气无力地说:“霍哥,扶我去休息室待会,我一会儿就好。”

霍铭晨太知道阮庭东的性格,表面看起来软弱,实则骨子里又倔又犟,认准一件事死都不回头。

“念念,耽误一会回去,行吗?”霍铭晨转头问周安念。

“当然没问题。”

周安念很怕阮庭东出事,到休息室的时候,她把随身带的巧克力还有糖果都拿给了阮庭东,“你吃点这些,能补充点能量。”

阮庭东到休息室,决堤的眼泪才收住,他冷静下来之后,对周安念说:“抱歉周小姐,不关你任何事,是我自己没控制好情绪,失态了。”

“是我说错话,对不起阮先生!”周安念顿了顿,冲着阮庭东扬起一个笑脸,“虽然我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但人总要往前看。”

听着往前看三个字,阮庭东檀口之中,缓缓吐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通房娇软:战王为她咣咣撞大墙

    1通房娇软:战王为她咣咣撞大墙

    渣海爱吃肉| 古代言情

    【双洁+甜宠+重生异能+带球跑】前世,云窈为逃避代替王妃和慕王圆房,听信渣男的话与他私奔,却换得被卖入青楼,惨死河中的结局!重生回到私奔前夕,这次她选择回头当替身。谁知明明传言容貌奇丑,宛如恶鬼的慕王不仅容颜俊美,还身材绝顶!替身一事也变得不再难以接受。【小剧场】慕霆渊打仗归来,满心欢喜的回了王府,...

  • 2 农家俏王妃

    2农家俏王妃

    星星饼干| 古代言情

    穿越农家女,家徒四壁爹爹早死,娘亲包子,大哥痴傻,妹子彪悍,看着破破烂烂的茅草房,空空如也的大米缸,林初夏一咬牙,放开膀子去挣钱,挣银子,斗极品,日子过的乐哉不已,偶遇一妖孽王爷,此货实在太小气,无意中捡他一破玉,竟然逼她以身抵玉?某女狠狠一瞪眼,“破玉还你!”某王爷凤眉一挑,“要人。”且看小村姑如...

  • 3 民政局前,我捡了亿万总裁来领证

    3民政局前,我捡了亿万总裁来领证

    伊时一| 现代言情

    【闪婚+先婚后爱+追妻火葬场+男主隐藏身份+双洁】领证这天,林可喻顶着烈日捉奸,一个她未婚夫,一个是她好友,她气得拿水泼他们,却被渣男一把推开,还骂了她句:“神经病。”她双目猩红,扭头就在民政局门口,拉了个同样急需结婚的帅哥。本以为,顾易只是跑了未婚妻的普通人,没想到,他是顾氏掌权人,咳嗽一声,整个...

  • 4 全球节操贬值了!

    4全球节操贬值了!

    佚名| 短篇言情

    全世界的人脑门上都有一个数字,这是他们的节操数值。数字越大的,越不遭人欢迎,说是这种人,就是网上的道德警察,说起来大道理是一套套的,实际上就是***中的***。据说有人想找到最小数值,说是数字越小,越是表里如一。我想,我可能是那个最小数值,因为我的脑门上,明晃晃的有个“-”,数值为负,只要是个0,他...

  • 5 南秘书不乖,厉总按在墙上亲

    5南秘书不乖,厉总按在墙上亲

    司弦月| 豪门总裁

    厉墨时爱上南诗的时候,自己还不知情。白天,他是冷漠禁欲的总裁,对南诗鄙夷漠视,晚上,他化身如狼似虎的野兽,又要的南诗双腿发软。在他的明撩暗诱中,南诗的心也逐渐被他击中。可当真相浮出水面,厉墨时却告诉她,她不过是个玩物,有什么资格跟他在一起。后来,南诗要跟别人结婚的时候,厉墨时跪在她的脚边,虔诚地亲吻...

  • 6 重回上错花轿那天,我当场改嫁前夫他爹

    6重回上错花轿那天,我当场改嫁前夫他爹

    南乔苏苏| 古代言情

    当年因上错花轿,苏蒹葭从侯门主母,沦为府中养子之妻,所有人以为是她精心策划了这一场换亲阴谋,恨她,厌她,百般折磨,她在侯府艰难求生。不曾想无意间撞破,她的夫君竟与别人有染。一杯鸠毒,她惨被杀害,母亲与幼弟也和她一起葬身火海,全家灭口。再次睁开眼,苏蒹葭竟然重回嫁入侯府冲喜这一日。上辈子欺我全家,这辈...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