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的爱慕心藏不住了》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 姜岁初陆祉年小说阅读

竹马的爱慕心藏不住了

更新时间:

九月初,正值盛夏。天空一片湛蓝,万里无云,太阳明晃晃地挂在天上,照的整座城市发白的热。

《竹马的爱慕心藏不住了》精彩内容

小说主人公是姜岁初陆祉年的书名叫《竹马的爱慕心藏不住了》,是作者姜岁初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九月初,正值盛夏。天空一片湛蓝,万里无云,太阳明晃晃地挂在天上,照的整座城市发白的热。...

九月初,正值盛夏。

天空一片湛蓝,万里无云,太阳明晃晃地挂在天上,照的整座城市发白的热。

背山面水,地处云市绝佳位置的云市一中正在举行开学典礼。操场上,蓝白相间的校服在早上九十点的阳光下明亮又刺眼,远了看就像一片波光粼粼的汪洋。近了看:交头接耳的、偷摸玩手机的、拿手挡太阳的…

新生大会,众生百态。

姜岁初站在一班队列中,静静听着主席台上校长发言。

太阳在斜后方,虽然不似正午时灼人,但久了还是晒得人后背发烫,灼热难耐。趁班主任不注意,姜岁初解了头绳,将头发散开试图挡一下晒红的脸颊。

好不容易熬到校长演讲结束,结果还有新生代表发言。姜岁初动了动站的有些酸的腿,侧了点身,躲开直射的阳光。

望向主席台。

一班在操场的最右边,离主席台很远。姜岁初看不清台上人的脸,只能依稀看出上台的男生肩宽腿长,身型高瘦。一身蓝白校服仿佛量身定制,在阳光下明亮又晃眼。

他站在麦克风前,负手而立。

“尊敬的老师,亲爱的同学。大家上午好,我是陆祉年,很荣幸今天能作为新生代表上台发言………”

太阳越来越烈,姜岁初脸被晒的发烫,额间汗湿了几缕碎发贴在脸上。

清冽而富有磁性的声音穿过广播,在空中盘旋,最后随着盛夏燥热的风灌进耳朵。

zhinian——

一瞬间好像万籁俱寂,她听不到其他任何声音,姜岁初呆愣的远远望着主席台,隔着乌泱泱的人群,嘴里喃喃重复着那三个字。

她踮起脚尖,想要去看他的脸,但距离太远,她根本没办法看清。只能看见他站在盛夏清晨明媚的曦光中,一身蓝白校服挺拔有型。

“他就是陆祉年啊,好高好白啊。”

后面的几个女生小声讨论起来。

“唉,可惜看不清脸,不过这么远看还是觉得很帅。”后面一个女生捧脸道。

“近看更帅。”这道声音很近,就在姜岁初身后。是她的临时同桌,梁意,一个脸圆圆很可爱的女生。

今天是开学第一天,座位都是随便坐的。

“梁意,你认识他吗?”梁意后面的女生是外校考进一中的,之前只听说过陆祉年,没有见过。

唐蜜看了眼主席台上,想了想说:“算认识吧,初中一个班。”

梁意初中就是一中本部的,和陆祉年一个班。但她属于那种班里小透明,和陆祉年没什么交集。

但这样也引得边上的女生发出羡慕的声音。

“听说他中考考了700多,就扣了十几分,全市第一。真的假的?”隔壁二班一个初中就是一中的女生也加入了话题。

“我靠,这么厉害!”那个外校考进来的女生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梁意,仿佛在证实传言的可靠性。

作为曾经的同班同学,梁意与有荣焉的点点头,补充道:“数理化全满分。”

“我天!学霸中的学霸啊。”

梁意笑笑,说:“不止是学霸,也是颜霸。”

二班那个女生靠近些一脸八卦的放低了声音:“唉,陆祉年和唐蜜是不是情侣啊?”

梁意对于这种问题已经见怪不怪,在她和陆祉年初中同班三年里,有太多人来打听他的感情生活了,特别是他和唐蜜。

梁意用老一套话回她,“不知道,不过他们关系很好。”

“肯定是,不然为什么那么多人追陆祉年,他都没同意。”

梁意耸耸肩,说:“不知道。”

虽然她初中和他们一个班,但是他们那个圈子她是进不去的。对他们的事情也是一知半解,所以不好多说什么。但二班那个女生却没有停下来,反而八卦的更加起劲了。

“听说他家特别有钱,盛源集团就是他家的。”

“盛源集团?江南区那栋楼最高的盛源集团?”

“好像是的,我听我同学说一中新建的图书馆就是他家捐的。”

“我靠,富二代!”

“乖乖,学习好长得好,还超级有钱。这是什么逆天人设。”

姜岁初边上一小圈女生已经完全忘记纪律这回事,对于主席台的天之骄子迸发了前所未有的好奇心。但她只关心zhinian是哪三个字,她想要问问梁意,但是第一天两人还不熟不知道怎么开口。

楼道很窄,姜岁初脑袋空空的被人流挤着往楼上走,脑子里想着事情,没有注意到前面打闹的男生被推搡了一下人向后退了一步。刚好姜岁初抬起的右脚被踩了一脚,男生踉跄一下没站稳直接向后倒去。姜岁初看着直直向自己倒来的身影,意识到躲开来不及了,下意识想去抓住边上的护栏。可是冲击力太大,姜岁初没抓住人被撞得连连向后倒。边上的好些个人躲闪不及,也被撞倒,楼道一片惊呼混乱。

就在姜岁初以为自己就要摔到地上时,后背突然撞进一个宽阔有力的胸膛,一双孔武有力的手紧紧搂住她的肩膀。姜岁初还没来得及回头看是谁,头顶响起熟悉的声音。

“楼梯间禁止打闹,不知道?”

嗓音不复之前演讲时的温润,带着一丝冷冽和怒气。

紧接着他伸出另一只手用力的推开压着姜岁初的男生的后背。

男生借着陆祉年推他的力道终于站了起来,稳住了身体。

“不好意思。”男生脸有些红,看着一脸冷硬的陆祉年心里居然有一些害怕。

陆祉年:“你该对她说,不是我。”

声音依旧冷硬。

姜岁初后背贴着他的胸膛,随着他说话甚至能感受到他胸腔的震动。她微微侧首,看见他绷紧的下颌线线条清晰锋利。稍向上,薄唇紧抿,唇角微微向下压,右边脸颊挤出一道浅浅的窝痕。

一瞬间她就确定了,zhinian就是陆祉年,虽然这么多年没见,但他生气时蹙起的眉头和右边脸颊绷出的酒窝她太熟悉了。

那是一个酒窝,不是那种一个凹陷的窝,而是一道长而浅的凹痕。一般看不出来,只有在他生气和抿嘴微笑的时候才会出现,只不过笑的时候更深一点。

似感受到了她的目光,陆祉年一垂眼便看见怀里的女孩仰着一张惨白的小脸看着他,眼眶微红。

他微挑了一下眉,似在问她看够了没?

“谢谢谢。”被抓包的姜岁初脸一红,连忙低头从他怀里直起身,站到了一边。

边上围观的人不少,男生脸越来越红,但也自知确实是自己的错。他转身看向姜岁初,“对不起,同学。你有没有哪里受伤,需不需要去医务室?”

姜岁初还没有从刚才的情绪中抽离,鼻尖还泛着酸涩,一开口语气居然带了一些哽咽。

她轻轻地摇了摇头,说,“我没事。”

男生愣了一下,“同学,你真的没事吗?”

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语气可能让他误会了,姜岁初吸了一口气,平复下心情,语气淡淡到:“没事。你以后注意点,不要在楼梯间打闹,很危险。”

她现在的语气和之前完全不一样,平静又淡漠。

陆祉年颇有兴趣地看向姜岁初,一中的校服在她身上显得有些肥大,衬得她整个人又瘦又小。齐肩的长发凌乱地散在肩膀上,巴掌脸,下巴尖尖的。一双眼睛很大很圆,眼珠大而黑亮。她的皮肤很白,是那种看上去没有什么血色的白,像是营养不良。这样的外貌看上去本该是楚楚可怜,软弱惹人怜惜才对。但她那一双清浅的眼眸,和没什么表情的脸,竟给人冷淡疏离难以靠近的感觉。

但细看那双黑亮圆润的杏眼竟给他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叮——

上课预备铃响了。

一直站在陆祉年边上的男生站出来疏散围观的人群,“好了,散了散了回去上课了。”

围观的学生渐渐散开,那个男生也再次向姜岁初道了歉然后向楼上跑去。

唐梓拍了拍陆祉年的肩膀:“走吧,回去上课。这节课可是灭绝师太的。”

灭绝师太是他们的英语老师兼班主任,整天板着脸。

陆祉年笑笑点了下头,然后扫了一眼还站在那的姜岁初提步向楼上走去。

闷热的夏风从楼道吹过来,姜岁初还呆在原地。

他没有认出她。

看着已经快消失在楼梯口的背影,姜岁初心中有什么东西在翻涌。

“同学!”

已经走到二三楼楼梯拐角处的陆祉年和唐梓停下脚步看着追上来的姜岁初。

阳光斜着切进楼道,树影斑驳,他转过身目光浅淡地看向她。

姜岁初只觉得手心濡湿,手指不由自主的拽紧衣摆,看着他,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一句,我是姜岁初,你还记得吗?

如鲠在喉,说不出口。

看着她欲言又止的样子,陆祉年微微蹙起眉头,他并不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

唐梓看了眼姜岁初,一副了然的模样凑近陆祉年耳边,“祸水啊祸水,这前后不过五分钟吧就让人小姑娘芳心暗许了。”

陆祉年瞥了眼唐梓,示意他闭嘴,而后看向姜岁初,眼神比刚才更加疏离冷淡。

“有事吗?”

他实在没什么耐心等下去,直接开口问她。

姜岁初不是没听见唐梓的话,他们以为她是在借机搭讪。

是了。

或许,他早已忘记姜岁初是谁,她现在上去自我介绍只会被当做是搭讪吧。

姜岁初沉默了一会,摇摇头,“我只是想给你说声,谢谢。”

陆祉年微一点头,想说没事,一垂眼便看见她散开鞋带被踩到了鞋底,刚想提醒她,却被边上的唐梓抢了先。

唐梓指着她的脚说:“同学,鞋带开了。”

姜岁初低头最先看见的不是散开的鞋带,而是自己那双已经被洗到泛白开裂的廉价帆布鞋。与对面那双崭新一眼能看出品牌的精致运动鞋形成了鲜明对比。

此时阳光从边上照进来,他双手插兜站在光里,而她站在被柱子挡住的阴影中。

姜岁初蹲下身,看着地上清晰的光影分界线,缓缓系好鞋带,打了一个死结。

陆祉年看着她系携带的手法微微怔愣了一下。

正式上课铃响起。

唐梓勾着陆祉年的肩膀,向姜岁初挥挥手:“同学,上课了我们先走了哈。拜拜!”

等姜岁初起身时只看见墙角一闪而过的衣摆,似抓不住的梦。

回到教室时,语文老师已经到班上了,她喊了报告,老师看了她一眼示意她进去。

姜岁初刚一坐下,同桌梁意便凑了过来。

“男神的怀抱是什么感觉?”

姜岁初拿出语文书,翻到要上的地方,“什么男神?”

梁意扫她一眼,一副你别装的表情:“陆祉年啊。我可看见你都躺他怀里了,怎么样,小心脏有没有砰砰砰乱跳?”

姜岁初愣了一下,想到刚刚身后宽阔有力的胸膛。

“没有。上课了!”

姜岁初望着黑板,思绪俨然已经飘远。她记得小时候因为早产的原因,陆祉年身体并不怎么好,很瘦,经常生病。想到刚才背后坚硬的触感,和那双孔武有力的右臂。

看来这些年陆祉年真的有在好好长大。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退婚当天,我三媒六聘改嫁皇叔

    1退婚当天,我三媒六聘改嫁皇叔

    酸Q| 古代言情

    花长乐挟恩图报,在倾盆大雨里站了一天一夜求了活阎王为她保住婚约,而她的未婚夫在雪地里跪了三天三夜也要退婚。所有人都在等着看花长乐的笑话。花长乐拿着信物转头敲开了权倾朝野的宣王府大门,“小皇叔,天凉了,你缺暖被窝的王妃吗?”卫承宣是很有耐心的猎人,他很擅长布下陷阱,等着猎物自投罗网,终于他得偿所愿。“...

  • 2 一世巅峰林炎

    2一世巅峰林炎

    秦长青| 都市生活

    绝世神医,盖世国手,世人称他为在世华佗,回到家岳母却拿他当保姆使唤。

  • 3 夏知暖季时渊

    3夏知暖季时渊

    山谷君| 现代言情

    姜言昭原以为自己的第一次会被她守到地老天荒,到死的那一天,也没机会体会到好友林之侽说的:男女之间的事,只有亲身体会了,才知道什么叫死了又活,活了又死。

  • 4 第一章 生日风波

    4第一章 生日风波

    断字威尼斯| 都市生活

    父亲失踪,弟弟自杀,修罗战神王者归来,誓报血海深仇......

  • 5 重生后我将丈夫让给闺蜜

    5重生后我将丈夫让给闺蜜

    夏夏| 现代言情

    高三那年我和林毅恋爱,逃课,文身,抽烟,怀孕。别人眼里误入歧途,将来社会败类的我们,在多年后的同学聚会上一身名牌地出现。林毅温柔多金又帅气,同学们纷纷羡慕我。说我命好,跟对了人。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的一身名牌包包和首饰,是用一颗颗人体器官换来的。而我身边的男人,是个贩卖人体器官的贩子。

  • 6 长生不死:我的情报每日刷新

    6长生不死:我的情报每日刷新

    明火江成| 玄幻科幻

    今日情报已经更新:【1、您今日与凌老头交流,获得情报:今年的灵田似乎闹了灾害,紫桑的产量会大大下降】【2、您和外门师妹打了招呼,获得了情报:这一位师妹其实是天策宗二长老的女儿,她为了逃婚所以来了这里】【3、您今天看到了驼背老头,获得了情报:这是一个盗贼组织的成员,他成功偷了三转玄阳丹,子时会在山崖下...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