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辞念萧君符》小说全文精彩阅读 姜辞念萧君符小说阅读

姜辞念萧君符

更新时间:

我自小被太后收养,受到了公主般的庞爱,又与当今皇上一同长大。宫中人人都以为我会成为他的妃子,可他中*后,宁愿在冷水里泡一天一夜,也不愿碰我一下。重生后姜辞念想通了,与其跟无心的帝王耗一辈子,不如找个对自己好的人嫁了。阁老家的公子温润有礼,忠勇侯家的公子英勇俊俏,镇国公家的世子温柔和气,姜辞念掰着指头...

《姜辞念萧君符》精彩内容

《姜辞念萧君符》是佚名所著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姜辞念萧君符》精彩节选:我自小被太后收养,受到了公主般的庞爱,又与当今皇上一同长大。宫中人人都以为我会成为他的妃子,可他中*后,宁愿在冷水里泡一天一夜,也不愿碰我一下。重生后姜辞念想通了,与其跟无心的帝王耗一辈子,不如找个对自己好的人嫁了。阁老家的公子温润有礼,忠勇侯家的公子英勇俊俏,镇国公家的世子温柔和气,姜辞念掰着指头......

“礼部和哀家都拟名单给他,皆是三品以上官员家中适龄的嫡女。不过都被他拒绝了。哀家想着或许是这些名单上没有他想要,可能他自己心里有主意。”

用过午膳后,姜太后的精神好些了,靠在软枕上,向姜辞念说着新帝的事。

“他十六岁时,先帝曾为他定下过一门亲事,只是那家的姑娘福薄,小定还未走完便得了恶疾去了。后来他去了云州一待就是七年,偶尔被先帝召回来过几次,哀家也就见了他这几次,都没多说过什么话。

如今他登上大位,朝中大臣世家们都心里没底,毕竟当时都未想到一个远在边关的皇子会继承大统。听说他在边关跟那些外族人打仗,斩杀了敌军两万余人。逆王之乱也是由他带兵平叛的,朝中那些大臣会担心他性子会不会残暴,能不能容人,心中不安定自然会摇摆。

不过,他倒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性子温润儒雅,宽和对待这些老臣。处事也是难得的公正严明,该查办的都查办,也不因宗亲而徇私。稳住了大半朝臣的心,这对好不容易安稳下来的大魏是好事。”

姜太后说完,缓了缓。姜辞念适时给她喂了些水,静静地听着。

姑母口中的新帝事迹,她前世也是这么听着,也是这么认为,更因为她幼时被还是六皇子的新帝解围过,一直记在心里。可她入宫后那三年,她所认识的新帝,她所经历的……跟姑母口中那个宽和温润的君王判若两人。

姜太后见姜辞念有些失神,握住她的手,“他这皇后的位子,那么多双眼睛盯着,我们姜家虽是侯府,可在那些世家皇亲眼中完全不够看。也就哀家撑在这里才能有几分胜算。

昨日若是抓了那个机会成了事,便能以皇上酒后失德动了你,依他的性子会对你有几分愧疚,哀家若在劝说一二,你皇后的位子或许就稳了。可惜啊……可惜……咳咳咳……”

姜辞念连忙又将玉碗递过去,心道,就算成事,那人根本不会对她有愧疚的。他从未将她作为皇后之选,姑母这些心思是白费了。

姜辞念劝慰道:“姑母,你歇会,仔细身子。”

姜太后抿了一口,顺了会气道:“过些天就是万寿节,你的礼可都备好了?”

姜辞念一怔,差点将这事给忘了。上一世万寿节她躲在家中,根本无颜见人,自然是错过了。

姜太后见她不语,疑惑道:“棠棠?”

姜辞念回过神,踟蹰道:“有、有是有备好,只是不知道皇上会不会喜欢。”

姜太后安抚道:“别担心,心意到了便好,最好是能送到他心坎上。哀家估摸着,万寿节后朝臣会再上奏折让皇上充裕后宫,若是能在万寿节上让他对你上心,即便没能成为皇后,一个妃位是肯定能得到的。”

姜辞念很意外,姑母不是一心想要她做皇后吗?

姜太后笑了笑,“自然是能做皇后是最好的。可咱们这位皇上的心思,真是猜不透啊!望云阁之事已是冒险,不可再行第二次。只能想起他法子徐徐图之,有哀家在,便不会让我们棠棠委屈。”

听着姑母的意思,总归她都是要入宫。

姑母正病着,她不好在这个时候告诉姑母她不想进宫,害怕会**她的病情。等姑母的病好些了,找个机会再向她禀明罢。

姜辞念掩下心事,将温好的药端过来,“姑母快些趁热喝了,您身子好了,才能给棠棠做靠山呀!”

姜太后失笑道:“好好好,姑母喝。”

在姜太后喝完药后,姜辞念一直守在床边,待姜太后睡着后,才从寝殿出来。

站在院子里又闻到了那风中飘来的桂花香,仿佛能将她满身的药味驱散。

她想着姑母病着没胃口,想亲手给她做点桂花糕。

姜辞念向轻雪问了桂花树所在的地方,轻雪道:“姑娘,这会太阳大,不若让下边人摘些回来?”

“无妨,我想去看看。”

轻雪只好指着一宫女带着姜辞念过去。

这棵桂花树长在慈宁宫南边的一个小坡上,看起来像是几十年的老树,枝干粗壮枝繁叶茂。

一串串金黄色的小花藏在绿叶之中。

那一处的草地上掉落不少被风吹落的桂花,满地金黄。

姜辞念站在树下踮起脚去攀折高处更新鲜的花枝。

领着姜辞念过来的小宫女见状,手脚麻利的爬上树,将枝干压低,好让姜辞念摘取。

秋风随意轻轻一扬,裙子似蝴蝶般飞舞,紧紧贴着那婀娜妙曼的身姿,风吹得桂花簌簌的往下掉,树下的人仿若月宫中的仙子翩若惊鸿。

不远处的小路上,正有一行人匆匆往这边走过来了。

在前头的男人停下脚步,朝小坡上了看了一眼。

跟在后头的内侍纷纷止步,李福公公的干儿子成忠跟着瞧了一眼,便垂下眼,心道:乖乖!这又是哪家的姑娘?这心思花得可真妙!莫不是一早就等在这里了吧?

既然都等在这里了,为何不转过身来?

成忠的干爹刚挨了三十大板还起不来,他小心翼翼地跟在主子身边,揣测着主子的心思,正犹豫着要不要出声喊那姑娘过来请安。

却见主子已收回目光,继续往前头走去。

……

姜辞念将折下来的花枝放入篮中,见差不多够了,便准备回去了。

刚走几步,见到轻雪气喘吁吁地跑过来,“姑、姑娘。皇上过来了,您快些回去。”

姜辞念脸上的笑意尽褪,下意识地往后挪了一步。

轻雪接过她手中的花篮,催促道:“姑娘,快些罢,太后娘娘让您去上茶。”

回去寝殿的路既漫长又短暂。

姜辞念一路挣扎许久,也知逃不过要与他相见。

茶具被轻雪塞到手中,姜辞念无奈的迈步进了寝殿。

隔着屏风隐约看着床边坐着一个高大的身影,正说着话。

“南边那边来了急报,突降大雨下了三天三夜,决堤了……大水冲垮了禹州那一片,朕与内阁工部户部大臣商议了派去的人选,拨银子过去赈灾。耽搁了些时辰,才过来探望母后……”

声音清越如玉石之声,语调温和,似徐徐暖风。

“不打紧不打紧,哀家这都是老毛病了。禹州的大水更重要,皇上爱民如子,是社稷之福。”听着太后的语气明显精神了很多。

姜辞念脚步放轻,端着茶盏绕过屏风,低下头屈膝行礼:“皇上万福金安。”

“不必多礼。”萧君符温声道。

本是如春风沐雨般的声音,却让姜辞念后背泛起层层冷汗。

曾经这个声音用冷漠语调命令她,“全部都脱了。”

任她如何哭求,求他给份体面,却无动于衷。

那样一个个难捱的深夜,让她害怕又心悸……

“棠棠,发什么呆,还不将茶递给皇上。”太后见姜辞念站着未动便出声提醒道。

姜辞念瞬间回过神来,屏住呼吸上前一步,僵硬地将茶盏递过去,小声道:“皇上……请用茶。”

声如莺啼,貌若芙蕖,身如细柳,近身那一刹那拂过淡淡地桂花香。

萧君符身子微微前倾,抬手接过那杯茶。

在触及纤细地指尖的一刹那,感觉对方猛地一缩,若非他已接住了茶盏,定会摔碎在地上。

萧君符神情不变,唇边噙着笑意,拨了拨碗盖,慢慢地喝了一口,赞赏道:“好茶。”

姜太后未发现其中猫腻,将姜辞念招到床边,笑着道:“皇上喜欢就好。这是江南去岁上贡的大红袍,哀家这边还余了点,便让棠棠找出来给皇上带回去。”

萧君符并未推辞,“多谢母后了。”

姜太后见皇上肯收下,心中大慰。

姜辞念得了姜太后的吩咐,如聆仙乐,恨不得立即退下去找茶叶。

她刚刚移动脚步,便听到那男人道:“姜姑娘留步。”

“皇上有何吩咐?”姜辞念声音发紧,浑身紧绷住。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通房娇软:战王为她咣咣撞大墙

    1通房娇软:战王为她咣咣撞大墙

    渣海爱吃肉| 古代言情

    【双洁+甜宠+重生异能+带球跑】前世,云窈为逃避代替王妃和慕王圆房,听信渣男的话与他私奔,却换得被卖入青楼,惨死河中的结局!重生回到私奔前夕,这次她选择回头当替身。谁知明明传言容貌奇丑,宛如恶鬼的慕王不仅容颜俊美,还身材绝顶!替身一事也变得不再难以接受。【小剧场】慕霆渊打仗归来,满心欢喜的回了王府,...

  • 2 农家俏王妃

    2农家俏王妃

    星星饼干| 古代言情

    穿越农家女,家徒四壁爹爹早死,娘亲包子,大哥痴傻,妹子彪悍,看着破破烂烂的茅草房,空空如也的大米缸,林初夏一咬牙,放开膀子去挣钱,挣银子,斗极品,日子过的乐哉不已,偶遇一妖孽王爷,此货实在太小气,无意中捡他一破玉,竟然逼她以身抵玉?某女狠狠一瞪眼,“破玉还你!”某王爷凤眉一挑,“要人。”且看小村姑如...

  • 3 民政局前,我捡了亿万总裁来领证

    3民政局前,我捡了亿万总裁来领证

    伊时一| 现代言情

    【闪婚+先婚后爱+追妻火葬场+男主隐藏身份+双洁】领证这天,林可喻顶着烈日捉奸,一个她未婚夫,一个是她好友,她气得拿水泼他们,却被渣男一把推开,还骂了她句:“神经病。”她双目猩红,扭头就在民政局门口,拉了个同样急需结婚的帅哥。本以为,顾易只是跑了未婚妻的普通人,没想到,他是顾氏掌权人,咳嗽一声,整个...

  • 4 全球节操贬值了!

    4全球节操贬值了!

    佚名| 短篇言情

    全世界的人脑门上都有一个数字,这是他们的节操数值。数字越大的,越不遭人欢迎,说是这种人,就是网上的道德警察,说起来大道理是一套套的,实际上就是***中的***。据说有人想找到最小数值,说是数字越小,越是表里如一。我想,我可能是那个最小数值,因为我的脑门上,明晃晃的有个“-”,数值为负,只要是个0,他...

  • 5 南秘书不乖,厉总按在墙上亲

    5南秘书不乖,厉总按在墙上亲

    司弦月| 豪门总裁

    厉墨时爱上南诗的时候,自己还不知情。白天,他是冷漠禁欲的总裁,对南诗鄙夷漠视,晚上,他化身如狼似虎的野兽,又要的南诗双腿发软。在他的明撩暗诱中,南诗的心也逐渐被他击中。可当真相浮出水面,厉墨时却告诉她,她不过是个玩物,有什么资格跟他在一起。后来,南诗要跟别人结婚的时候,厉墨时跪在她的脚边,虔诚地亲吻...

  • 6 重回上错花轿那天,我当场改嫁前夫他爹

    6重回上错花轿那天,我当场改嫁前夫他爹

    南乔苏苏| 古代言情

    当年因上错花轿,苏蒹葭从侯门主母,沦为府中养子之妻,所有人以为是她精心策划了这一场换亲阴谋,恨她,厌她,百般折磨,她在侯府艰难求生。不曾想无意间撞破,她的夫君竟与别人有染。一杯鸠毒,她惨被杀害,母亲与幼弟也和她一起葬身火海,全家灭口。再次睁开眼,苏蒹葭竟然重回嫁入侯府冲喜这一日。上辈子欺我全家,这辈...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