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李醉小说 长生李醉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因为修的是无情道所以我把师妹对象杀了

更新时间:

师妹谈恋爱了,对象是魔界魔尊。她不愿意再谈异地恋,所以要拿全门派祭天打开人魔两界的通道。为了她的伟大爱情,就算生灵涂炭也没什么不可以。只是……我派修的可是无情道啊。我提着魔尊的头,任由大师兄替我擦掉沾到脸上的血。「师妹,这就是你的夫君吗?」

《因为修的是无情道所以我把师妹对象杀了》精彩内容

小说主人公是长生李醉的小说叫《因为修的是无情道所以我把师妹对象杀了》,本小说的作者是孤鸿创作的仙侠奇缘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师妹谈恋爱了,对象是魔界魔尊。她不愿意再谈异地恋,所以要拿全门派祭天打开人魔两界的通道。为了她的伟大爱情,就算生灵涂炭也没什么不可以。只是……我派修的可是无情道啊。我提着魔尊的头,任由大师兄替我擦掉沾到脸上的血。「师妹,这就是你的夫君吗?」...

5

我和李醉游其实大概能猜到她要去做什么。

说来惭愧,在门派里养伤的时候我们当了几天小人,截了白芝芝几封书信。

言语暧昧非常,她称收信人为魔尊。

但凭几张暧昧的信件总不好无端怀疑,至少也要眼见为实,才能确定什么。

然而白芝芝真的没让我们失望,她去见的人当真是个魔族,正是伤我的那一个。

白芝芝见到他,眼里立刻就续上了泪水。

那个魔族原本还冷若冰霜的脸立刻就柔和了,伸手把她揽进怀里。白芝芝这几天过的当然不会太好,门派里大多数弟子看见她都恨不得吐两口唾沫。

白芝芝哭诉起我对她的「污蔑」,在魔尊怀里娇弱而坚强地以泪洗面。

「那是我的师姐,可她是你的命劫啊!我只是因为……」

魔尊打断她,爱怜地替她擦去眼角的泪水。

「我知道,你都是为了我,我的那一缕灵魂碎片,也要全靠你。」

什么灵魂碎片?

当年一战,魔尊的确遭受重伤,几乎是命悬一线,才有了后来封印人魔两界通道的机会。

难到他当时有一缕残魂遗落在了人界,是谁?

白芝芝身形一僵,似乎很在意那个灵魂碎片。

「我已经将四处搜集的魔气放在了寝殿的香炉之中,他……」白芝芝又抽泣起来,「他会死吗?」

「芝芝,那不是杀人,你只是让属于我的东西回到我身上,你只是让我恢复完整。」

「到时候,本尊会让你风风光光地成为魔族王后,那些让你不快的人,也要付出代价。」

我和李醉游彼此目瞪口呆,觉得他们二人对话的脑残味似曾相识。

「师兄,这个魔尊给师妹画大饼。」

李醉游嘴角抽搐,说:「我怎么感觉他是认真的。」

「物种都不同怎么结婚,你会和蟑螂在一起吗?」

大概是被我恶心到了,李醉游嘴角抽搐地幅度骤然增大。他狠狠搓了把脸,咬牙切齿地赞同了我的观点。

「不会。」

白芝芝和她的好魔尊终于腻歪够了,说了一句正事。

半月之后,魔尊会率兵攻入门派后山,打开本门镇守的魔世通道。我和李醉游的眼睛立刻瞪大了,听了这么久恶心巴拉的甜言蜜语,终于得到了点有用的信息。

我和李醉游对视一眼,立刻打算溜。

久留无益,还会徒增被发现的风险,不如带着这个消息赶紧回去。

我与李醉游直接找上了掌门,将经过说出。

掌门沉吟片刻,叹了口气。

「早说了收徒不要收恋爱脑,真是烦死了!都修无情道了怎么还有这么多恋爱脑!」

我和李醉游看着暴怒的掌门,齐齐后退一步,唯恐她等下就把我俩一掌拍死。

白芝芝回来之后,立刻就被人带到了掌门处。为免打草惊蛇,她的所作所为我们没有公开,只是拿了她私自外出的由头,彻底把她关了禁闭。

掌门把我和李醉游留下询问其他事情,我正要询问「命劫」的事情,就有人急匆匆地冲了进来。

是师尊。

6

最后,我的好师妹当然没事。

师尊说白芝芝不是私自下山,是替他办事。

看着跪在地上请掌门责罚自己的师尊,掌门她嘴角抽搐,手背上暴起青筋。

她忍得好辛苦。

最终,关师妹紧闭变成了师尊贴身看管师妹。这下好了,他们二人的行动范围被一起划定在了门派之中,不可踏出山门一步。

我和李醉游跟在师尊身后,跟着他们一起回去。

白芝芝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突然想起了三师弟。

「师尊,我许久没见过三师弟了,他还好吗?」

三师弟身体一向不好,虽说是拜在师尊门下,确实被掌门养着的。这时,他便没有来。

白芝芝低头片刻,再抬头已经红了眼眶。

「自从大家都认为我害师姐受伤之后,我再也没见过三师弟了。」

师尊还没开口,白芝芝又说:「三师弟和二师姐一向要好,我把师姐害成这样,他不愿意见我也是理所当然的。」

师尊于是转头看我,脸上的责备毫不掩饰,好像三师弟此时没在,全都是因为被我挑唆了同门关系。

「长生,为师已经说过,你的伤并非你师妹有意……」

我嘴角一抽,简直想要一剑劈开师尊的脑壳,看看里边是不是只剩下一堆名为白芝芝的浆糊。我盯着师尊的脸,想不通为何一个超凡脱俗的仙人会变得如此脑残。

是因为动情吗?

怪不得本门弟子专修无情道,原来人动了情之后不仅影响修行还影响智力。

害怕掌门,理解掌门,成为掌门。

我怒从心头起,我咬牙切齿,我火冒三丈,我掐了一把李醉游的手臂泄愤。

我忍。

「师尊,三师弟前几日下山除魔时受了伤,如今还在修养,掌门还差人找你讨了几株灵草去熬药,你忘了么?」

我忍你个乌龟铁王八。

师尊这时才想起此事。当面被我阴阳怪气他不关心徒弟,师尊脸上一时挂不住,冷下了脸。

「已经过去三天,什么伤都该养好了,连来看一看师姐也做不到吗?」

我嘴角一抽,眼看已经有路过的弟子悄悄放慢脚步围观,当即转出来一个点子。

我暗自运力,准备强提一口气给自己逼出一口血来。

说辞我都想好了,我就柔弱叹气,靠着李醉游,说师尊怕师妹后来被人闲话,要我们不顾伤势前来迎接师妹我们都已经听从,还请不要苛责三师弟。

然而我气运了一半,李醉游就一把按住了我的肩膀,给我憋了回去。我险些真的被他拍出来一口血,然而我还没来得及转头看他想做什么,李醉游就先发制人,整个人晃了晃,然后被我险险接住。

李醉游没吐血,只是嘴角处溢出来一丝血迹。他「艰难」地扶着我站稳,然后低头恭敬地朝着师尊行礼。

「旧伤未愈,不耐久站,还请师尊体谅。」

李醉游的伤怎么来的,大家都清楚。师尊如今还死护着白芝芝,对我二人严加苛责,实在是很没人性。

我配合地扶着李醉游朝着师尊和师妹伏了伏身子。

「师尊,徒儿告退。」

刚走出没几步,刚才还弱不禁风「重伤未愈」地李醉游就恢复了,他仍然靠着我,但身上的重量已经半点没压在我身上。

「你刚才要干什么?」

我被话语里的寒意激得浑身一僵,然而抬眼瞥见他嘴角的血迹,底气立刻就回来了。

我伸手替他抹去血迹,冷笑起来。

「现在做错了的是你。」

李醉游没想到被我反将一军,整个人就愣住了。他就是老实,在无理取闹方面斗不过我这个恶霸。

然而有人给他解围。

不知道什么时候跟上来的白芝芝在我们身后发出了声音,清脆明亮如山涧溪流。

「师兄师姐感情真好。」

我回头,看见不远处停留在原地,看着这边,始终等待白芝芝的师尊。

「师妹,师姐给你一个忠告。」

「什么?」

「我派修的,可是无情道啊。」

7

我看白芝芝根本没把我的劝听进去。

自从被师尊「贴身看管」之后,她和师尊是越发形影不离,同进同出。

门派上下的眼睛遭受了难以言喻的荼毒。

一次在门中偶遇,那时我正要带三师弟下山。白芝芝挽着师尊的手臂,一路贴着他走过来。二人路过我们身边时,白芝芝突然停下,跟我打了招呼。

「师姐,三师弟。」

她眉眼间都是炫耀的意味,似乎在用与师尊的亲密反驳我那天的话。

我没开口,三师弟就打了一个喷嚏。三师弟抓住了我的手,随即,我就闻到了一股浓郁到熏人的一股香气。

等到他们离开,三师弟一边揉鼻子,一遍瓮声瓮气地同我说话。

「师姐,师尊最近有下山除魔吗?是很难缠的对手吗?」

我脚步一顿,转头看向他。

「怎么了?」

「师尊身上,有很浓的魔气。」

我站在原地,脚生了根般动弹不得。后脊陡然窜上一股凉意,即使还没能彻底理解师弟所说的话意味着什么,然而脑海里串联起来的事实已经让我本能的感到排斥。

那毕竟是教导我十多年的师尊。

加入寝殿熏香的魔气,与师尊同住的师妹,以及……我和李醉游的可以忽略的,魔尊那双酷似师尊的狭长凌厉的眼。

三师弟的话我不曾怀疑有错。他对魔气的感应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强,这是从小就有的事。

但我还是希望他告诉我是他搞错了。

「你确定吗?」

三师弟点点头。

「不会错的,太浓了。」

「但和普通的魔气不太一样,要不是今天离得近,我都没发现。」

「要是平常魔气,这么浓郁,我早就应该感觉到了。」

我不敢再转头去看师尊的背影,只好立刻拽起三师弟的手赶往掌门的住处。我压低声音,绷着脸告诫他。

「此事不要告诉任何人,这段时间呆在掌门那里不要出来走动。」

「啊?」

「在门派里也不行,不要离开掌门,明白吗?」

我很少这样疾言厉色地对待他,三师弟虽然不明白其中究竟有什么因由,但还是乖乖点头。

我的手或许很冷,因为直到停在掌门居所的门前,我才发觉,师弟的手烫得惊人。

8

我还没敲门,背后就突然冲出来一个人,直直撞开了门冲了进去。

我与师弟愣在门口,那人路过时身上浓郁的血腥气呛得我们一愣。

山下的村落遭了魔祸,不知道哪里窜出来的一伙魔族,几乎把村庄里的居民屠杀殆尽。

李醉游已经和玲珑长老带人下山了。

我神色一凛,差点就想要立刻追过去。

这时,门内传来掌门的声音。

「长生,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迈出去的脚步一顿,掌门清冷的声音总算把我的理智拉回来一丝。

我带着师弟进门,与那个来报信的弟子擦肩而过。

他的身上,也沾染了师尊身上相同的香气。

9

那伙魔族人与平日里偶尔预见的魔族不同,看起来有组织有纪律,几乎像是一个队伍。

李醉游和长老赶到时,整个村落已经沦为炼狱,残肢遍地,地上的血红得发黑。

魔族并不恋战,与他们交战不过三回合便要撤退。可惜被修士们围得严严实实,并无突围机会。

于是,他们推了一个人出来。那个魔族当场自爆,把包围圈炸出来一个缺口,给其余人争取到了逃脱的机会。

狠辣、果断,这几乎像是传闻里魔族军队的作风。

下山的同门因为这一炸,重伤十余人。

然而这只是一个开始。从那一场袭击开始,魔族如雨后春笋一般冒出,各仙门周围都不同程度的受到骚扰。魔族不恋战,只顾屠杀百姓,遇到修士就立刻离开,绝不恋战。

这绝不是一时兴起的摩擦,是蛰伏已久蓄谋深远的战争开端。

各处都战火连连,昔日繁荣的街道一朝破败,满地的尸骸都无人收殓。

也没办法收殓。残肢断臂混着泥,被血水粘连得模糊,根本无从分辨原貌。

魔族骁勇不畏死,而修士还要顾忌流离失所的百姓,应对得很辛苦。

很快,时间过了半月。仙门之中各是死气沉沉,所有人都行色匆匆,带着或大或小的伤。

李醉游身上新上叠旧伤,疤痕交错,看着吓人。

但没有谁有养伤的时间,魔族步步紧逼,已经有不少小门小派被灭门了。

昨天,离我们不远的南月门派人向我们求援。他们已经苦撑了三日,眼看护山大阵岌岌可危,才向我们发了求援信。

两派相聚不远,平时里多有往来,不管是门派之间还是私下弟子之间,关系甚笃。于是,尽管如今山外魔族重重包围,随时有可能丧病,也立刻有人自愿前往。

但仍然只能凑出来十余人。

从魔族屠杀百姓开始,这就不是修者与魔族的斗争了。朝廷军队与修者已经汇集一处,正在谋划着进攻魔族的据点。

大部分战力与大能都在前线,遗留给各门派驻守宗门与清扫后方的人并不多。

这时,白芝芝站了出来,顺带将我扯了进去。

「我愿意跟师姐一起去。」

我:?

我去你吗个西瓜皮。

「不行,门派中的护山大阵还需要长生看顾,我去。」

李醉游摇了摇头,还顺带把我往他身后拉了一把。

那个架势,防白芝芝跟防魔族一样。

白芝芝一噎,然后立刻看向我。

「师姐,我知道外边危险,但是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你不能一直躲……」

谁躲了?

这几天我杀的魔族比她十几年吃的盐还多!

我冷笑一声,从李醉游背后站了出来。

南月门三百里外就是魔族集结起来的军队的驻扎点,别人或许只是以为此行凶险,但白芝芝她点我的名是为了什么,我们几人心里有数。

「好师妹,你且放心。」

「师姐虽然身不能至,但也绝不置身事外。」

10

我当然不会真的去。

他们想调虎离山,把身为剑修的李醉游和身为魔尊「命劫」的我骗出去,好让魔尊在相对安全的情况下来攻封印,的确是个很好的办法。

但我们也不会坐以待毙。

前去支援的修士们临走时,我给了他们一个小符咒。

「此行凶险,尽力而为。若是对手难缠不可恋战,只消烧了这个符咒,法阵就会把你们传送回后山,明白了吗?」

三师弟跟在我身后,挨个给他们递了我画好的符纸。那些同门对我道谢,收好东西只好就准备启程。

我走到李醉游身边,悄悄摸出一截红绳系到他手上。

「保平安的。」

白芝芝走到我身边,捏着符,拽住了我的袖子。

「师姐,昨日是我不对,多谢你。」

我挑挑眉,不知道她怎么突然转了性。

「这个符咒,当真会把我们传送到后山吗。」

「我骗你做什么?」

白芝芝跟着队伍走了。看着他们背影彻底消失,我脸上的笑意彻底冷了下来。

三师弟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打喷嚏。

「师弟,你确定吗?」

三师弟点点头。

「除了那种魔气,师兄师姐们身上还有一种奇怪的死气。」

「就好像……」

就好像他们已经没有了魂灵,只剩下一具尸身被人操控着。

回去的路上,三师弟拉着我的手,一路欲言又止。

「怎么了?」

「如果他们还活着,师姐你还会这样做吗?」

我想起那十几张符纸。我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痛苦的画过符了,那些符咒并不难,但有些事情不是会做就能轻松完成的。

李醉游在一旁陪着我。

他也要拿着这个符咒出发。

那时我有和三师弟一样的疑虑。

「师兄,你会觉得我不该这样做吗?」

李醉游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直到我画完最后一张,他才走过来,按住了我的肩膀。

「长生,没有不流血的战争。」

「但我在骗他们去死,师兄,我在骗他们去死。」

那符咒威力强悍,又被李醉游灌入了剑修的剑意,只怕方圆五十里之内难有活物——遑论他们这些拿着符咒身处中心的人,大概连尸体都不会留下。

李醉游为符咒加注剑意之后,对我说。

「现在是我们了。」

「长生,他们会是英雄。」

11

我与掌门一起守在门派后山的封印之处。

我留意着感应,总觉得如芒在背。

掌门被我走来走去绕得头晕,嘴角噙着一点笑意。

「我还以为你是最争气的,当年就说你情关比常人少开一窍,没想到还是难逃俗气。」

我知她在点我在意李醉游,却实在很难反驳。

「掌门,我都敢让同门送死了,还够不上你眼里的无情吗?」

她笑着摇了摇手里的折扇,眼底却并无笑意。

「冷血非是无情,不过……你的确做得比常人好得多。」

「这种事情,一般人倒下不去那个手。」

「我就当掌门是夸我了。」

下一刻,我心念一动。

符咒被引爆了。

有人传回来消息,南月门的求援根本就是一个陷阱。

那样一个小门派,根本无力抵挡魔族,早就被灭门了。师兄他们刚一进去,便看见庭院之中堆积的尸体,下一刻,他们就被团团包围。

苦战了半日,他们就催动了符咒。

魔族与修士一同消弭在刺眼的白光里。震天的轰声里,天地色变,日月失色。

三百里外由可见耀眼的白光。

我胸口一窒,几欲呕血。

12

「本尊还当你们人界修士有多光明正大,没想到也有手段如此狠厉之人。」

在牺牲同门换得魔族损失的同时,有人悍然打碎了后山的结界,堂而皇之的踏入封印禁地。

是魔尊,还有跟在他身边的白芝芝。

她果然没有去。

师尊同样跟在他们身后。只是眼神涣散,神志全无,只知道跟随着白芝芝走动。

魔尊环视一圈,发现此处真的只剩下我和掌门两人,冷笑了一声。

「竟然只留了两个人,你们将为自己的狂妄付出代价。」

掌门站起身,手中折扇随着她垂下的手化作一柄长剑,寒光凛冽。

「败你,我一人足以。」

拳剑相接的一瞬间,白芝芝已经杀至我面前,师尊紧随在她身后,凌厉的掌风直逼命门!

我躲过他们二人,腰间长剑抽出,却并没有进攻。

刹那间,我脚下异光乍现,一个巨大的阵法延展开去。长剑触地,发出一声清脆锵鸣。

等候已久的修士们自法阵之中杀出。

陈列在魔族据点之前的军队之中的修士并非精锐。我们留了一手,各派之中的顶尖大能早早聚集到了我们门派之中。

正面佯攻,拖延为主;后方空虚,诱敌深入——瓮中捉鳖。

这才是我们的杀招。

然而魔尊只有片刻讶异,很快就恢复了冷静。魔尊不愧是魔尊,被几大高手合围,居然仍能周旋。

然而异变接连,我们没有真正争取到喘息的时间。原本和白芝芝一起与我纠缠的师尊悍然发难,满含杀意的一掌转眼间逼至面门。我险之又险地侧身闪过,然而师尊脚步不停,趁机绕过我直冲封印。

「他要开封印!」

随着师尊靠近,封印立刻产生了松动的迹象。白芝芝拦住了我的去路,眼神阴狠。

「师姐,你知道那些魔族怎么来的吗?」

「什么?」

千防万防家贼难防。原来那么多修士日夜搜寻裂缝加以封印,仍有魔族为祸人间的原因,是师尊。

「魔尊他不能靠近,可师尊是仙体,并不会引起大阵警戒。」

「等他打开封印,魔尊收回灵魂碎片,你们啊……」

白芝芝的笑变得阴毒。

「就是我登上高位的垫脚石。」

我冷笑:「你以为等他把人间变成炼狱,这天下还会有你的立足之地吗?」

「你的价值会在那一刻消失。」

她不会承认。白芝芝再抬手已经是杀招,寒光凛然的剑刃发出森然嗡鸣。

「不可能!是我救了他!」

就在白芝芝发狂的前一秒,李醉游的剑到了。

变数生得突然,照常人的理解,李醉游应该死在南月门的那场爆炸里。但是他毫发无损——好吧,算不上毫发无损,至少看起来风尘仆仆、身上仍有血污,形容略微狼狈。

众人惊诧之间,长剑当空相撞,掀出一阵气流。我借力直奔师尊,然而他却突然转头看向我。

「长生?」

那眼神片刻清明,几乎与我遥远记忆里的师尊殊无二致。

曾几何时,师尊也这样看着我,会看着我和师兄在院子里练剑。

然而他身后就是通道。

低等的伎俩。试图用过往的情感阻止我是他们最大的错误,毕竟我已经说过很多遍了,我派修的是无情道。

「长生!」

温柔的液体溅到我脸上时,我听见有人叫我。

13

师尊,或者说是魔尊的手,从我胸口穿过。

同样,我的剑也插在他的胸口。

「好一个心狠手辣的女娃儿。」

那一剑穿心而过,纵然是魔尊,也是魂魄初全,并不比我好受多少。

我将剑又抵入其中半寸,魔尊的另一只手也抬了起来,已经碰到了我的脖子。

「李醉游!」

李醉游没有出声,然而身后狂风骤起,我知道剑到了。

魔尊的手突然顿住,转而一掌将我推了出去。

倾山碎玉的一剑破空而来,红得发黑的血液伴着一声惨叫泼开在空气中。

自有人解决剩余的魔族与已经呆愣的白芝芝。我的剑还插在魔尊的尸体上,然而我的已经没力气去把它拿回来了。

跌入一个怀抱之前,我视线里仅存的画面是那一只手。那只原本准备掐断我的脖子,却在千钧一发之际将我推开的手。

我想,那是师尊的手。

14

我醒过来的时候,几乎以为自己又死了一次。

嗯,大概也算是又死了一次。

李醉游就趴在床边,握着我的手,已经睡着了。

也不知道在这里守了多久了。

我尝试着动了动,却发现痛得更厉害。我绝望地闭上眼,觉得还不如死了算了。

我那点动静几乎可以说没有,但还是惊醒了李醉游。他急忙凑上来,发现我确实醒了,整个人猛地站了起来,又直接跪了下去。

进门查看我状态的弟子被他「咚」的一声吓了一跳,进来看见我们这幅光景,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他大叫着跑了出去。

「师姐醒了!」

我想伸手拉一下李醉游,奈何浑身上下没一处能动,只好冲他眨眨眼。

「师兄怎么行此大礼?」

他没跟我斗嘴,愣在原地回了回神,才轻轻地把手掌覆在了我的手背上。

「师兄要被你吓死了。」

他知道我一定关心封印的事情,于是就没有多说嘘寒问暖的废话,告诉了我那天后面的事情。

白芝芝如今被锁在地牢里,等待解决完所有事情之后再做处理。我不在意她最后会怎么样,也许是死,也许是断了仙根,丢给凡人朝廷定夺。

不过,无论结果是什么,想来都跟她一开始期待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没有任何关系了。

李醉游说完这些就没再开口了,似乎打定主意要我问什么他答什么。其余事情,只要我不问,他就绝口不提,包括我本来应该关心的他的伤势。

我闭上眼,忽然有些抗拒再谈论这件事的所有相关情况。李醉游大抵是在我心里下了什么咒的,我的想法从来瞒不过他。

「长生,多谢你。」

「谢我什么,我差点拿你去炸魔族。」

李醉游没说话,只是用指腹摩挲过我手腕上的伤口,轻轻地笑了笑。

「私用禁术,不怕掌门罚你?」

「掌门不知道。」

掌门咳了一声,站在门口看着我们。

「现在知道了。」

我两眼一闭,准备装死。

然而预想之中的毒舌与训斥都没有来,我甚至听到了掌门的笑声。

「做得很好。」

「我以为你要骂我也是恋爱脑。」

「无情非是冷血,我之前对你说过,你是一点没听进去啊。」

「修者静心养性,非是断情绝欲,不然何来阴阳相合的双修之法?你以为我骂你师妹是骂她想谈恋爱吗?」

「我是骂他们为一己私欲为祸苍生。」

仙者心怀天下山川,怎么会是冷血无情以苍生为牲畜之人?无情道非是冷心冷肺,而是一视同仁,不偏不倚。

是对万物一视同仁,对苍生兼怀爱仁。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方才是真正的无情道。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我和仙君BE了

    1我和仙君BE了

    女己| 仙侠奇缘

    受命下凡助虚无仙君渡情劫,谁成想他在凡界是个和尚,我作为白狐陪伴在身侧,为了虚无仙君的情劫,我化人形勾引他,逼他还俗。我当众变回白狐,吓的香客要烧死我,虚无说要亲手烧死我,可他带我离开,在江湖上行骗。我们遇到一道士,他是国师,看出我成精向女帝进言,女帝看上虚无的美貌,当他的面,挖我的心头血。历劫结束...

  • 2 皎皎月光

    2皎皎月光

    夏小檀| 现代言情

    他,高冷禁欲;她,放荡不羁。为了复仇,她处心积虑接近他,毫无底线撩拨他,阴险腹黑的算计他,她破坏他的订婚礼,赶走他的白月光,在他雷区踩了一次又一次。某个深夜。他将她逼至墙角,“何皎皎,你还有什么本事是我不知道的?”她笑的轻佻。就这样,她强行闯进他的世界为所欲为,一步步将他拽下神坛吃干抹净......

  • 3 复仇热点:过年回家我杀疯了

    3复仇热点:过年回家我杀疯了

    撑花| 仙侠奇缘

    上一世,我是道中最小的师妹,修有情道。于是大师兄生死未卜,我想都不想就把灵丹剖给了他。大师兄打怪被拐,我毫不犹豫把筋血卖了赎他。后来我终于如愿嫁给了他,。我这才知道他修的是杀妻道。这一世,我哭得撕心裂肺,系统看不下去,找上了我。它说只要我在七日内灰飞烟灭,杀妻道将会彻底不复存在。我直接甩开追妻火葬场...

  • 4 当虐待动物的男朋友来了兽世

    4当虐待动物的男朋友来了兽世

    摘星光送你| 穿越架空

    为了让自己变强,兽世小狐狸阿离从人界带回一家虐待动物的人渣.....

  • 5 我受命下凡助仙君渡情劫

    5我受命下凡助仙君渡情劫

    女己| 仙侠奇缘

    受命下凡助虚无仙君渡情劫,谁成想他在凡界是个和尚,我作为白狐陪伴在身侧,为了虚无仙君的情劫,我化人形勾引他,逼他还俗。我当众变回白狐,吓的香客要烧死我,虚无说要亲手烧死我,可他带我离开,在江湖上行骗。我们遇到一道士,他是国师,看出我成精向女帝进言,女帝看上虚无的美貌,当他的面,挖我的心头血。历劫结束...

  • 6 苏慕乔萧淮安

    6苏慕乔萧淮安

    朱黛溪| 现代言情

    结婚十年,她和他携手并进,见证祖国强盛。他对她处处关照,无微不至。唯独有一点,绝不碰她!她问他为什么。他说:“我不举。”...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