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凡极品帝婿陈凡秦月柔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陈凡极品帝婿

更新时间:

在现代社会中,陈凡是一位年纪稍大的单身男性,突然被传送到了古代。那时的王朝正面临严重的男性人口短缺,无人可担任城墙的守卫、参与战争或从事农耕。为了解决这个使人民生活苦不堪言的问题,朝廷直接开始分配婚姻。那些愿意娶三个或更多妻子的人,朝廷会给予奖励。而如果能生出男孩,更是有重赏。陈凡被分配到了四位美丽...

《陈凡极品帝婿》精彩内容

《陈凡极品帝婿》是由作者陈家小哥最近创作的同人小说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陈凡极品帝婿》精彩节选:在现代社会中,陈凡是一位年纪稍大的单身男性,突然被传送到了古代。那时的王朝正面临严重的男性人口短缺,无人可担任城墙的守卫、参与战争或从事农耕。为了解决这个使人民生活苦不堪言的问题,朝廷直接开始分配婚姻。那些愿意娶三个或更多妻子的人,朝廷会给予奖励。而如果能生出男孩,更是有重赏。陈凡被分配到了四位美丽......

第2章

“家主,妾身错了!”

“......”陈凡一脸的茫然,她何错之有?

矮下身体,想把秦月柔扶起来,结果他的手刚碰到她,她就咚咚地朝他磕头。

“妾身知道家主一直嫌弃妾身手法不好,妾身一定去跟村里的妇人们学习。”

“可您之前已经打断我的右腿,要是再打断妾身左腿,妾身就不能伺候您了。”

!!!

她的腿是原主打断的?!

看着秦月柔残掉的右腿,陈凡脑袋嗡嗡响。

这么漂亮的一个人儿,还那么温顺乖巧,疼还来不及呢,原主到底是怎么想,他怎么下得了手!

“你的腿不方便,别跪着了!”

秦月柔的身体就颤抖到不行,惧怕陈凡的她,根本没注意听陈凡说什么,“求您了,不要打我,不要打我。”

颤抖不已的身体,惊恐万分的表情。

可见,原主以前经常打她,把她打怕了。

陈凡连说了三遍不打你,秦月柔才停下求饶,她小心翼翼抬起头,有些不敢相信地看向陈凡。

“家主您......不打妾身?”

“陈凡,陈凡!”

陈凡刚想回答秦月柔,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声音。

跪在地上的秦月柔连忙起身走到门边,帮陈凡挑开门帘。

“谢谢!”陈凡朝秦月柔微微点头,然后越过她走出去。

陈凡身后的秦月柔惊讶且疑惑地看着他久久不能回神。

家主没打她,还跟她说......谢谢?

摔山沟里后,家主转性了?

如果是真的,多好呀。

秦月柔猛地拍了自己一巴掌。

秦月柔呀秦月柔,你别痴心大妄想了。

陈凡变好,比登天还难呀!

......

院子里,站着三个大汉,一个比一个长得高大,站在最前头的那个跟个凶神似的,一看就是很不好惹的样子。

这几个人是谁?

陈凡扭头想问秦月柔,却发现她神色慌张,双手紧紧地攥地一起,和陈凡相对的眸子里,有哀有怨还有祈求。

这是怎么了?

“你小子在干嘛呢,叫了那么久才出来!”男人来到陈凡的面前,露出一口的黄牙,他又晃了一下手中的东西,“肉和酒我拿来了,人也给你带来了。”

说完,他没等陈凡回应,就自行招呼他身后的两个人进屋。

“我跟你很熟吗?”

陈凡不悦,这是他的家,没经他同意就进门让他很不爽,最主要的是他们吓到他妻子了。

听到此话,那三个男人不由得一愣。

“你小子......嗨!”黄牙男人不以为意地挥挥手,跟同来的男人道,“他昨天摔山沟里,现的脑子还不清楚,不管他,你们先坐。”

话落,黄牙男人扭头对站在门帘后面的秦月柔大声喝道,“你个没眼力的贱妾,没看到爷手上的肉和酒吗?还不快拿去处理,那么不懂事,早该叫凡弟把你发卖了!”

门帘处那抹娇小瘦弱身影,猛地一颤。

秦月柔从门帘后面走出来,脸色苍白,泪水一直在眼眶处打转。

从黄牙男人手里接过肉酒后,秦月柔便一瘸一拐往厨房走。

陈凡的怒火蹭蹭地往上冒,一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小女子算什么本事,而且这小女子还是他的妻子。

这男人到底是什么玩意,不请自来,还胆敢对他的女人呼前喝后。

“哎!”

陈凡刚准备发作,黄牙男人看着秦月柔一瘸一拐的背影,突然叹了口气,“我说陈凡,你小子就不能忍忍吗?秦四那腿断了有些可惜呀!”

“确实!”

黄牙男人身后那两人连连点头,都表示惋惜。

陈凡质疑地审视那三个男人,听口气,他们的惋惜可不像是同情秦月柔。

“都别站着了,我们进屋坐吧,陈凡,我看你这样子,肯定是还没恢复,你也快去坐着吧。”

黄牙男人反客为主,拉着陈凡进屋。

陈凡坐下来,默不作声地看着那三个男人,知已知彼,他要先搞清楚这几个男人是什么人,他们来此是何目的。

他整理了一番大脑里的记忆。

这三个男人,他只认识领头的黄牙男人,他名叫朱大安,原主和他是村里混混。

两人臭味相投,又懒又惰,只知道吃喝嫖赌,家里的活计全都交给妻子,还整天嫌妻子们挣得少,一个不顺心,不是打就是骂,打得不是断手就是断脚。

朱大安和原主之所以这么猖狂,是吃定别人不会去官府告他们。

大庆王朝本来就男少女多,这些年和周边国家打仗,又遇上天灾,如今朝内男丁骤减,很多女孩到了婚嫁年龄都没有人娶。

光景不好,家家户户都严重缺粮,心狠的就把没人娶的女孩赶出门,漂亮的还可以去勾栏子,不漂亮的只能到处流浪,每年都有大量流浪的女子饿死。

就算没被赶出门的女孩,怕自己成为家里的负担很多都选择自杀。

为此,大庆的皇帝还颁布了一道圣令。

朝廷分配妻子,除去朝廷分配的,鼓励男人们多娶,娶三个以上,赏!

皇帝的赏金从最初的一两银子加到十两银子,朝内还是没什么男人愿意多娶。

如今光景不好,哪家不是勒紧裤腰带过日子,谁敢多娶。

男丁稀少,陈凡和朱大安又娶了三个以上,就算把他们告到县衙,县衙最多也只是象征性地罚一下。

朱大安目光往门外扫了一圈,“凡弟,你们家秦三那娘们呢?今天没在家?”

“秦三?”

那娘们?

难道,他不止一个妻子?

“不是吧。”朱大安摇摇头,“我说凡弟,你这脑子不会真掉进山沟里摔坏了吧。”

陈凡眼睛一瞪,“会不会说话,你才脑子摔坏!”

朱大安马上回呛:“你脑子没摔坏,怎么会不记得秦三?你不仅不记得秦三,还对秦四那个跛子客客气气的,不打不骂。”

秦四,跛子?

朱大安说的应该就是在厨房里忙碌的秦月柔吧。

“你这人懂不懂礼貌,我妻子叫月柔,不叫跛子!”

“瞧瞧,瞧瞧。”朱大安一副胜利者的姿态,“还说脑子没坏,你平时最嫌弃秦四了,你嫌她太瘦,不能下地干重活,如果不是有秦三她们,你早就把她休了扔出去了。”

“哦!”朱大安说着说着,突然哦了一声,他指着陈凡揶揄他,“我知道你为什么约我们今天来了,因为秦三她不在家,你就是怕她。”

“......”这段记忆,陈凡的脑里真没有。

秦三。

朱大安句句不离秦三。

她是月柔的姐姐?也是他的妻子吗,她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子?

“算了,不说秦三,谈今天的正事吧。”朱大安扭头对他带来的两个男人说,“怎么样,我没骗你们吧,那秦月柔长得......”

“家主。”

秦月柔轻软细柔的声音,打断朱大安的话,她端着一张小桌子进来,桌子上有她刚刚炒好的三个小菜。

端着小桌子,腿脚又不方便,还得小心翼翼地护着桌上的菜,秦月柔步履蹒跚。

陈凡急忙起身接过秦月柔小桌子,“我来!”

秦月柔微怔,温柔的眸子里有疑惑还有一丝丝的感动。

陈凡不仅不嫌弃她上菜慢,还说话客客气气的主动帮她。

他......好像和往常真的有些不一样。

“皮肤又白又细,脸蛋也长得精致,大安你说得没错,确实是一个难得的美人儿,可惜就是腿被打断,不然......”

朱大安盯着秦月柔道,他带来的两个男人,猥琐的目光不怀好意思地在秦月柔身上溜来溜去。

陈凡在现代虽然没有交过女朋友,但是他也不傻,这几个人今天来,就是打秦月柔的主意。

原主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投胎时是不是忘了带脑子,跟打自己老婆主意的人称兄道弟?

陈凡目光冷冷地扫过面前的三个男人。

“都给老子滚!”

《陈凡极品帝婿》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官路红尘

    1官路红尘

    争渡| 官场职场

    身为秘书的宋思铭因为上司被双规,陷入人生的至暗时刻,但他丝毫不慌,靠着超人的智商和情商逆势而行,一个个红颜知己相伴,随他一起青云直上!

  • 2 修宇不语林修宇

    2修宇不语林修宇

    白桑| 都市生活

    我死后第一天,妻子便和初恋男友约会。我曾对她说过,“我若是死了,下辈子,一定不会再爱你。”但她却一脸不屑回道:“求之不得,但都说祸害一万年。”后来如她所愿我死了,可她抱着我的骨灰盅喃喃道:“还在生气呢?”

  • 3 手撕恶毒后妈

    3手撕恶毒后妈

    旺旺仙贝| 短篇言情

    十八岁时,我踏上前往高考考场的道路却遭遇了一场意外的车祸,幸运的是我保住了一条性命,但却因此再也听不见声音,确诊耳聋三年后,我突然恢复了听力,兴高采烈地等着与家人一同分享这份喜悦,后妈回来时像往常一样抱了抱我,面带微笑的用手语比划着“我爱你”,但转过头去我却分明听到她在和弟弟说“这聋子怎么还不去死。...

  • 4 重生嫡女:六皇子我以山河为聘

    4重生嫡女:六皇子我以山河为聘

    橙橙清甜| 古代言情

    将近亥时,天色漆黑,长安城大街上早已静谧无人,偶尔的几声狗叫撕扯着平静这夜,许多人各怀心思,谋划着自己的事沈家祠堂内,两支蜡烛摇曳着火花,像是在拼命发着光可这两点星光于这漆黑之夜并未有多大意义,只是照着那方寸之地方寸之内,沈若凝面色从容,闭着眼睛琢磨事情祠堂不大,除一个上了锁的大门外,西边墙上还有一...

  • 5 再见江羿

    5再见江羿

    苏泽| 都市生活

    我被虐杀分尸时,妻子正在为白月光买礼物。当她接到我绝望的求救电话时,冷冷地打断我说:“你又想搞什么花样?离我远点!就算你要死了也别来找我!”...

  • 6 白月光她不干了!

    6白月光她不干了!

    佚名| 现代言情

    慕若昏昏沉沉的坐在沙发上,听着眼前陌生的男人喋喋不休的讲话:“若若,你别伤心,北辰和那个女人只是玩玩儿而已,他的白月光一直是你。”“你没有看出来那个女人的五官和你有点相似?”男人压低了声音,“我偷偷打听了一下,她为了留住北辰,按着你的五官脸型去做了整形,现在的她和读大学时候长得完全不一样。”慕若一直...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