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凉意陌千宸小说 听说你睡错人了?章节在线阅读

听说你睡错人了?

更新时间:

一觉醒来,发现睡了不该睡的人,不想负责,但是他真的好帅啊。

《听说你睡错人了?》精彩内容

主人公叫米果韩子蔚韩美熙的小说叫做《听说你睡错人了?》,它的作者是火星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一觉醒来,发现睡了不该睡的人,不想负责,但是他真的好帅啊。...

1

1

大概用了三分钟,我终于清楚了自己的处境。

我......睡了一个小哥哥。

完全陌生的那种。

男朋友何放劈腿同班女生,绿了我之后,我就发誓要做结识一名帅气的小哥哥,气死何放。

作为室友兼死党,韩美熙塞给我一本《交友攻略》,然后特意在她们家给我举办了一场单身派对,邀请来的,都是肤白貌美的小姐姐,和英俊逼人的小哥哥。

韩美熙是富二代,虽然父母常年忙碌,但从不愁人陪她玩。

在小姐姐和小哥哥们玩桌游的时候,她还特意问我,在这些人里,有没有我特别中意和喜欢的。

「你自己先选选,有没有合眼缘的,我给你搭个线,介绍一下。」

韩美熙的话,让我有种选妃的感觉。

其实,我不想选。

但是想到何放,想到我要交往一个比他帅,比他优秀的男朋友气死他。

可是我在人群中看了又看,哪个男生都像是何放附体一般,不是眼睛像他,就是鼻子像他。

我有点沮丧。

「哪个都不行?」韩美熙惊了,她思索了片刻,最终拍了一下大腿。

「看来只有进行撒手锏了!」

说着,她转身跑了,没过多一会儿,她就跑下来,说有个最帅的小哥哥就在楼上,他喜欢静,所以让我自己上去认识认识对方。

也许是喝嗨了,也许是为了证明自己想要交友的决心,我拒绝了想要扶我上楼的韩美熙,一个人醉醺醺地晃上了楼。

就在分辨不清房间的时候,一个小哥哥刚好打开房门迎接我,于是,我毫不犹豫地走了过去......

情况大概是这么个情况,只是我脑袋还有点晕,太具体的情节,想不起来了。

眼下,小哥哥就躺在我旁边,他不仅压着我,结实的手臂还紧紧地把我搂在他的怀里。

我推了推,根本推不动。

我、真、透、不、过、气!

这个人,还真他喵的重......

「那个......HELLO?」

我只好尝试着叫醒他。

按照《交友攻略》里写的,认识了小哥哥之后,一般是先打声招呼,然后给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消失在他的视线,让对方意犹未尽地寻找自己的联系方式。

攻略里可没说会认识到这种程度。

现在,我就是连消失恐怕都做不到,因为我被这小哥哥的大长腿压得完全动弹不得。

「我要......被你压死了......」

「嗯?」

小哥哥的声音低沉而沙哑,他把埋在我发间的头抬了起来。

我的心脏漏跳了一拍。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极帅的小哥哥,他有一双好看的眼睛,眼眶深陷,黑眸深沉,小麦色的皮肤和棱角分明的脸庞让他有一种说不出的狂野,尤其是......他乱蓬蓬的头发,让他像一只刚刚睡醒的雄狮。

「醒了?」

他的声音里有着一丝暧昧不清的戏谑,眯着眼睛的样子,像在打量猎物。

我看到了他结实的胸膛,和半掩在被子之下的腹肌。

腹肌上,散落着几个「草莓印」。

不用说,那正是我的杰作。

我的脸「腾」地一下红了。

「昨天的事,就当没发生过......」

话说到这儿,我想起了《交友攻略》,一阵无地自容,立刻改口。

「那什么,男欢女爱,人间常情,情出无悔,各不相欠。后会有期!」

我抱了下拳,拿起我的小包包便冲出了房间。

刚下楼,韩美熙就跳了出来。

「睡了吗?」

她昨天晚上应该也是玩嗨了,一双熊猫眼,配上这一脸兴奋的表情,活脱脱的八卦熊猫一枚。

「睡了......吧......」我看了看自己,衣衫不整,说没睡,鬼都不信。

「恭!喜!你!」韩美熙振臂高呼的样子,实在有够中二。

「Jack呢?」她问。

我一脸懵X:「Jack是谁?」

「给你介绍的小哥哥呀!」

韩美熙跺脚。

这时,响起了下楼的脚步声。

我转头,看到了正在系衬衫扣子的「雄狮」小哥哥正慢悠悠地走下楼。

韩美熙抬头,欣喜地喊了一声「哥」。

哥?!

我怔住了。

我昨天睡错的雄狮......是韩美熙的亲哥,韩子蔚?

2

如果我错了,请让警察叔叔来惩罚我,而不是韩子蔚。

已经化成石像的我,眼睁睁地看着韩子蔚淡定地坐在餐桌边,神色明显有几分疲惫。

韩美熙拉着我坐下来,兴冲冲地问她哥。

「哥你什么时候回国的?」

「下午,倒时差睡了一会,就被你们吵醒。」

「那怎么不下楼跟我们一起嗨啊?!」

韩子蔚冷冷地扫了我一眼。

「没来得及。」

我刚喝进嘴里的牛奶直接把我呛得咳嗽了起来。

「米果你没事吧?脸怎么这么红?」

「呛、呛到了,对不住。」

我捉起餐巾,挡住了红得发烫的脸。

韩美熙的父母是做生意的,在国外也有公司。

别看韩美熙没心没肺的,一天就知道玩。

大她四岁的韩子蔚,却早早地接手家里的生意,经常国内、国外的飞,妥妥的太子爷一枚。

想来,昨天是太子爷被我们吵醒,想要出来看看,却被我当成「大礼包」,直接扑倒生吞了......

想到自己好死不死,错睡了死党的亲哥,我真想给自己两巴掌。

「哎?哥,你脖子上怎么有个草莓印?」

韩美熙的八卦水平一流,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有个小孩,不太懂事。」

韩子蔚不以为然地拉了拉领子。

我已经没脸再坐在这儿了,我红着脸,起身告辞。

「别啊,今天继续嗨啊,休息一会,我带你吃好吃的去!」

好家境里生长出来的孩子,就是单纯直率。

看着不明所以的韩美熙,我觉得自己简直不是人。

「不、不了,有点累。」

心累。

韩美熙误会了我的意思,一脸「秒懂」的暧昧表情。

「那行吧,我送你。」

我刚要拒绝,韩子蔚低沉的声音便响了起来:「我送吧,直接去公司。」

「NO!」

我大声喊出来的同时,韩子蔚已经站起了身。

兄妹两个,都诧异地看着我。

「那个......没啥,我的意思是,别麻烦了,我打个车就行。」

韩子蔚淡淡地说了两个字「顺路」。

3

韩子蔚很低调,车子也是低调内敛的商务车。

司机开车,韩子蔚坐在后排,我不好直接去坐副驾驶,也只好坐进了后排。

韩子蔚系安全带的时候,好似随意地问了一句:「累了?」

好不容易已经恢复平静的我,再一次红了脸。

「对不起。」

憋了半天,我只憋出来了这三个字。

他发出一声低哼,便看起了手里的文件。

从韩美熙家到我家,有二十分钟的车程,每一分都让我觉得相当难熬。

太子爷倒是态度自如,阳光从车窗内洒进来,在他刀刻一般的侧面上,镀上一层好看的光。

发觉我在看他,太子爷抬起了头来。

「昨天没看够?」

「够了够了。」

「够了?」

他的音调压低了几分,好像容貌受到了置疑。

我立刻摇头:「没够没够......」

韩子蔚低下头去签文件了,唇角微微地扬了扬,不知道那算不算是一个笑容。

我暗暗抹了把汗,我深深地意识到,这个误会是要解不开,怕是我以后都不能面对韩美熙了。

于是鼓起勇气:「不好意思,其实我昨天,没想睡你......」

人家真的只想交个朋友来的,嘤嘤嘤。

他签字的手顿住了。

八成又是我的错觉,车子里的气温骤然降低,我竟然有点冷。

「没想睡?」

「真的!」

我恨不能拍着胸脯保证。

我确实想证明自己是个渣女,调戏一下「大礼包」,绝对没想真的会把生米煮成熟饭。

而且,事情是怎么发生到后面那种地步的,我一点都没印象。

韩子蔚的黑眸眯了起来。

他的样子像发怒前的狮子,我莫名开始害怕,连后面想要说的「睡错了人」也没能说出口。

韩子蔚的身子便压了过来。

车厢太小,我无处可躲,只听他在我耳畔低语。

「哥哥,我失恋了,你跟我说说话好不好?」

「哥哥,我挺可爱的,我给你唱首歌好不好......」

「Stop!」

我尖叫着打断了韩子蔚。

「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成年人的世界里没有后悔药,如果有,我愿意吃一锅。

「我的错我认,只求你别告诉美熙。」

韩子蔚垂下了眼帘。

他的呼吸打在我的脸上,明明那么轻,我却觉得自己的脸快要被烫煮了。

「下车。」

在韩子蔚无情的提示下,我才意识到我家已经到了。

「那,能答应我吗?」

我小心翼翼地问。

他扫了我一眼,只扔下三个字:「看心情。」

4

我倒在床上,分析了一下眼前的局势。

第一,我昨天是真的喝断篇儿了,做过什么根本就不知道。

第二,我早就听韩美熙说过,围着她哥的女人一大票,更没可能把昨天的事当回事。

这么一想,我就踏实了。

翻了个身,便跟周公约起了会。

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韩美熙已经给我打过两遍电话,发了十几条信息。

我点进手机,她和韩子蔚的合影闯入眼帘。

后面是几条消息:

「我和我哥陪逛街,你来不来?」

「你干嘛呢?」

「我们要吃好吃的了,你来不来?」

「烦死了,不带你了,我黑我哥一个包,嘿嘿嘿。」

我点开那张合影,照片上的韩子蔚一脸温和,已经没有了跟我在一起时的冰冷模样。

想来,我的判断没错,韩子蔚果然转头就忘了这次的「小插曲」。

平静地度过了一天,我的心也放了下来。

哪知道周日晚上,韩美熙就杀到了我家楼下。

「米果,快下来,陪我去宵夜!」

我对韩美熙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跟这位白富美相比,父母都是人民教师的我,家境只属于一般。

对韩美熙这种富二代,我一般都敬而远之。

没办法,消费都不在同一个等级,在一起会有压力。

但韩美熙特别喜欢跟我在一块儿,她说,她喜欢我的简单,觉得可以跟我交心。

我们是同班同学,又在一个寝室,想绕着走本就不容易。

况且,韩美熙这样的性格,也很难让人拒她于千里之外。

「别当咸鱼了,快下来,我在楼下!」

我揉了揉太阳穴,懒得换衣服,抓起风衣就下了楼。

韩美熙像往常一样,开车载着我奔向SOHO,说有一家日料特别好吃,让我陪她去吃。

看着她嘻嘻哈哈的样子,似乎,对我那天睡错他哥的事情毫不知情。

我多少放心了一些。

刚一进日料店的包房,韩美熙就拿出了一个首饰盒。

「对了,米果,昨天和我哥逛街,他送了你一个小礼物。」

我的心尖突地一跳,眼睁睁地看着首饰盒里躺着一个镶着粉色水晶草莓的项链。

草莓......

我的心尖突地一跳。

「快戴上看看!」

「NO!」

我按住了韩美熙的手。

「怎么了?米果,你脸怎么这么红?」

「我、我想去洗手间。」

一溜烟跑到洗手间,用冷水拂了拂脸,我才总算冷静了下来。

草莓项链?

韩子蔚那个家伙,是故意的吗?

不,应该不会。

他不至于,顶多是个恶作剧。

进行了一番自我说服,我走出了洗手间。

抬眼,却看到了一个人。

不,确切地说,是两个人。

我的前男友何放,和他的现任女友。

何放是我的同班同学,我的初恋。

从高中时期我就喜欢他,一路追着他考上了T大,有幸和他分到了同一个班级。

因为喜欢他,我放弃了考幼儿师范的志愿,一心想要抱得男神归。

刚一入学,我就向他表白,还曾为他的同意而幸福得直冒泡泡,觉得这么多年的所求终于成真。

直到大二那年,发现他瞒着我劈腿大一学妹已经长达半年。

我才意识到,这么多年,我的初恋是一场自作多情的闹剧。

为了一个渣男,我放弃了曾经的梦想,多么可笑。

何放和他的现任也看到了我,现任的神色一垮,立刻藏到了何放的身后。

怎么,我是鬼吗?

不仅是学妹,何放的脸色攸地沉了下去。

「你跟踪我来的?」他问。

「啊?」我怔住了。

「米果,我已经告诉过你,我们是绝对不可能的,你纠缠我也没用。」

何放一副被痴缠到无奈的表情。

我「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何放,你脑子是不是有病?我来这是吃饭的,跟你有个毛线关系?」

「吃饭?」何放一脸不屑。

「这里人均一千块,你到这儿吃饭?」

「怎么?你能吃我就不能吃?」

我确实不知道这里这么贵,一顿饭等于爸妈给我的一个月生活费。

但我不想被何放看不起,他不配。

果然,何放听出了我的嘴硬,看着我的眼神,有几分意味深长。

「你是在这打工做**吧?」

我爸是大学老师,我妈在聋哑学校任教,老两口一辈子兢兢业业。我向来节俭,在外面吃饭向来不会超过二百块。

为此,何放常奚落我过得像个苦行僧。

何放的家境比我好,学习比我好,一切都比我好。

再加上我对他的舔,所以他和我交往,就成了他对我的施舍。

连他看不起我,都成了应该的。

躲在他身后的学妹,忍不住笑出了声。

她似乎不再怕我,从何放身后探出头来,鄙夷地打量我。

我的双拳紧紧捏在一起,正要出声反击,一双手搭上了我的肩膀。

「等我很久了吗?」

低沉的声音,悦耳得有如大提琴。

淡雅的古龙香水,有着复古的优雅,也有着隐藏于其中的狂野。

我抬眼,一张有如被上天亲吻过的帅气脸庞出现在我的身畔。

他用一双深邃的黑眸看着我,让我的心跳都漏跳了一拍。

是韩子蔚。

「走吧。」

韩子蔚说着,搭着我的肩膀,带着我走向了包房。

这样近的距离,我可以感受到韩子蔚的体温。

他的体温比常人更热一些,因而让我的心比刚才更暖。

眼泪就在我的眼圈里打着转,但我强忍着,没有让它们流下来。

在何放的震惊和学妹的惊艳目光中,我和韩子蔚走进了包房。

「哟,哥,你来了!」

没心没肺的韩美熙还窝在椅子里玩手机,我被韩子蔚按坐在座位上,她才抬起头来。

「哎?米果,你怎么了?」

「眼影进眼睛里了。」

我揉了揉眼睛,说。

韩子蔚深深地看了我一眼。

5

韩子蔚一坐下来,整个餐厅的气场就变了。

日料店的老板立刻带着大厨一同来到包房,亲自提供服务。

他们毕恭毕敬的态度,

隔着包厢的垂纱,我看到何放正在向这边张望。

「我怎么好像看到何放那个孙子?他怎么来了?」

韩美熙终于发现了何放,悄声问我。

「不管他,倒是你哥怎么忽然来了?」

我悄声问韩美熙。

「我哪知道,他非要来的。」

「非要来」这三个字,莫名让我的心里一动,忍不住看向了韩子蔚。

韩子蔚正垂眼看着菜单,他冰冷的神色跟毕恭毕敬的日料店老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他给人的感觉总是很冷,体温却极热,身材也......

韩子蔚赤着上身躺在我旁边的一幕浮现在眼前,我的脸再一次「腾」地红了。

他,该不会是特意为了我来的吧?

不可能,那只是一个误会,一个插曲。

事过以后,谁都会忘。

「哥,你昨天不是说今天有会?那怎么有时间来找我们吃饭。」

点完了餐,包厢里只有我们三个的时候,韩美熙突然问了一句。

「不是你们。」

韩子蔚头也不抬地说。

「是你。」

尽管已经明白他不可能是来找我的,但心里还是有一点小尴尬。

天哪,我在想什么?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说服自己这样也好。

我本来不也是希望他忘了那天的事吗?

眼下这种,就是最好的状态。

这么一想,我就坦然了。

可惜,事实证明,我坦然得太早了。

「爸妈让你这周末回家吃饭。」

韩美熙发出一阵哀鸣,韩子蔚又补充了一句。

「可以带朋友。」

啥?

我出现幻听了吧?

还没等我回过神,韩美熙就一下子抱住了我。

「米果,你一定要陪我回去!」

「你们家庭聚餐,我去不合适。」

韩美熙的眼睛,黯淡了几分。

「那也不是我的家吧......」

韩美熙的母亲去世得早,她和继母的关系不好,因而高中开始就在外面独立生活。

我看到过好几回她的继母到学校来看她,她都避而不见。

她继母落寞地站在教室门口的样子,让我心里莫名的难过。

我叹了口气:「好吧,我陪你去。」

韩美熙顿时笑了出来。

抬眼,便撞上了韩子蔚的目光。

他深邃的黑眸里,似乎有星辰在闪耀。

吃完饭,韩美熙要去上爵士舞课,于是,送我回家的任务,再一次落到了韩子蔚的身上。

我不太想跟他共乘一辆车,但想到我要把那条项链还给他,就硬着头皮上车了。

一上车,韩子蔚就向司机报了一个商场的名字。

「这个,还给你。」

司机发动了车子,我急忙把首饰盒递了过去。

他不说话,抬眼看着我。

韩子蔚的眼尾上扬,有一种说不出的狷狂。

我被他看得心跳加速,恨不能立刻转移视线。

「拿着吧,当成是回礼。」

「回礼?」

韩子蔚指了指他的脖子,衣领半掩下,那枚已经呈现出浅玫红色的草药印依旧清晰可见。

我的脸迅速红到了耳根,刚才准备好退回项链的话,统统都说不口了。

车厢里的暧昧指数迅速飙升,我觉得自己连呼吸都透着尴尬。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救命,死对头一直在暗恋我

    1救命,死对头一直在暗恋我

    真金不怕火炼先生| 现代言情

    “辛欣心,醒醒!”好像有人在叫我?我想睁开眼睛,但脑袋却很沉重,无法呼吸。就在我感觉快要窒息的时候,突然一股冰凉覆盖到了我的嘴唇上。

  • 2 我自小被太后收养

    2我自小被太后收养

    佚名| 古代言情

    我自小被太后收养,受到了公主般的宠爱。又与当今皇上一同长大,宫中人人都以为我会成为他的妃子。可他中春药后,宁愿在冷水里面泡上一天一夜,也不愿碰我一下。后来,我心灰意冷,请求出宫。

  • 3 儿子搞电信诈骗

    3儿子搞电信诈骗

    佚名| 短篇言情

    儿子搞电信诈骗,意外逼死三个准大学生。警察上门来抓人,他嘶吼说自己是被逼的,因为我没能给他富足的生活。法庭上,受害者多达上百个,儿子鼓动他们找我算账。后来,我真的死了,是被受害者家属给活活打死的。再睁眼,儿子弄丢班费,学校找到了我。我直接报警,众人惊讶,儿子恨得咬碎了牙。

  • 4 被寄生女友背刺后

    4被寄生女友背刺后

    佚名| 短篇言情

    我在尘土飞扬的工地上,以老干妈拌馒头果腹,省下的每一分都化作外卖和滋补品,飞向她的餐桌。终于等到林岚功成名就之日,我精心准备了一桌佳肴,期待与她共享喜悦。然而,她选择与导师之子共度良宵,将我抛诸脑后。面对我的质问,她竟指责我无能,不配与她并肩。更甚者,她与新欢联手,将我置于车轮之下。

  • 5 进击的嫂子

    5进击的嫂子

    佚名| 短篇言情

    收到研究生录取通知书的那天,我妈兴高采烈地准备奖励给我一套房子,我爸也豪气万丈地让我挑一辆豪车。我哥女朋友急了:“她一个女孩子,给她买什么房子车子!”甚至挺着肚子威胁我爸妈:“你们要是敢给她买,这孩子我就不生了,你们就等着断子绝孙吧!”可是我哥是我们家的养子,要断子绝孙也是他断子绝孙。和我们一家有什...

  • 6 不可改变的结果

    6不可改变的结果

    佚名| 短篇言情

    白月光和竹马表白时,因我将这件事告诉老师而错失彼此。竹马将这一切都怪在我的身上。他表面对我好,却在追捕犯人时,将我暴露在犯人的枪下。临死之时,他和我说,如果不是我,他的白月光就不会走上歧途。而我也应该好好体会下她死前的绝望。一朝梦醒。我回到了八年前,这一次我尊重他们的爱情。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