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枝陆应淮》岑枝陆应淮完结版免费阅读

岑枝陆应淮

更新时间:

岑枝看着桌上的验孕棒,心里莫名紧张。她犯了大忌。和男人在车里太激情,套破了。他这方面谨慎,出意外也会监督她吃药,不留麻烦,唯独上次爽得过头,大意了。岑枝索性赌了一把。有是命,没有也是命。

《岑枝陆应淮》精彩内容

《岑枝陆应淮》是佚名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主角岑枝陆应淮,书中主要讲述了:岑枝看着桌上的验孕棒,心里莫名紧张。她犯了大忌。和男人在车里太激情,套破了。他这方面谨慎,出意外也会监督她吃药,不留麻烦,唯独上次爽得过头,大意了。岑枝索性赌了一把。有是命,没有也是命。...

程洵再次敲门催促,陆应淮扔给岑枝一件外袍,从温泉池离开。

她拍了拍脸颊,回忆起刚才,情不自禁火烧火燎的。

陆应淮很擅长勾人情欲,一度吻得她理智崩塌,浑身软绵绵,强撑着力气往岸上爬。

岑枝一向听话,没抗拒过他,这两天别扭得很,陆应淮压住她脊背,“脾气真倔。”

她不吭声。

男人饶有兴味抚摸她长发,“不要车,拿一套檀园?”

檀园是北方隐形的十大豪宅之一,不上市销售,根据客户的资产高低排队选房,像陆应淮这种势力远超过钱的,开发商会亲自送钥匙上门。

岑枝垂下眼睑,没有比陆应淮更精通人情世故的,他明知她介怀什么,不愿当面解决罢了。

“我住进那里,对你影响好吗?你不是马上要升任了吗。”

他闷声笑,“注意点就行。”

岑枝趴在池边,男人的腿在水下绞着她,身体贴缠,极重的压迫感。

“我没法注意,总会被邻居撞见。”

这段感情,陆应淮虽然没刻意隐瞒,也没正式公开,和他关系亲近的有听说岑枝,更多以为他是单身,岑枝也从不炫耀惹事,对外守口如瓶。

她的存在一直很隐秘。

“我不搬去住了。”

男人脸色阴沉。松开她。

若不是程洵及时出现,他肯定要恼了。

岑枝在水里冷静片刻,裹好外袍出门,程洵接完陆应淮,又返回接她。

她明白,男人是给台阶下,可以耍小性子,要分场合,不能不知轻重。

“他带谁来了。”岑枝刷卡进屋,随口问程洵。

“我不清楚。”

她翻出一条V领的针织裙,长度到膝盖,一截小腿白得乍眼,“他一个月没回家,是在宋小姐那住吗。”

程洵抬腕看表,岔开话题,“岑小姐,您只有五分钟。”

这个人口风很紧,也警惕,想从他嘴里打探陆应淮的私生活,难如登天。

岑枝压根没抱希望,她扫了程洵一眼,径直下楼。

观光车直达半山腰,一座苏氏风格的合院,院门外停着七八辆车,有高调的豪车,也有低调的国产车。

这俩型号同场,一般是身居要职的开国产,富豪开超跑摆阔气,却对开国产的毕恭毕敬。

岑枝也是在男人身边才长了见识,深谙了这些潜规则。

下车走进四合院的北房,是一间运动馆。陆应淮穿着修身款的击剑服,显得挺拔健硕,他靠着栏杆吸烟,天花板虚晃的灯和他雪白身躯连成一线。

他什么风格都驾驭得来,天生的衣裳架子,好看又耐看。

岑枝环顾一圈,下午在1号套房的年轻男子此时也在,他一回头,岑枝正好进去,卸了妆,面庞干净讨喜,自带一股由内而外的魅劲儿,和外面的妖精完全不一路,可媚又可纯。

不得不说,陆应淮在挑女人这方面,眼光独到老辣,没失过手。

年轻男子扬下巴,“会吗。”

岑枝笑了笑,找了空椅子坐。

陆应淮转向她的方位,目光停在岑枝裸着的脚踝,红彤彤的指印,她皮肤娇气,稍微捏得重了,很清晰的痕迹。

“程洵没告诉你换衣服吗。”他放下烟灰缸,语气平平,“去换。”

对面的**浪主动递给她一副护胸和防护帽,岑枝站起,**浪紧随其后,“你是陆先生的女伴?”

她反锁好门,脱上衣,“他说是什么就是什么。”

**浪可是个人精,听出门道了,“底气够硬的,是地下女朋友吧?”

岑枝又不言语了。

女人见怪不怪,掏出粉饼盒补妆,“陆先生挺难钓的,我混了七八年了,听她们讲他作风正气,毕竟太多双眼盯着他,等他误入歧途。女人的事不是事,可闹大了绝对把他毁了,权富圈的男人十有八九栽在这上头。”

岑枝扣拉链的手一顿,“她们?”

**浪对着镜子莞尔笑,“有样貌,有财力,顶级的钻石男,又没老婆,谁不想钓他呢。”

这世上果然不缺少辛欣这样的女人,可惜,居于高位的男人在情场只会是猎人,不会是猎物。

**浪像一个老油条审视岑枝,腰肢很有优势,细得一阵风能折断,“你一定是技术型,骨头很软吧?再美的皮也会腻,修炼技术最重要。”

岑枝装听不懂,戴上防护帽先一步出去。

外场都准备齐了,桌上有重剑,花剑和佩剑,陆应淮选择了攻击性凶猛的花剑,剑身纤细柔韧,需要强悍的腕力,不是一顶一的高手根本玩不转。

擦拭完剑柄,男人朝赛场中间走,岑枝不由自主扯他袖子,“我害怕。”

“应淮,你女人不信你啊。”他们起哄。

陆应淮笑纹极淡,“她没玩过。”

年轻男子隔空比划几下,试了试手感,“我让你女人两招。”

“用不着。”他束紧防护衣,“我还没输过。”

对方也搂住**浪,“二打二,我输你一辆库里南,你输了红旗L5给我。”

“你敢开吗。”他握住岑枝的手,“不怕交警查你?”

陆应淮这辆不同寻常,车牌登记在谁名下,交管局一清二楚。

生手上路,当场就拦下。

岑枝仰起头,身高悬殊,她视线里是陆应淮的下颌,胡茬开始滋长出,浓郁的鸦青色,男人所有毛孔都凝聚着成熟的性张力。

她和**浪对击剑一窍不通,不过男人们图**,倒不在乎拖不拖累,相反,在各自的女人面前大展拳脚,很助兴。

岑枝知道陆应淮会骑马,射击,嗜好有档次的项目,却是第一次看他的剑术,英姿勃发魄力十足,和平常的深沉斯文大不一样。

金属网罩后面他眼瞳深似海,嘴角弯着笑,“刺胸口。”

岑枝手软得不行,几番尝试全失败了,年轻男子瞄准时机刺过来,陆应淮果断一搪,剑尖对剑尖,“呲拉——”的摩擦响。

他臂弯牢牢地圈住她,近到仿佛将她揉碎,又远到遥不可及。

陆应淮低头,“专心。”呼吸渗过网面,烫得她四肢百骸抖了抖。

年轻男子的节奏出其不意,岑枝本能躲闪,脚底一踉跄,臀狠狠地顶在陆应淮的下腹。

“别乱动。”男人声线低,也性感,带了点抑制的喑哑,“重心前倾。”

岑枝僵硬靠在他怀里,他怎么教,她怎么做。

“胳膊保持平衡,这里放松。”陆应淮摁住她腹部,体温从手掌传来,岑枝非但没有放松,反而绷直。

男人发觉她太过紧张,“有我在,剑伤不到你。”他指尖隔着手套无意刮过岑枝的尾椎,触电般**,她蹭动了一下,半边身子都麻了。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官路红尘

    1官路红尘

    争渡| 官场职场

    身为秘书的宋思铭因为上司被双规,陷入人生的至暗时刻,但他丝毫不慌,靠着超人的智商和情商逆势而行,一个个红颜知己相伴,随他一起青云直上!

  • 2 修宇不语林修宇

    2修宇不语林修宇

    白桑| 都市生活

    我死后第一天,妻子便和初恋男友约会。我曾对她说过,“我若是死了,下辈子,一定不会再爱你。”但她却一脸不屑回道:“求之不得,但都说祸害一万年。”后来如她所愿我死了,可她抱着我的骨灰盅喃喃道:“还在生气呢?”

  • 3 手撕恶毒后妈

    3手撕恶毒后妈

    旺旺仙贝| 短篇言情

    十八岁时,我踏上前往高考考场的道路却遭遇了一场意外的车祸,幸运的是我保住了一条性命,但却因此再也听不见声音,确诊耳聋三年后,我突然恢复了听力,兴高采烈地等着与家人一同分享这份喜悦,后妈回来时像往常一样抱了抱我,面带微笑的用手语比划着“我爱你”,但转过头去我却分明听到她在和弟弟说“这聋子怎么还不去死。...

  • 4 重生嫡女:六皇子我以山河为聘

    4重生嫡女:六皇子我以山河为聘

    橙橙清甜| 古代言情

    将近亥时,天色漆黑,长安城大街上早已静谧无人,偶尔的几声狗叫撕扯着平静这夜,许多人各怀心思,谋划着自己的事沈家祠堂内,两支蜡烛摇曳着火花,像是在拼命发着光可这两点星光于这漆黑之夜并未有多大意义,只是照着那方寸之地方寸之内,沈若凝面色从容,闭着眼睛琢磨事情祠堂不大,除一个上了锁的大门外,西边墙上还有一...

  • 5 再见江羿

    5再见江羿

    苏泽| 都市生活

    我被虐杀分尸时,妻子正在为白月光买礼物。当她接到我绝望的求救电话时,冷冷地打断我说:“你又想搞什么花样?离我远点!就算你要死了也别来找我!”...

  • 6 白月光她不干了!

    6白月光她不干了!

    佚名| 现代言情

    慕若昏昏沉沉的坐在沙发上,听着眼前陌生的男人喋喋不休的讲话:“若若,你别伤心,北辰和那个女人只是玩玩儿而已,他的白月光一直是你。”“你没有看出来那个女人的五官和你有点相似?”男人压低了声音,“我偷偷打听了一下,她为了留住北辰,按着你的五官脸型去做了整形,现在的她和读大学时候长得完全不一样。”慕若一直...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