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凤歌晏陵骁》大结局在线试读 《秦凤歌晏陵骁》最新章节目录

秦凤歌晏陵骁

更新时间:

安染脸色不是很好,正要转身走,这个时候张嘉文走了过来:“安染,你是不是还在生我气。”安染听到张嘉文的身音立马停住,而就在这时,张嘉文走到安染身边后,看到安染身边的一些人,他的目光立马就看到了他二叔:“二叔。”张司寒看到张嘉文:“什么时候过来的?”张嘉文想了想说:“就在刚刚……”他说完,又对着安染的父...

《秦凤歌晏陵骁》精彩内容

经典小说《秦凤歌晏陵骁》是旧月安好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秦凤歌晏陵骁,内容主要讲述:安染脸色不是很好,正要转身走,这个时候张嘉文走了过来:“安染,你是不是还在生我气。”安染听到张嘉文的身音立马停住,而就在这时,张嘉文走到安染身边后,看到安染身边的一些人,他的目光立马就看到了他二叔:“二叔。”张司寒看到张嘉文:“什么时候过来的?”张嘉文想了想说:“就在刚刚……”他说完,又对着安染的父......

也是那天张嘉文跟她求婚,他穿着白色西装,捧着玫瑰纹路的钻戒,跪在她面前,满心满眼都是她。

江月看着那张和张柳岭几分相似的脸,心生恍惚,拒绝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

大学一毕业就跟张嘉文结婚了。

结婚第一年,江月与张嘉文感情尚算不错,但不久张嘉文开始不着家。

江月年轻,对于张嘉文这样的变化,表现的很冷淡,她只是冷眼的看着张嘉文每天早出晚归,看着他每天找各种借口跟出差忙工作。

直到有一天她在他的办公室,将他捉奸在床,两人回到张家之后争吵了起来。

江月不解的问:“为什么?”

张嘉文不仅没有任何求饶,还指责她:“为什么?当然是因为你,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你心里装着的是谁?我在你心里又算什么?”

他如同一只暴躁的狮子,对着江月狂吼。

江月坦然:“是,我是喜欢别人,可就算如此,我也从来没想过背叛过我们之间的婚姻。”

“背叛?你这比背叛更TM让我觉得恶心!这种绿王八的日子,我过够了!”

张嘉文突然发疯似的伸出手来紧扣她颈脖:“你躺在我的床上想的是谁?是谁?!”

张家的佣人听到动静,全都冲了上来,卧室内都是人,挤满了人。

江月被掐的窒息,拿起矮几上一个瓷瓶朝着张嘉文的脑袋上狠狠砸了下去。

张嘉文瞪大眼睛,脸上是蜿蜒而下的血。

张嘉文住院了,江月却惹怒了张老夫人,被张老夫人狠狠打了几巴掌,送进了张家的祠堂关了起来。

江月不觉得难过,她只觉得疲惫,压抑,厌倦。

终于在第二天早上,张家祠堂大门被人打开,江月抬头,那人就站在大门口看着身子趴在地下的她。

短短几年时间,曾经那朵最骄傲的玫瑰,狼狈到这副模样。

他终于出现了,当江月从蒲团上爬起来面向他时,看见他的眼神依旧温柔。

他只问了她一个问题:“要离婚吗?”

她刚想回答,可视线无意间注意到他无名指上的一枚戒指,她喉咙间所有话全都堵住,千言万语最后变成了摇头的动作。

张柳岭站在那沉默很久,最终叹气说:“好,我尊重你的选择。”

那一天张柳岭似乎是有事回国处理,恰好遇见她的事,在她摇头后,他不久后回了国外。

他还是如一轮皎月,在江月十六岁那年,几乎是一瞬间就闯入她眼眸。

石破天惊,真是石破天惊。

在张柳岭回来一趟离开后,张老夫人竟然未再对这件事情说过什么。

江月最后一次见张柳岭,是她遭遇车祸后的病床上。

车祸后,她缠绵病床已经整整两个月,张家只给她请了一个看护,她父母又忙着弟弟的婚事,无暇顾及她。

就在她以为她要一个人结束她那可笑又短暂的一生时。

张柳岭来了,他怀里抱着一束花。

江月躺在病床上,像一朵枯败的花枝,破碎,枯槁,而他依旧如初见,如清风,又如云间月,照亮她眼眸。

他站在她病床边。

而江月看着他,废了好大力气才发出声音:“你来了。”

他沉默了很久,江月不知道他沉默的那段时间在想什么,也许是在怜悯她。

最终,他说了句:“会好的。”

江月听到他这句话,笑了。

他在她病房静静只呆了不到半小时,帮她把花**花瓶后,便要离开。

江月问他:“你有没有喜欢过我?哪怕一刻?”

他站在那不说话,眉目沉静。

江月忽然笑了:“如果人生重来一次,当年我不会跟你要生日礼物。”

如果不是因为跟他要生日礼物,她也不会时时刻刻的期盼着他的到来,大概也不会爱上他,更不会因为他的拒绝,带着年少的赌气,随随便便跟张嘉文在一起。

她这一生一开始就错了,得到的不多,能失去的更少。

江月盯着他离开背影,一滴泪从她眼角滑出。

几天后的一个深夜,张柳岭在书房处理剩下的工作,快收尾时,他接到一通电话,是张嘉文打来,张嘉文在电话里起先是静默,接着才说:“三叔,她走了。”

张柳岭“嗯”了一声,很平静的挂断了电话。

放下手机时,带到手边的水杯,巨大的声响落地,伴随四溅的碎玻璃。

他俯身去捡,手指触碰到碎片,鲜血涌出,滴在地板上,如绽放的玫瑰。

他突然想起她从小那么娇气一人,躺在病床上,身体像被缝补起来。

也不知道她那时候疼不疼。

他甚至没有问她一声。

小姑娘,疼吗?

《秦凤歌晏陵骁》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官路红尘

    1官路红尘

    争渡| 官场职场

    身为秘书的宋思铭因为上司被双规,陷入人生的至暗时刻,但他丝毫不慌,靠着超人的智商和情商逆势而行,一个个红颜知己相伴,随他一起青云直上!

  • 2 修宇不语林修宇

    2修宇不语林修宇

    白桑| 都市生活

    我死后第一天,妻子便和初恋男友约会。我曾对她说过,“我若是死了,下辈子,一定不会再爱你。”但她却一脸不屑回道:“求之不得,但都说祸害一万年。”后来如她所愿我死了,可她抱着我的骨灰盅喃喃道:“还在生气呢?”

  • 3 手撕恶毒后妈

    3手撕恶毒后妈

    旺旺仙贝| 短篇言情

    十八岁时,我踏上前往高考考场的道路却遭遇了一场意外的车祸,幸运的是我保住了一条性命,但却因此再也听不见声音,确诊耳聋三年后,我突然恢复了听力,兴高采烈地等着与家人一同分享这份喜悦,后妈回来时像往常一样抱了抱我,面带微笑的用手语比划着“我爱你”,但转过头去我却分明听到她在和弟弟说“这聋子怎么还不去死。...

  • 4 重生嫡女:六皇子我以山河为聘

    4重生嫡女:六皇子我以山河为聘

    橙橙清甜| 古代言情

    将近亥时,天色漆黑,长安城大街上早已静谧无人,偶尔的几声狗叫撕扯着平静这夜,许多人各怀心思,谋划着自己的事沈家祠堂内,两支蜡烛摇曳着火花,像是在拼命发着光可这两点星光于这漆黑之夜并未有多大意义,只是照着那方寸之地方寸之内,沈若凝面色从容,闭着眼睛琢磨事情祠堂不大,除一个上了锁的大门外,西边墙上还有一...

  • 5 再见江羿

    5再见江羿

    苏泽| 都市生活

    我被虐杀分尸时,妻子正在为白月光买礼物。当她接到我绝望的求救电话时,冷冷地打断我说:“你又想搞什么花样?离我远点!就算你要死了也别来找我!”...

  • 6 白月光她不干了!

    6白月光她不干了!

    佚名| 现代言情

    慕若昏昏沉沉的坐在沙发上,听着眼前陌生的男人喋喋不休的讲话:“若若,你别伤心,北辰和那个女人只是玩玩儿而已,他的白月光一直是你。”“你没有看出来那个女人的五官和你有点相似?”男人压低了声音,“我偷偷打听了一下,她为了留住北辰,按着你的五官脸型去做了整形,现在的她和读大学时候长得完全不一样。”慕若一直...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