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年下黑化后对我强取豪夺免费阅读 林书远希诺在线阅读

【星际】年下黑化后对我强取豪夺

更新时间:

末世异能者林书远穿成了一名星际世界的生化改造人,原主曾是大皇子身边的近卫士兵,但在失去了战斗力以后就被处理者们流放到了星际帝国最边缘的废土荒星上。没过多久,他在沙丘里打猎的时候救下了一个失忆的孩子。帝国二皇子希诺被身边近卫背叛,流落荒星,还被注射基因药物导致身躯缩小回幼时,失去全部记忆。身体虚弱的男...

《【星际】年下黑化后对我强取豪夺》精彩内容

《【星际】年下黑化后对我强取豪夺》是一本短篇言情小说,作者是Hains,主人公叫林书远希诺,下面一起来看下说的主要内容是:末世异能者林书远穿成了一名星际世界的生化改造人,原主曾是大皇子身边的近卫士兵,但在失去了战斗力以后就被处理者们流放到了星际帝国最边缘的废土荒星上。没过多久,他在沙丘里打猎的时候救下了一个失忆的孩子。帝国二皇子希诺被身边近卫背叛,流落荒星,还被注射基因药物导致身躯缩小回幼时,失去全部记忆。身体虚弱的男......

“抓住格兰特皇子。”

简短的一句话,落在阿尔斯每位士兵的耳中。

苍老却极具威严,好似天神的言语,颤动所有人的心房。

只要格兰特在这一次的远征中失败,他就会失去皇位的继任资格。

然而即便形势倒转,那位伫立在母舰之上的英俊男人依旧身姿挺拔,不忙不乱。

“通知洛格玛驻军,呼叫增援。”格兰特声音低沉道。

主操控室中的众人已然慌了神,在大皇子的一声令下后,他们才终于找回了一些冷静。

“是!”

路威德调出蓝光面板,朝着远在几千公里之外的洛格玛发送了增援信号。

这块天幕的硬度和禁锢能力比之前的区域光幕强大不知多少倍。

路威德咬着牙,额头冷汗直冒,他可不想就这样死在阿尔斯!

求援信号穿透天幕,被洛格玛军事信号接收塔接去,驻军将军几乎是带着军队立刻起航。

军舰推进器迸发出强劲的推动力,朝着阿尔斯匆忙赶去。

*

“援军大概多久到?”格兰特沉声询问。

路威德盯着屏幕,眼瞳映照出蓝光,紧张地咽了咽口水:“大概半个小时。”

他们必须拖够援军到来的时间。

平日里温和的男人此刻眸光如鹰般锐利,冰蓝的眼瞳阴暗幽冷,唇角的弧度消失,变得极度冷漠。

“所有人,以母舰为中心,展开‘O’字防御阵型,就算是死,也不能让主操控室受到破坏。”格兰特声音冰凉,话语间的漠然令路威德感到脊骨发寒。

他呼吸有些急促,抿了抿唇道:“遵命……殿下。”

沙利文余下的战机忽然调转方位,以一种人体城墙的方式将那艘宏大的母舰层层包围其中。

身穿红黑军装的高大男子微微抬眸,立体深邃的面孔从帽檐的阴影下露出,目光直视浮空的蓝光屏,对阿尔斯星主那苍老的脸重新露出一抹微笑。

那桀骜上位者的不驯之色成功令星主对其更为憎恶。

老人气的话语似乎颤抖了起来,“都这般境地,你竟然还笑得出来!”

格兰特优雅地抬了抬帽檐,眯眼笑道:“没有弹尽粮绝,何谈胜与败?我这般境地,其实还没有到最糟糕的时候,不是吗?”

“你想拖延时间。”老人笃定地说出这句话:“可惜,我不会给你机会。”

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对准中央母舰的那四座巨型破天炮忽然点燃了炮火,接连四道灼热至极的激光长炮朝着那艘母舰冲击而去!

然而就在激光长炮即将击中它的瞬间,以母舰为中心散发而出的防护盾却硬生生地接下了这四道长炮!

火红的激光与蓝光防护死死对峙,谁也不让着谁。

“路威德,”格兰特道:“通报援军到来时间。”

“还有二十分钟!”

“二十分钟……”男人低声喃喃,轻嗤着笑了笑,“看来,我也得松松筋骨了。”

格兰特把玩着手中的权杖。

帝国大皇子,从来都不是什么只会站在军舰里的指挥官。

手中权杖忽然迸发出一阵强烈的光!

男人将其朝面前的玻璃窗户扔去,那根权杖竟是在即将落地的瞬间开始变形。

机甲分裂重组的声音连绵不绝,金属面倒映出男人英俊深邃的脸,落地玻璃窗在闪烁两秒后突然凭空消失。

由权杖分裂组装而成的巨型机甲霎时平地而起,其高度穿过天花板,它的外观气势逼人,焊接口连接着冰蓝的光线,胸甲坚硬无比,双臂与双腿孔武有力,好似巨人般直挺挺地立在那里。

阿尔斯星主在看见那台机甲战机的瞬间,微微一怔——“便携式量子传送机甲?!”

量子传送技术是空间跳跃技术研究的另一个方向。

空间跳跃是从本点移动到他点,而量子传送相反,它可以将存在于其他地方的事物传送到自己面前。

比起空间跳跃,量子传送的难度更大。

愣神之际,那个身穿军装的男人已经坐在了机甲之中。

高大机器人的双眼在被启动的那一刻浮现出冰蓝的光,身上所有的光线全部点亮,四肢活动起来,其灵敏度不亚于一个身体健全的人类!

沙利文帝国初期,实际上对机甲战斗的依赖性并不强,他们更多采用的是舰船战机以及改造人作战。

但格兰特却认为,只要量子传送技术普及,那么未来机甲战斗,也将会成为战场主要的作战方式。

机甲脚底的蓝光推进器迸发出千强烈的光束,推动这架武器朝着头顶的天幕攻去!

*

洛格玛与阿尔斯中间有一段寂静之地。

然而几秒后,这段寂静之地忽然迸发出一阵强烈的声响!

激光炮火在这片土壤响彻云霄,震天撼地。

标志着沙利文援军的战舰竟是在朝着阿尔斯快速进发的过程里遭遇突袭!

为首的库斯曼将军错愕地盯着突然出现在军队前面的哥洛比亚军舰,按理说,此刻哥洛比亚应该陷在与二皇子希诺的对战当中才对,怎么可能会突兀地来到这里?!

这仿佛……是知道沙利文援军会经过此地,刻意埋伏在此!

“全军戒备!战机出动!”库斯曼驻军少将大声喊道,军舰底部的舱门开启,那些战机立刻犹如蜂拥般冲出大门!

烈火燎原,寂静荒原之土再度被震耳欲聋的炮火唤醒。

哥洛比亚军舰中,那个站在操控室里的银发少年含笑盯着眼前自乱阵脚的沙利文军队。

血红的眼瞳里,染着一片漠然与嘲弄。

“阿尔斯星主,量子传送机甲不过是格兰特拖延时间的手段,现在,您大可以告诉他——”希诺勾起唇,对几千里外的另一个战场,一字一句,轻声道这:“他的援军,已经不会到来了。”

*

领航战机故意在激光中被击毁,林书远跳出驾驶舱,按照皮尔斯将军提过的路线找到那条通往天幕之外的光子隧道。

然而青年还没走几步,突然从脖颈处传来的一阵痛楚像是有人撕扯头皮一样狠狠拉扯住他的大脑神经!

林书远脚步一顿,竟是像失去控制的机器人,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他大口呼吸着,双臂撑起身躯,却不住地颤抖。

这种感觉……与曾经在克里提亚,被命令杀死希诺时一模一样!

只是这一回,大皇子格兰特的命令,是要求他立刻回到他身边,进行贴身保护。

“你在哪里,兰卡?”男人薄凉的声音透过芯片传递进林书远的脑中。

青年双手紧握成拳,尽力使自己保持冷静:“我的战机被摧毁了,正在地面。”

“那么,穿戴好便携式贴身装甲,赶紧到我身边来。”格兰特的话语好似神明命令,容不得青年违抗。

林书远的四肢忽然有些不受控制,芯片在他的脖子里开始发热,那是觉察到改造人不愿遵守命令时才会出现的警告。

他忍耐住身躯的疼痛,立刻回应道:“是,殿下。”

大皇子的声音消失,青年这才得到片刻的宁静。

林书远扶着隧道慢慢起身,绯紫双目神色复杂地看了眼望不到边际的隧道,几秒后,他忽然转身离开了这里。

“十分抱歉,皮尔斯阁下,”青年声音微微沙哑,“我恐怕,无法离开天幕了。”

格兰特要他留下,只要芯片在,自己就无法违背男人的命令。

他的话语通过微型通讯器传递到皮尔斯的耳中。

那个严肃的将军眼眸微睁,下意识看了眼站在自己面前的银发少年。

二皇子目前对此一无所知。

希诺的目光还落在挡风玻璃之外的沙利文援军那里。

林书远遵守着承诺,没有告诉他自己在大皇子身边所扮演角色。

在解决援军以后,军舰会前往阿尔斯天幕外,在天幕上空对其进行军事轰炸。

此番轰炸,是阿尔斯星主忍痛割舍了近半个星球的面积进行的计划。

活捉大皇子后,他们要借此机会削弱格兰特的势力,因而覆灭沙利文远征军,是对其最好的打击。

若是林书远还在天幕之中,那么必定会被波及——生死难料。

皮尔斯目光沉沉,在沉默了一会儿后,他最终选择闭嘴。

他已经给过林书远逃走路线了,但那青年走不掉,只能说一声可惜。

随着远处那座军舰在炮火中成为残骸,面前的银发少年忽然轻笑一声道:“竟然不堪一击……走吧将军,前往阿尔斯,这场戏剧,该落下帷幕了。”

皮尔斯压下心头翻涌的复杂情绪,点头道:“是,希诺殿下。”

*

机甲犹如千万斤重的拳头重重击打在天幕之壁上,却根本不能撼动其分毫!

沙利文远征军所拖延的时间已经超过二十分钟了,然而那支援军却没有丝毫音讯。

格兰特终于脸色微变,不复刚才的冷静,语气压抑着怒火催促道:“路威德!告诉我那帮家伙现在到底在哪里!”

主操控室中的男人声音颤抖,满脸惊惧:“殿、殿下!援军的信号,在洛格玛与阿尔斯中间的那片寂静之地里消失了!”

“你说什么?!”又一拳头死死撞击天幕的光壁,声音震响。

这时候,阿尔斯星主似乎接收到了什么讯息。

老人眼眸微眯,沉声道:“格兰特皇子,或许你拖延时间等待的援军,已经不会到来了。”

“是吗?那可不一定。”格兰特眼眸中浮现一丝疯狂:“路威德,天幕的分析数据出来了吗?”

在等待援军的过程中,男人也在命令母舰中手下对天幕进行研究分析。

路威德调出数据,言语却更为绝望道:“殿下……天幕,只进不出。”

从外界进入的战机或炮弹会在接触蓝光壁的那一刻犹如游鱼入水,光壁会短暂的产生波动,容纳进入其中的一切,然而当事物进去以后,其内部就会立刻形成阻止进入物离开的坚硬壁垒。

得知这个消息,机甲的操纵杆差点儿被格兰特捏碎。

但男人很快冷静下来,沉声道:“意思是,只要有外界之物尝试进入天幕,而我们只需趁着天幕波动的那段时间离开就行。”

路威德道:“但是殿下……我们的援军已经不会再来了。”

信号中断,库斯曼将军死前最后发来的一段影像在男人面前的电子屏中反复播放。

只见着不远处树立哥洛比亚旗帜的大军威武庄严地停泊在那里,以雷霆之速毁灭了一支沙利文军队。

“哥洛比亚……”格兰特微微眯眼,似乎想通了什么,忽然低低笑出了声:“希诺……希诺!我还真是小瞧了他!哈哈哈……”

什么时候起,这个他一直未曾放在眼里的弟弟,竟然成长到如此地步?

“兰卡,”男人在笑过以后,蓦地唤出青年的名字,语调暧昧缠绵,却听得人后背冰寒万分,“到我身边来,快点儿。”

一枚炮火直直朝着机甲冲去,却在即将撞上它的那瞬间被一名身着装甲的人形器械用胳膊直接反击回去!

那器械浑身被金属覆盖,却有着属于人类的身躯和外形,头部灰紫色的秀发在炮火中微微晃动,手中拿着两把激光长刀,战斗紧身服贴合他的肌肉流线,带着紧致的美感。

格兰特微微勾唇,眸光幽冷。

看着出现在自己身边的改造人,格兰特轻轻启唇,微笑着说道:“现在,请一定要保护好我,兰卡,即便是拼了命。”

青年挡在机甲身前,双脚被装甲推进器覆盖,飘浮在空中。

听见男人话语,他握着激光长剑的手微微收紧,而后平静地回应道:“遵命,殿下。”

格兰特冰蓝色的双目将透出满意的情绪。

可别忘了,他还有一个——用来制约那少年的,最好的武器。

*

哥洛比亚军舰。

那艘巨型宏伟的军舰所有全部武器部署完毕,炮筒对准阿尔斯北半球的天幕,瞄准其中沙利文母舰,只待皇子一声令下。

希诺·沙利文。

他不仅是大帝国的二皇子,也是哥洛比亚皇室的后裔。

少年立于军舰顶部的总指挥室,肩膀处的貂皮无风晃动。

戴着白色手套的手轻轻抚摸过那块皮毛,血红色眼瞳冰冷注视着脚底的一切。

看见格兰特用机甲狠狠撞击阿尔斯天幕的时候,希诺笑出了声。

他第一次看见如此狼狈的男人。

那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大皇子,终于有一天成为了落水狗。

“炮火准备。”银发少年眼眸微眯,红唇勾起,“轰炸,开始。”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官路红尘

    1官路红尘

    争渡| 官场职场

    身为秘书的宋思铭因为上司被双规,陷入人生的至暗时刻,但他丝毫不慌,靠着超人的智商和情商逆势而行,一个个红颜知己相伴,随他一起青云直上!

  • 2 修宇不语林修宇

    2修宇不语林修宇

    白桑| 都市生活

    我死后第一天,妻子便和初恋男友约会。我曾对她说过,“我若是死了,下辈子,一定不会再爱你。”但她却一脸不屑回道:“求之不得,但都说祸害一万年。”后来如她所愿我死了,可她抱着我的骨灰盅喃喃道:“还在生气呢?”

  • 3 手撕恶毒后妈

    3手撕恶毒后妈

    旺旺仙贝| 短篇言情

    十八岁时,我踏上前往高考考场的道路却遭遇了一场意外的车祸,幸运的是我保住了一条性命,但却因此再也听不见声音,确诊耳聋三年后,我突然恢复了听力,兴高采烈地等着与家人一同分享这份喜悦,后妈回来时像往常一样抱了抱我,面带微笑的用手语比划着“我爱你”,但转过头去我却分明听到她在和弟弟说“这聋子怎么还不去死。...

  • 4 重生嫡女:六皇子我以山河为聘

    4重生嫡女:六皇子我以山河为聘

    橙橙清甜| 古代言情

    将近亥时,天色漆黑,长安城大街上早已静谧无人,偶尔的几声狗叫撕扯着平静这夜,许多人各怀心思,谋划着自己的事沈家祠堂内,两支蜡烛摇曳着火花,像是在拼命发着光可这两点星光于这漆黑之夜并未有多大意义,只是照着那方寸之地方寸之内,沈若凝面色从容,闭着眼睛琢磨事情祠堂不大,除一个上了锁的大门外,西边墙上还有一...

  • 5 再见江羿

    5再见江羿

    苏泽| 都市生活

    我被虐杀分尸时,妻子正在为白月光买礼物。当她接到我绝望的求救电话时,冷冷地打断我说:“你又想搞什么花样?离我远点!就算你要死了也别来找我!”...

  • 6 白月光她不干了!

    6白月光她不干了!

    佚名| 现代言情

    慕若昏昏沉沉的坐在沙发上,听着眼前陌生的男人喋喋不休的讲话:“若若,你别伤心,北辰和那个女人只是玩玩儿而已,他的白月光一直是你。”“你没有看出来那个女人的五官和你有点相似?”男人压低了声音,“我偷偷打听了一下,她为了留住北辰,按着你的五官脸型去做了整形,现在的她和读大学时候长得完全不一样。”慕若一直...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