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敌对我表白了by止戈 冉森文陆鸣章节目录

情敌对我表白了

更新时间:

冉森文长得好、家境好,不管做什么都是顺风顺水,身为豪门太子爷,没有他做不成的事、得不到的人,直到他遇见了克星陆鸣。

《情敌对我表白了》精彩内容

甜宠新书《情敌对我表白了》是止戈最新写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冉森文陆鸣,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冉森文长得好、家境好,不管做什么都是顺风顺水,身为豪门太子爷,没有他做不成的事、得不到的人,直到他遇见了克星陆鸣。...

冉森文距离陆鸣大概十米,一个在花坛这边,一个在花坛的那边。

他坐在路灯下,手里捧着书,读的很认真,像是读到了有意思的地方,他的嘴角带着笑容。

路灯那么暗,真的能看清楚上面的字吗?眼睛近视都是有原因的。

冉森文也不知道陆鸣看没看到他,只能往后退了几步,躲了起来,又观察了一会儿,见陆鸣开始收拾东西走人,这才放下心来。

书呆子的注意力都在书上,自然是没有留意到身边的人,更不会注意到有人跟踪他。

冉森文为自己的机智点赞,而后屁颠屁颠的跟着陆鸣往地铁站走去。

补课的学生家距离地铁站要十五分钟,中间还要路过一个小公园,一到晚上公园很热闹,熙熙攘攘都是出来散步的居民。

公园的外边有许多摆摊的小贩,于是形成了夜市,有卖吃的、有卖玩的,很热闹。

小的时候,冉诚还没那么有钱,一到放假就会带着冉森文来逛夜市,他们在夜市里吃小吃,买稀奇古怪的玩应,后来冉诚越来越有钱,就不在带着冉森文来夜市了。

去的地方越来越高档,也就没有了当初的味道。

这几次从这边路过,冉森文总想停下来看一看,可每次陆鸣都走的太快了,他怕把人跟丢了,所以只能快步走掉。

今天的陆鸣也不知道怎么了,走的很慢,还时不时的停下来看看东西,此刻他停在一个摊位前挑选一块钱一双的袜子。

冉森文撇撇嘴,这种一块钱一双的袜子,穿着真的舒服吗?应该会臭脚吧。

见陆鸣还要挑很久,冉森文去了隔壁卖豆汁的摊位,“老板来两份。”

冉森文已经很久没有喝过了,身边人都不喜欢,只有他喜欢豆汁酸不溜丢,涩了吧唧的感觉。

将豆汁通通喝掉,冉森文的胃装的满满当当已经吃不下任何东西了。

舒服的打了个饱嗝,见陆鸣要走了,他也赶紧跟了上去。

走了大概十分钟,陆鸣没有上地铁而是上了旁边的一辆商务。

商务一看就是明星爱坐的那种车,冉森文留意了一下车牌号,是那个女明星的车。

冉森文赶紧掏出手机录像,但因为拿出来的有点晚了,没有录到陆鸣上车的画面。

不过没关系,没录上上车的画面,他总得下车吧!

车就停在路边,没有要走的意思。

冉森文举着手机蹲在绿化带里面,隐蔽的偷窥,他在想,两个人再做什么,会不会是少儿不宜的画面。

脑补了一些大场面,冉森文嫌弃的撇撇嘴,做这种事为什么不去酒店,难道车上更**吗?

蹲了一会儿,大腿开始麻木,他只能单膝跪地伸腿缓缓。

那个时候冉森文就在想,这年头狗仔和私家侦探都不是个容易的活,太考验人的耐心了。

本来冉森文觉得自己蹲守的地方很隐秘不会有人发现,直到一男一女吵架的声音打破了四周的平静。

这边并没有人,冉森文蹲在绿化带里,因为灯光的原因,中年男女并未注意到有人,所以男人肆无忌惮的单方面殴打女人。

拳拳到肉,打的女人只能低声痛哭,女人很柔弱,抱头屈膝似乎是习惯了,连一点想要反抗的想法都没有。

从男人断断续续的辱骂声中,冉森文判断出这是一对夫妻,这次动手打女人是因为女人和别的男人多说了一句话,男人便认为女人不忠,想搞外遇。

这特么都是什么逻辑?

女人的哭声实在是烦人,冉森文没忍住从绿化带里冲了出去,他出现的太突然,吓到了中年男女。

冉森文冷哼,“差不多得了,打老婆算什么男人?”

这样还不解气,他对着地上抱头的女人道:“你就不知道还手吗?就让他这么打你?你是沙包吗?”

冉诚说过,老婆是用来疼的,并不是发泄的沙包。

突然有人站出来替自家老婆说话,男人的疑心病更重了,反手就是一巴掌,“好呀,现在都特么学会吃嫩草了,你才比儿子大几岁?”

“我在外面赚钱养家,你在家里跑破鞋,我今天揍不死你,跟你姓。”

女人抱着头痛哭,“我不认识他,真的不认识他,不要打了,真的好疼呀!”

“我没有出轨,更没有对不起你。”

男人继续单方面的殴打女人,冉森文实在是看不下去,于是上去一脚,将男人踹翻在地。

“打女人算什么本事,我可要报警了。”

听见报警,女人急忙起身抓住冉森文的手腕,阻止道:“不能报警,他不能进去,我和孩子都要靠他养活。”

“没有孩子他爸,我们吃什么喝什么?”女人质问着冉森文,仿佛冉森文是破坏她家庭幸福的罪魁祸首。

冉森文微怔,被女人的话语镇住了,他还是第一次听到如此匪夷所思的话,他突然间觉得自己真是多管闲事了。

她愿意挨打,也愿意成为男人发泄的沙包,一切都是他自作多情了。

家暴依然存在,不一定都是男人的问题,也有女人的一再纵容。

冉森文甩掉女人的手,气道:“我真是欠,多管闲事。”

话落要走,中年男人却不依不饶的扑了过来,“你特么往哪里走,当着我的面和我老婆调情,你还想走,门都没有。”

“我今天就替你老子教训你。”

说着挥舞着拳头过来,冉森文不是中年女人自然是不会忍气吞声的挨打,他侧身就是一脚。

男人趴在地上吃了亏,依然不依不饶,嘴里不干不净,手脚也是不老实。

他打女人或许还行,凭借着一股子蛮力体力上的优势让他成为撕打的佼佼者,但面对冉森文这种同为男性的人就落了下风。

女人看自家老公吃亏了,于是大喊:“打人了,要杀人了。”

这边几乎没有人,在女人破锣嗓子的大喊下,呼啦啦的围过来一些人,围观群众不敢上前,于是报了警。

警察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分开打在一起的两个人,中年男人比较狼狈,而冉森文只是头发乱了,身上脏了,没受什么伤。

警察询问怎么回事,冉森文刚要回答,中年女人抢先道:“他突然冲出来打我和我老公,警察都是他的错。”

冉森文凝眸看向女人,犹如吃了苍蝇一样恶心。

狗咬吕洞宾,他现在深刻体会到了吕洞宾的心酸。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官路红尘

    1官路红尘

    争渡| 官场职场

    身为秘书的宋思铭因为上司被双规,陷入人生的至暗时刻,但他丝毫不慌,靠着超人的智商和情商逆势而行,一个个红颜知己相伴,随他一起青云直上!

  • 2 修宇不语林修宇

    2修宇不语林修宇

    白桑| 都市生活

    我死后第一天,妻子便和初恋男友约会。我曾对她说过,“我若是死了,下辈子,一定不会再爱你。”但她却一脸不屑回道:“求之不得,但都说祸害一万年。”后来如她所愿我死了,可她抱着我的骨灰盅喃喃道:“还在生气呢?”

  • 3 手撕恶毒后妈

    3手撕恶毒后妈

    旺旺仙贝| 短篇言情

    十八岁时,我踏上前往高考考场的道路却遭遇了一场意外的车祸,幸运的是我保住了一条性命,但却因此再也听不见声音,确诊耳聋三年后,我突然恢复了听力,兴高采烈地等着与家人一同分享这份喜悦,后妈回来时像往常一样抱了抱我,面带微笑的用手语比划着“我爱你”,但转过头去我却分明听到她在和弟弟说“这聋子怎么还不去死。...

  • 4 重生嫡女:六皇子我以山河为聘

    4重生嫡女:六皇子我以山河为聘

    橙橙清甜| 古代言情

    将近亥时,天色漆黑,长安城大街上早已静谧无人,偶尔的几声狗叫撕扯着平静这夜,许多人各怀心思,谋划着自己的事沈家祠堂内,两支蜡烛摇曳着火花,像是在拼命发着光可这两点星光于这漆黑之夜并未有多大意义,只是照着那方寸之地方寸之内,沈若凝面色从容,闭着眼睛琢磨事情祠堂不大,除一个上了锁的大门外,西边墙上还有一...

  • 5 再见江羿

    5再见江羿

    苏泽| 都市生活

    我被虐杀分尸时,妻子正在为白月光买礼物。当她接到我绝望的求救电话时,冷冷地打断我说:“你又想搞什么花样?离我远点!就算你要死了也别来找我!”...

  • 6 白月光她不干了!

    6白月光她不干了!

    佚名| 现代言情

    慕若昏昏沉沉的坐在沙发上,听着眼前陌生的男人喋喋不休的讲话:“若若,你别伤心,北辰和那个女人只是玩玩儿而已,他的白月光一直是你。”“你没有看出来那个女人的五官和你有点相似?”男人压低了声音,“我偷偷打听了一下,她为了留住北辰,按着你的五官脸型去做了整形,现在的她和读大学时候长得完全不一样。”慕若一直...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