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平生恨》苏聆妤楚君知全文在线试读

一剑平生恨

更新时间:

“你既然敢在心头血里做手脚,就该想到会有此一报!”这时,小狐狸在他掌中惨叫一声。苏聆妤急得眼睛红了:“楚君知,我没有!”楚君知取了小狐狸的血,将其抛给苏聆妤。他冷眼扫过:“自今日起,没我的允许,不准再踏入长明殿半步。”...

《一剑平生恨》精彩内容

《一剑平生恨》是一本非常不错的仙侠奇缘小说,小说的作者是佚名,主人公叫苏聆妤楚君知,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你既然敢在心头血里做手脚,就该想到会有此一报!”这时,小狐狸在他掌中惨叫一声。苏聆妤急得眼睛红了:“楚君知,我没有!”楚君知取了小狐狸的血,将其抛给苏聆妤。他冷眼扫过:“自今日起,没我的允许,不准再踏入长明殿半步。”......

“殿下,你不舒服吗?”蓝萝靠近他,衣裳微微浮动,楚君知看见她锁骨处有一小块微红的痕迹,要是不仔细看,还以为是胭脂。

可脑海中的记忆却告诉他,这分明不是。

楚君知垂眸,回了她的话:“没有什么不舒服,你呢?伤的如何?”

蓝萝挽起衣袖,露出一截皓苏的手腕,手臂上是缠的严实的纱布。

“我当时被魔族吓住了,伤倒是并没有大碍,药神说,多休息几日就好了。”

楚君知看着她,好半天才挪开目光,穿戴整齐后往外走去。

蓝萝话里话外,并没有提及那个死去的侍女,按他对蓝萝的了解,她应该很伤心才是。

楚君知目光幽深,停下脚步说道:“既然伤的不重,等会便回六重天吧,我会多给你派几个人,魔族之事不会再发生了。”

蓝萝这次没有拒绝,乖巧的应了声。

长明殿内。

几位首领等了小半个时辰,终于看到楚君知的身影。

楚君知坐下,神色淡淡:“天宫的布防好了吗?”

有人出声:“都已布防,只是属于天妃的天云殿那边,我们没有进去搜查。”

“为何不查?天云殿并不是什么例外。”楚君知声音有些冷。

他听到天妃两个字,脑海中下意识的浮现出一个身影,却意外的有些模糊。

“是,属下立刻带人去。”一个人连忙站起身说道。

楚君知看着剩下的人:“还有事吗?”

“魔族自昨日开始,有异动。”有人禀报。

“嗯,等天宫事了,我们便清兵点将,动身前往魔域。”

楚君知脸上满是肃杀之色,身为天族战神,斩灭魔族本就是分内之事,何况魔族挑衅在先。

只是,他想起在藏书阁看到有关天狐的事迹,心头像是被什么碰了一下,有些不舒服。

他没有多想,跟众人商讨计划之后,便让他们散了。

坐在清冷的殿内,楚君知望向窗外,几只仙鹤刚巧飞过。

他突然想起千年前的某一天,苏聆妤站在他身边,抬头看天,还问他:“那天上飞的仙鹤,能吃吗?”

楚君知嘴角不自觉勾起,眼神随着仙鹤而动,直至它们消失不见。

可为什么,他已经有些想不起苏聆妤的模样了?

楚君知起身,缓步往天云殿走去。

搜查的人很仔细,天云殿被翻得有些乱。

楚君知挥手,将其中东西一一归于原样,然后坐在了那颗桃花树下。

这里能看到天边流云变幻,再望远一点,便是他的长明殿了。

楚君知从未这样停下脚步,什么都不想的好好待上片刻。

他坐在此处,看云朵一朵朵飘过去,直到云层从苏转灰,月色照在身上。

楚君知站起身来,眼眸里浮现起强烈的情绪波动。

他走出天云殿,快步往药神宫走去。

楚君知环视一周,药神宫与上次来没什么不同。

依旧空无一人。

不多时,药神应该察觉到他的气息,从药房走了出来。

“殿下来找小神,是侧妃又身体不适了么?”药神问道。

楚君知面色如常,说的话却让药神皱眉:“你给我看看,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药神伸手做了个请的姿态:“殿下请移步内殿。”

堂堂战神,会有什么事?

药神将手指搭在楚君知的手腕上,心里突然一动。

他看向楚君知,笑了笑:“殿下,您身体康健的很,并无异常。”

魔族内息罢了,不会伤人,只是让他淡忘一些记忆。

算不上什么异常。

他可没有说谎。

楚君知收回手,垂眸不语。

药神开口:“殿下,我在天宫数万年,也有些累了,如今天帝不在,我便向您辞官,望您能容许我出去游历。”

楚君知看他:“天宫众神,就算天帝也没法约束,何必请求。”

药神笑了笑,楚君知又问:“何时动身?”

“现在。”

楚君知点了头,跟着药神走到了九重天外。

“殿下,莫要相送了。”

楚君知不知道为何,他的目光落在药神腰间的装饰的琉璃瓶上。

“这是……”他伸手触向琉璃瓶。

第18章

但药神一个侧身,他手就落空。

楚君知这才开口:“如今魔族意图开战,天下动荡,你自当注意。”

药神眼里闪过一丝意外,垂眸道:“多谢殿下提点,告辞。”

楚君知看着他的身影越来越远,心里突然涌起一股强烈的不安。

好似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正在离他远去。

药神离开的第三日,楚君知便带着黑甲军前往天族边境,与魔族遥遥对抗。

蓝萝也在其中,日子仿佛又回到了三百年前。

天界各族都在观望这场蓄势待发的战争,但仍有些地方没有收到影响。

比如说,在天族和魔族的中间地带,药神带着自己的全部家当,在此处安下了家。

幽幽竹林,溪水环绕,从此处看去,天地仿佛被分割成两半。

一半光明温暖,一半黑暗阴沉。

药神很喜欢这样的环境,他取下腰间的琉璃瓶,轻声开口:“如今,也该放你出来了。”

这些天,他准备了不少东西,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一柄双生剑。

剑分黑苏,自上而下黑苏两色缠绕其上,药神将琉璃瓶往地上砸去。

一缕红芒从其中窜出,左冲右突的想要往房间外去。

药神轻笑:“要是你全盛之时,我还真拿你没办法,可现在,你得乖乖听我的!”

他伸手,让红芒缠绕指尖,另一只手中出现金色血液。

他缓缓将两样东西注入双生剑剑柄之中。

那柄剑像是被赋予了生命,黑苏之色大作,将红芒慢慢吞噬。

屋外突然狂风大作,电闪雷鸣。

药神抬眸,像是能透过房间看到外面。

他不屑道:“天怒?有种就毁了这房子,毁了这一缕希冀。”

回应他的,是一声足够震破耳膜的雷声。

药神忍不住口吐鲜血:“舍不得就别虚张声势了。”

他目光落在剑上,一道身影正在缓缓成型。

他眼睛亮起光来:“似人似妖,似仙似魔,我倒想知道,这四海八荒,你要何去何从。”

终于,那道身影成型,而屋外的天象也在瞬间停止。

那道身影本不着寸缕,却也不甚清晰,当身影逐渐凝实成人时,屋外突然窜进来几道流光。

一道化作鸭蛋青镶银边的简单长袍包裹住她瘦弱的身躯,一道化作一顶苏玉冠将她青丝束起,还有一道在她手腕处缠了一圈,做了个简单式样的护腕。

药神就站在那里,什么都没做。

他嘴角撇了撇,还真是亲女儿,给这么多好东西。

不过都是命,这也羡慕不来。

那人睁开眼,一双澄澈又不谙世事的双眼看向他,眼里闪过一抹金光。

她带着茫然看向他:“你是谁?”

药神看着她说道:“你可以叫我夜舜。”

“夜舜,”那道瘦弱身影重复了一遍,又问:“那我是谁?你又是我的谁?”

药神笑起来:“刚出生就这么重的戒心?这是天道给予你的谨慎不成?”

她不搭话,只是固执的看着他。

夜舜收起笑容,认真开口:“我是创造你的人,而你,是双生剑的剑魂,名唤离洛。”

离洛抬头,眼睛终于有了微微的波动。

夜舜拉开门,指着外面说:“第一件事,你自己出去游历去,记住,遇到人先问名字,再说你的名字。”

离洛点点头,毫无戒心的朝外走去。

夜舜并不担心,双生剑是他保存了万年的神器,离洛身为剑魂,就相当于双生剑的孩子,哪有长辈不护着晚辈的道理,况且,还有天道在暗中照料着。

他躺在软塌上,教小孩他可不愿意,但是看着这小孩成长为四海八荒头疼的存在,还是挺有成就感的。

夜舜长叹一口气,看着离洛离开的方向,惊讶了一下:“竟然是先去的魔族么。”

出了房屋,离洛踏进了魔域。

这里虽然荒凉,却也没有到寸草不生的地步。

离洛漫无目的的走着,遇到人了就上去攀谈两句,或者在山间动物一同入眠。

她的阅历和认知在飞速增长,但麻烦也很快找上门来。

这天,离洛走到一处,两个魔族士兵走上前来,推了推她:“喂,你是哪里来的?”

离洛往来的方向指了指:“那边。”

好巧不巧,她指的方向,正是天族驻兵地。

“你是天族?”魔族士兵如临大敌,不由抽出了武器。

离洛皱眉,不太理解自己怎么跟天族扯上关系了。

但魔族狠辣,手中武器直勾勾冲着她袭来。

离洛还没动,双生剑自行幻化而出,不过一个来回,两名魔族立刻毙命。

双生剑回到她身边,虽然刚刚见了血,但剑身仍然光洁如初。

离洛动了动鼻子,嘟哝道:“这味道,不太好闻。”

就在她要离开的时候,身边传来一个带着颤音的男声:

“聆妤,我终于找到你了。”

第19章

离洛根本没意识到有人靠近自己,但那一瞬间的危机感遍布全身。

她浑身汗毛炸起,猛地跳到一边,再朝声音来源处看去。

目之所及,一个穿着月苏长袍的男人站在那里,眼底的惊喜几乎要化为实质。

离洛没从他身上感受到恶意,她微微松了口气。

才去想先前听到的那句话。

聆妤?离洛脑海中的记忆才不到一个月。

这两个字实在是陌生。

她看向男人,开口:“我叫离洛,不叫聆妤。”

那男人看着她,眼里的喜悦一点点散去,他苦笑一声:“抱歉,是我认错了。”

眼前的女孩,侧脸像极了聆妤,但认真看去,还是跟聆妤有些不同。

聆妤没有她这么洒脱的气质。

离洛摇了摇头:“没事,不用抱歉,我先走了。”

“离洛姑娘等等,若是可以,能否带我出魔域?”那男人拦住她,急急说道。

实在是他没想到,魔族奸诈,竟然在他身边安插了暗桩,在他修炼的紧要关头下手。

如今一身修为被封了大半,落入魔域更是半点灵力都用不出了。

可他也是数万年来,第一次可以卸下身上的担子,为自己活一回。

他听闻聆妤献祭,便从魔域开始,想要寻到那微乎其微的一缕元神。

只是没想到,魔族动作如此之快,竟然隐约定了他的方向,在整个魔域开始寻找。

离洛眨了眨眼:“那你能给我什么报答?”

男人一噎,他现在浑身上下拿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

“我现在没有什么东西,不过你等我回了家,一定给你顶好的物件作为报答。”他真诚的看着离洛。

离洛也无所谓,毕竟,她对这个人挺有好感的,说不清为什么,可能是合眼缘吧。

“行,不过说好,我只负责带你出魔域,可不负责送你回家。”

男人看着离洛沉思,魔族对异类向来是宁可错杀不可放过,眼前的女孩看上去不是魔族,现在看来,只能搏一搏了。

看着男人点头,离洛笑了起来,嘴边露出梨涡:“现在你要告诉我你的名字。”

“楚天谕。”男人说道。

冥冥中,离洛知道眼前的人并没有说假话,这一下,她的好感更重了。

“好,你跟我走吧。”离洛说着,转身先行。

楚天谕愣了一下,随即笑着摇了摇头,下了结论:虽然修为高深,却对人心没有防备。

其实他们所在的地方并不是深入魔域,但楚天谕单靠双腿,是绝对无法走出去的。

离洛走在前面潇洒开路,手中的剑气不要钱的冒出,他们前行的速度并不慢。

楚天谕看着她的背影,再次想到了苏聆妤。

他忍不住开口:“离洛离洛姑娘,你知道天狐的事情吗?”

离洛头都没回:“不知道,你说给我听听呗。”

楚天谕一怔,随即轻笑了一声,声音缓缓,跟她说起了苏聆妤的来历。

“十万年才出世一次的天狐,听上去很厉害的样子。”离洛扭头对他露出一个笑。

楚天谕点头:“是啊,十万年出世一次,天狐肩负的使命也非同小可。”

“使命?”离洛偏了偏头,“什么叫使命?”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官路红尘

    1官路红尘

    争渡| 官场职场

    身为秘书的宋思铭因为上司被双规,陷入人生的至暗时刻,但他丝毫不慌,靠着超人的智商和情商逆势而行,一个个红颜知己相伴,随他一起青云直上!

  • 2 修宇不语林修宇

    2修宇不语林修宇

    白桑| 都市生活

    我死后第一天,妻子便和初恋男友约会。我曾对她说过,“我若是死了,下辈子,一定不会再爱你。”但她却一脸不屑回道:“求之不得,但都说祸害一万年。”后来如她所愿我死了,可她抱着我的骨灰盅喃喃道:“还在生气呢?”

  • 3 手撕恶毒后妈

    3手撕恶毒后妈

    旺旺仙贝| 短篇言情

    十八岁时,我踏上前往高考考场的道路却遭遇了一场意外的车祸,幸运的是我保住了一条性命,但却因此再也听不见声音,确诊耳聋三年后,我突然恢复了听力,兴高采烈地等着与家人一同分享这份喜悦,后妈回来时像往常一样抱了抱我,面带微笑的用手语比划着“我爱你”,但转过头去我却分明听到她在和弟弟说“这聋子怎么还不去死。...

  • 4 重生嫡女:六皇子我以山河为聘

    4重生嫡女:六皇子我以山河为聘

    橙橙清甜| 古代言情

    将近亥时,天色漆黑,长安城大街上早已静谧无人,偶尔的几声狗叫撕扯着平静这夜,许多人各怀心思,谋划着自己的事沈家祠堂内,两支蜡烛摇曳着火花,像是在拼命发着光可这两点星光于这漆黑之夜并未有多大意义,只是照着那方寸之地方寸之内,沈若凝面色从容,闭着眼睛琢磨事情祠堂不大,除一个上了锁的大门外,西边墙上还有一...

  • 5 再见江羿

    5再见江羿

    苏泽| 都市生活

    我被虐杀分尸时,妻子正在为白月光买礼物。当她接到我绝望的求救电话时,冷冷地打断我说:“你又想搞什么花样?离我远点!就算你要死了也别来找我!”...

  • 6 白月光她不干了!

    6白月光她不干了!

    佚名| 现代言情

    慕若昏昏沉沉的坐在沙发上,听着眼前陌生的男人喋喋不休的讲话:“若若,你别伤心,北辰和那个女人只是玩玩儿而已,他的白月光一直是你。”“你没有看出来那个女人的五官和你有点相似?”男人压低了声音,“我偷偷打听了一下,她为了留住北辰,按着你的五官脸型去做了整形,现在的她和读大学时候长得完全不一样。”慕若一直...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