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锦时周见琛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陆锦时周见琛章节目录完整版

陆锦时周见琛

更新时间:

只要她一入暗渊,他就有把握让她一辈子出不来!容和将话道明就低下头等着周见琛的决定,周见琛眼中幽深一片,看不出任何情绪。站在他身后的陆锦时却能感觉到男人身上的气息慢慢变得冷冽。...

《陆锦时周见琛》精彩内容

完整版小说《陆锦时周见琛》由佚名所编写的仙侠奇缘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陆锦时周见琛,书中主要讲述了:只要她一入暗渊,他就有把握让她一辈子出不来!容和将话道明就低下头等着周见琛的决定,周见琛眼中幽深一片,看不出任何情绪。站在他身后的陆锦时却能感觉到男人身上的气息慢慢变得冷冽。......

“尊上说的是剔了她几根妖骨?”

容和看了眼站在周见琛身后妖媚的女子,眼底闪过一丝恨意,“几根妖骨而已,对魅来说算不得是惩罚,况且这只能算对凡人有个交代。”

“若是不重罚,日后九重天的神仙都一个不小心伤了凡人,这事要开罪到谁身上?”

自从这祸害来了九重天,九重天就没一刻安稳,若是他继续放任魅肆意妄为,九重天的秩序就会被打乱,以后六界之内的妖魔如何能信服九重天!

容和掩下眼底的阴鹜,他身后一众神仙皆出声,他眼底闪过一丝得逞的笑意,“崇华天尊,按天规,她伤及凡人的性命,凡人如今没死却成了半人半魅,又算个祸害……”

“如此,便将这魅,困于暗渊四百年。”

第九章天地极刑

只要她一入暗渊,他就有把握让她一辈子出不来!

容和将话道明就低下头等着周见琛的决定,周见琛眼中幽深一片,看不出任何情绪。

站在他身后的陆锦时却能感觉到男人身上的气息慢慢变得冷冽。

陆锦时眨了眨眼,伸手摸了摸背脊,嘴角微扬,她很想知晓,如今在众仙威胁的这般情况下,周见琛究竟会不会护着她。

九重天的天风从来都如春风拂面般温柔和煦,九重天一半的神仙都聚在浮屠宫门口,等着崇华天尊的决定。

良久,周见琛转Ӽɨռɢ身对上陆锦时明净透彻的眼,瞳孔微缩,他想信她,可是天规摆在明处,那凡人的伤确实出自陆锦时。

他不是没有审问过那凡人,她却是闭口不说,一个劲的哭,求着他给她做主。

周见琛第一回这么烦躁。

陆锦时看着他久久未言语,心底已经猜到了几分,眼底的星光渐渐消隐,下一瞬,耳边响起一声毫无波动的嗓音——

“内子触犯天规,该受天地极刑。”

陆锦时心沉到谷底,倒退了几步,脸上的笑意荡然无存,“崇华天尊……可真是个无私的人。”

周见琛敛眸,身后的手交扣在一处,青筋暴起,“陆锦时触犯天规,伤及凡人性命,即日起受以骨刑,钉于诛仙柱上九九八十一日,受极寒极炎之苦。”

容和脸上的笑意还来不及漫上就愣了一下,“尊上,区区八十一日……”

他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冷冽的嗓音,那声音里含着几分怒意。

“她欠下的,本尊来还,诸位满意了?”

她是他带来九重天的,如今犯了错,他替她受罚再合适不过。

容和猛地抬头,周围的神仙同他一样面上也是一副惊讶的模样。

崇华天尊竟然直接神识传音……

“天尊,你何必……”

“都回去,明日午时行刑,若是诸位不放心,明日便一同前往暗渊。”

“本尊乏了。”

周见琛看了眼陆锦时,那一眼里各种情绪交织,陆锦时看的心里一怔。

一阵莲香从鼻尖拂过,面前已经没了周见琛的身影。

陆锦时怔愣了片刻,容和上神缓步走到她跟前,离她几步之遥,“你千不该万不该,上了九重天。”

崇华天尊是九重天万年来唯一升至天尊的神仙,她最不该的是让天尊动了凡心!若是崇华就此断了前程……所以陆锦时决不能在崇华天尊身边再呆下去!

第十章我累了

九重天星河九转,漫天繁星覆上星幕。

陆锦时披了袍子绕过回廊往周见琛的寝殿走,和风拂过,露出一截白皙如玉的手臂。

融虚阁的门半掩着,周见琛许是猜到她会来,陆锦时眸子里闪过一丝笑意,伸手轻轻推开门。

山水屏风之后,周见琛坐在蒲团上打坐。

身侧的窗户透出几点星光,男人的脸一半沐浴在光泽之下,一半隐在暗处,却出乎意料的邪冶魅惑。

陆锦时走近了几步,男人身上的魅惑之气似乎比她更浓。若是她生来没有魅毒,或许这方面还不比不了周见琛。

男人面容清冷,她近身后仿佛毫无察觉,脸上没有一丝波动,陆锦时挪了几步,身子跪在他背后,伸手环抱着他。

顿时感觉手下的身子一僵,她红唇微勾,凑近男人耳边吐气如兰,“周见琛,我累了。”

周见琛身子紧绷着,手下却没有任何动作。

第十一章往事随风

喘息间,陆锦时听见他断断续续的说——

“小七,明日我会轻些……”

“容和上神素来不喜你,若是今日执意护着你,他还会想办法寻你的错处。”

“浮屠宫有颗五行珠,能避火驱寒,明日你带上……在暗渊,八十一日很快就过去了……”

“我在浮屠宫等你回来……”

陆锦时迷迷糊糊睁开眼,看着眼前人黑眸中被情欲充斥的男人,轻嗤了一声。

她不信。

身子跟随着床幔弧度轻荡,她看着周见琛毫无表情的脸,心一点点沉到谷底。

他一直是不愿意的。

两人第一回,是她借着魅毒强上了周见琛,云雨之后,周见琛消失许久,回来时便说娶她为妻。

她满口应下,却知道周见琛娶她从来不是因为喜欢她,但她于他而言不同,这便足够了。

这是曾经的她以为,事实上周见琛待她与旁人没有一丝一毫的差别!

——

或许是因为两人要许久未见,陆锦时这晚勾着男人的腰死活不肯放。

周见琛只是停了片刻,任由她去了。对她,他心底的渴望早就成了心魔……

直至星河隐入云霄,融虚阁的动静才稍稍停歇。

两人身上满是汗珠,屋子一股麝香夹杂着莲香久经不散,陆锦时吸了吸鼻子,窝在周见琛怀中,伸手点了点他的胸口,“周见琛,暗渊不见天日,没有一丝生气……我要呆上那么久,你会去看我吗?”

周见琛黑眸微动,闪了一下,大手扣住她的腰再次翻身将人压在身下。

不会,因为……他不能去。

红唇被人堵住,陆锦时将呜咽吞回肚子,脑子也渐渐迷糊,等到身下的男人停下来已经想不起她之前说了什么。

累极了,一倒头便睡了过去。

周见琛赤脚下地,披了件外袍跪坐在蒲团上,闭上了眼。

若是明日容和上神依旧不依不饶,他只能代她受过……她犯了错,他理应受罚……

九重天的天素来澄静通透,陆锦时一身红衣赶到暗渊入口时,还不见周见琛的身影。随意找了块石头坐下,支着下巴看着深不见底的暗渊。

她可能是九重天第一个进暗渊的神仙,不,她不是神仙,她只是被六界弃之如履的魅。

容和踏云而来,他担心周见琛会对那妖女下不去手,所以特意找了一众神仙看着,众目睽睽之下,周见琛若是还心存明镜便不会只护着那妖女。

从云端落下,容和便看见暗渊入口前坐着的身影,有几分熟悉。

陆锦时听见动静回头,他红衣似火的陆锦时时眸光微闪。

一夜,陆锦时似乎更美了……原本就张扬的美,此刻似乎更加浓烈,红唇,红衣,黑发随风乱舞,容和眯眼,更加迫切想要除掉她。

容和的眼中满是探究,陆锦时心底不悦,勾了勾唇,“容和上神这般瞧这我做什么?”

他眼底闪过一丝嫌恶,魅就是魅,身上永远去不了那股子邪气。

陆锦时没有错过他眼底的情绪,唇边笑意微敛,她是真的想不明白。虽然她身负煞气,但鲜少去招惹人,她想破脑袋也想不出她究竟是哪里招惹容和了。

她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对开口,语气一如既往的慵懒,“容和上神为何这般讨厌我?陆锦时难道长的这般不讨人喜欢?”

她话里的揶揄太过明显,容和顿时气的浑身发抖,半响才冷静下来,咬着后牙槽挤出几个字,“因为你是魅。“

第十二章媚骨天生

他眼神落在深不见底的暗渊,微闪,唇边勾起一抹笑,“魅,不该上这九重天,更不该踏进浮屠宫!”

魅,就该老老实实呆在荒芜之地,受尽苦楚,不该上九重天污了九重天的仙气。

陆锦时愣了一下,笑了,站起身,走到他面前。

稍微前倾着身子靠近容和,“说到底,是你们这些老东西活不够。”

“整日担心哪天冒出一个厉害的妖魔鬼怪,取代九重天的地位。”

“我说的对吗?容和神君?”

“放肆!这种话你怎可说出口,九重天心系六界安危,向来将六界安危摆在头位,岂会像你说的这般龌龊!”

容和脸色猛地变了,看向陆锦时的眼神凌冽起来,身前的人气息徒然变了,陆锦时眸子里滑过一丝笑意,满意的退了几步。

“得了得了,神君就不必将这套说辞说与我听了,神君心里想什么陆锦时心里清楚的很。”

“神君不就是想让我离崇华天尊远些吗?”

下一秒,陆锦时身子一闪,瞬间贴在容和耳边,私语了几句,“可是,陆锦时偏偏不想让神君如愿。”

容和眼底的狠戾一闪而过,他猛地五指成爪伸向陆锦时,陆锦时勾唇,闪身跃上崖边的梧桐树,。立在树枝上,她低头看了眼气急败坏的容和,嘴角露出一丝笑,白色的衣裙翻飞,一副遗世独立的模样。

“神君越这般,陆锦时越想与神君对着干呢。”

她娇笑了几声,身子一斜,虚倚在树干上,白皙的皮肤被衬得流光满溢,眸子里仿佛闪着性格,声音也如泉水叮咚般清脆悦耳。

“神君,陆锦时这副模样,是不是才像极了凡世误人误国的妲己褒姒?”

容和循声看去,怔愣住。

陆锦时的容貌放眼九重天无人能及,真真称的上闭月羞花沉鱼落雁之资,若不是魅……他或许都……

容和猛地清醒过来,连忙对着一众神仙施了清心咒,几个起伏停在旁边的树上,“想不到你的魅毒越发厉害了,本尊倒是小瞧你了!”

“倘若上神心中没别的心思怎会中了陆锦时的魅毒?说到底都是上神心里藏着邪念呢……”

容和脸色大变,被人戳中痛脚顿时面露凶煞之色,陆锦时嘴角笑意渐隐,“周见琛整日要我不要大开杀戒,我便不开,但你们若是冥顽不灵,执意招惹我,我也不会再睁只眼闭只眼。”

容和浑身一凛,陆锦时往后飘了几寸,笑道:“神君想与我打上一回?”

“神君可别忘了,陆锦时是魅。”

容和身子一僵,宽大的袖袍下手筋暴起,眼底翻涌着怒火。

他打不过陆锦时。

魅生来不死不灭,自带煞毒,寻常人靠近不得半寸,就是神仙在魅的煞毒下也撑不过半个时辰!

第十三章诛仙之柱

看着眼前毫无姿态的人,容和眼底满是阴鹜,身子微斜抑制不住的朝陆锦时飘去。

一股凌冽之气扑面而来,陆锦时扬眉笑了,容和脸色一变,五指成爪直直抓向她的脸!

下一秒,手被人挡住,力度被人卸去,反弹回来逼的他倒退了几步。

“容和上神想动私刑?”

周见琛一身白衣飘然而至,缓缓落在陆锦时身侧,脸上没有一丝波动,袖袍下的手却悄悄握住身旁的人,将手心的珠子递给她。

手中的珠子一片清凉,她却觉得心头好像着了一把火。抑制不住地偏头看了他一眼,红唇微敛,“尊上,陆锦时一定会诚心悔过,不辜负容和上神的一片苦心。”

周见琛轻轻点头,目光落在容和身上停了片刻,“暗渊晦气重,修为暂浅的神仙便留在此处。”

他走了几步,靠近黑雾,衣袖拂过,众人面前出现了一条光亮的通路。周见琛转身看了陆锦时一眼,先一步踏入暗渊。

陆锦时笑了笑,走到容和身边,“容和上神当真是用心良苦。”

随即跟着周见琛身后入了暗渊,容和看着两人的背影,面色逐渐狰狞。陆锦时一副狐媚子的模样将崇华天尊勾成如今这般,他绝不能让陆锦时活着离开暗渊。

暗渊里一片漆黑,周见琛开出的小路一路向下通至暗渊最深处,高台之下岩浆翻涌,高台之上立着一根通体黝黑的柱子——诛仙柱。

陆锦时眼光落在上面闪了闪,抬脚走向高台。

路过周见琛时,一只大手扣上她,她一顿,疑惑的偏头,“怎么了?”

周见琛握着她的逐渐收紧,声音里带了他自己也未察觉的颤意,“小七……为什么不直接离开?”

离开九重天,容和就不会再为难你,为什么不直接离开,为什么要受这份苦楚?

陆锦时抬起另一只手,将被男人抓住的手慢慢抽离,凑近他耳边,唇边勾起一丝笑,“因为……”

“若是离开了九重天就再也见不到你……这般,至少能让你记着我。”

娇媚的女声散漫慵懒,温热的气息从耳边拂过,周见琛瞳孔微缩,倒退了几步,低头对上眼前人清亮的眸子,微叹,“你……何必呢?”

何必执念如此之深?

她笑了笑,伸手抵住男人的唇,“陆锦时就是很想瞧瞧,清冷自持的崇华天尊若是爱上一个人会是哪般模样。”

她的目光太过灼热,他不自然别过脸,陆锦时将他的动作尽收眼底,虽然心里清楚,但还是忍不住一阵悲戚,转瞬即逝。

抿了抿红唇,她眼光落在周见琛脸上,定定的看着他,仿佛要将他的面容刻进骨血。

“周见琛,你不喜我没关系,你也·····”

“不要喜欢别人,你等我。”

声音刚落,他只觉得眼前红衣翻飞,下一秒,那抹红已出现在诛仙柱上。

容和忙祭出捆仙锁,周见琛眸子猛地一缩,伸手制住他,却还是晚了一步,眼睁睁地捆仙锁飞向陆锦时,迅速将她捆在诛仙柱上。

“容和,你做什么?!”

“尊上息怒,小神只是忧心这魅受不住这个苦楚,控制不住体内的煞气伤及无辜……”

周见琛看着诛仙柱上的陆锦时,一身红衣如血,黑发飘扬缠绕在一起,黑眸之中蕴藏着点点星光。心底涌出一股冲动,他想,想不计后果带着她离开……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通房娇软:战王为她咣咣撞大墙

    1通房娇软:战王为她咣咣撞大墙

    渣海爱吃肉| 古代言情

    【双洁+甜宠+重生异能+带球跑】前世,云窈为逃避代替王妃和慕王圆房,听信渣男的话与他私奔,却换得被卖入青楼,惨死河中的结局!重生回到私奔前夕,这次她选择回头当替身。谁知明明传言容貌奇丑,宛如恶鬼的慕王不仅容颜俊美,还身材绝顶!替身一事也变得不再难以接受。【小剧场】慕霆渊打仗归来,满心欢喜的回了王府,...

  • 2 农家俏王妃

    2农家俏王妃

    星星饼干| 古代言情

    穿越农家女,家徒四壁爹爹早死,娘亲包子,大哥痴傻,妹子彪悍,看着破破烂烂的茅草房,空空如也的大米缸,林初夏一咬牙,放开膀子去挣钱,挣银子,斗极品,日子过的乐哉不已,偶遇一妖孽王爷,此货实在太小气,无意中捡他一破玉,竟然逼她以身抵玉?某女狠狠一瞪眼,“破玉还你!”某王爷凤眉一挑,“要人。”且看小村姑如...

  • 3 民政局前,我捡了亿万总裁来领证

    3民政局前,我捡了亿万总裁来领证

    伊时一| 现代言情

    【闪婚+先婚后爱+追妻火葬场+男主隐藏身份+双洁】领证这天,林可喻顶着烈日捉奸,一个她未婚夫,一个是她好友,她气得拿水泼他们,却被渣男一把推开,还骂了她句:“神经病。”她双目猩红,扭头就在民政局门口,拉了个同样急需结婚的帅哥。本以为,顾易只是跑了未婚妻的普通人,没想到,他是顾氏掌权人,咳嗽一声,整个...

  • 4 全球节操贬值了!

    4全球节操贬值了!

    佚名| 短篇言情

    全世界的人脑门上都有一个数字,这是他们的节操数值。数字越大的,越不遭人欢迎,说是这种人,就是网上的道德警察,说起来大道理是一套套的,实际上就是***中的***。据说有人想找到最小数值,说是数字越小,越是表里如一。我想,我可能是那个最小数值,因为我的脑门上,明晃晃的有个“-”,数值为负,只要是个0,他...

  • 5 南秘书不乖,厉总按在墙上亲

    5南秘书不乖,厉总按在墙上亲

    司弦月| 豪门总裁

    厉墨时爱上南诗的时候,自己还不知情。白天,他是冷漠禁欲的总裁,对南诗鄙夷漠视,晚上,他化身如狼似虎的野兽,又要的南诗双腿发软。在他的明撩暗诱中,南诗的心也逐渐被他击中。可当真相浮出水面,厉墨时却告诉她,她不过是个玩物,有什么资格跟他在一起。后来,南诗要跟别人结婚的时候,厉墨时跪在她的脚边,虔诚地亲吻...

  • 6 重回上错花轿那天,我当场改嫁前夫他爹

    6重回上错花轿那天,我当场改嫁前夫他爹

    南乔苏苏| 古代言情

    当年因上错花轿,苏蒹葭从侯门主母,沦为府中养子之妻,所有人以为是她精心策划了这一场换亲阴谋,恨她,厌她,百般折磨,她在侯府艰难求生。不曾想无意间撞破,她的夫君竟与别人有染。一杯鸠毒,她惨被杀害,母亲与幼弟也和她一起葬身火海,全家灭口。再次睁开眼,苏蒹葭竟然重回嫁入侯府冲喜这一日。上辈子欺我全家,这辈...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